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04章 游神发疯
    第204章游神发疯

    贝喜笑现在真的挺后悔的,之前装什么大尾巴狼啊,直接问一句要杀谁,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要是知道阮大庆要杀的人是张二钱,打死也不凑这个热闹啊。张二钱可是一个隐世不出的绝代高手,最要命的是,这家伙还很阴。

    贝喜笑咬破一点内嘴皮,嘴角渗出一丝血,康喜哭扶着他往后退了退,二人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张戎。

    大魔王,我们都这样了,你就别生气了吧?这次再宰人的时候,你能不能下手轻点?

    阮大庆完全没搞清楚状况,这俩家伙到底是不是幽冥殿日夜游神?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

    “二位,你们之前受过伤?”

    康喜哭认真的点了点头,“之前冥殿对付以为隐世不出的高人,我们兄弟加上四大鬼卒,被这位高人揍了一顿。哎,阮楼主,实在对不住你了......”

    “......”阮大庆恨不得一巴掌扇死日夜游神,可考虑到二人的身份,只能忍下这口怒气。这俩家伙,你们要么来了就干活,要么干脆别来,这特么临开打的时候打退堂鼓,这不是伤士气么?还没开战,先失两员大将,真的是太晦气了。

    懒得理日夜游神,阮大庆提着鬼头刀,阴沉沉的看着张戎,“张二钱,今天晚上,阮某人就要用你的项上人头,祭奠摘星楼众兄弟在天之灵。”

    张戎双手掐腰,挺着胸膛,右脚一颠一颠的打着拍子,看上去嚣张无比,仿佛将阮大庆等人视若无物。

    一直觉得日夜游神演技太浮夸,没想到立马就轮到二钱兄飙演技了。话说,看到这么多人,自己这边就三个人,心里还是挺慌的,而且,没带着狼牙棒,战斗力大打折扣。硬拼,肯定是要吃亏的,这个时候就要装个逼了。

    “咦,阮楼主?你就带了这点人?一二三四.....十一.....啧啧,一共十一个人,你就想取本公子项上人头?说实话啊,本公子觉得你们这是来送人头的。阮楼主,你只要把欠我的钱还了,我保证,咱们之前的过节既往不咎.....”

    “啥玩意儿?”阮大庆瞪着一双眼睛,浑身直打哆嗦,是我眼花了,还是张二钱脑袋有毛病?

    这都什么时候了,我们十几个人摆明了就是要砍死你的,你竟然还一本正经的数人头。还有,老子什么时候欠你钱了?

    阮大庆觉得自己再次被人鄙视了,张二钱明显不把老子当人看,是可忍孰不可忍。

    “张戎,你休要逞口舌之力,哼哼,齐王府的人不在,就凭唐嫣卿和柳薰儿?你洗干净脖子,等着挨宰吧!”

    唐嫣卿和柳薰儿丝毫不惧,向前挡在张戎身前,冷冷的笑道:“阮大庆,你不妨试试,看看你们这些人能活下几个来。”

    阮大庆握紧鬼头刀,脸色发狠,“兄弟们,动手!”

    阮大庆的人刚想动,张戎分开唐嫣卿和柳薰儿,一脸不屑的吼道:“慢着!”

    二钱兄嗓门极大,震得阮大庆耳膜有点疼,“张二钱,你想干嘛?”

    “不干嘛,你先别忙着动手,容我考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阮大庆一脸纳闷,本能的问了一句。

    “也不是啥大问题,就是琢磨下一会儿杀十二个人呢,还是杀十四个人呢?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毕竟能做朋友,还是别做敌人的好!”

    阮大庆一时间没回过味儿来,什么十二个十四个的?你特么说啥呢?这是你张二钱该考虑的问题么?

    此时,日夜游神脸色发抖,一颗心都要碎了,伤心的不要不要的。阮大庆不明白张戎那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明白啊。

    这次来百花山的人马,包括阮大庆在内,一共十四个人,除去日夜游神,正好是十二个。大魔王这话说得还不明白么?一切看他们日夜游神的表现了,表现好了,大家还能做个好朋友,表现不好,那就跟着阮大庆一起去死。

    要说演技,二钱兄可比日夜游神强太多了。

    二钱兄无比嚣张的站在唐嫣卿和柳薰儿面前,镇定自若,指点江山,仿佛站在面前十几名杀手就是一群土鸡瓦狗。

    这需要何等的自信?

    日夜游神吃过太多亏了,张二钱可是个很怕死的人,他这个时候凛然不惧的站在前边冷嘲热讽,肯定是有所倚仗啊。

    就在日夜游神犹豫不决,慌乱不安的时候,张戎抱着膀子慢悠悠的说道:“张某人一直都是个很好的人,好朋友一起走,有钱大家赚,这生活不是挺好的?”

    阮大庆头皮发麻,张二钱到底在说啥呢,为啥我一句都听不懂?

    “哼,兄弟们,别管他,上去做了他,杀.....今夜杀了张.....呃....呃.....”

    阮大庆只觉得后背一凉,胸口钻心的痛,嘴里的话也戛然而止。他的脸色扭曲成一团麻花,左手摸着胸口,手心顿时被鲜血染红。艰难地回过头,不敢置信的望着突下杀手的人。

    “日夜....双....游.....为......为什么?”

    康喜哭松开短刀,往后退了两步,他满脸无奈的耸了耸肩,“阮楼主,你到了下边可别怪我们,你不死,我们就得死。”

    “为什么?”阮大庆往前踉跄了两步,脸色狰狞可怖,右手提着刀,他很想宰了日夜双游,可是踉跄了两步,整个人就跪倒在地。

    鲜血不断流出,生机一点点流失,眼前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阮大庆想不懂,同样,阮大庆带来的人也想不通。

    康喜哭出手很快,事情来的太突然了。谁也没想到日夜双游会对阮大庆突下杀手,当短刀插入后胸,一切都已经晚了。

    众人呆若木鸡,唯有呼吸夹杂着冰凉的秋风,不断拍打着每个人的脸。

    可是日夜双游没有发愣,他们抽出铁索,各自散开,左右一抡,刷刷刷,就有四个倒霉蛋躺在了地上。贝喜笑和康喜哭出手又快又狠,那四个人立马倒地不起。

    一名黑衣壮汉持着短枪,瞪着眼珠子大声呵斥起来,“日夜双游,你们疯了不成?”

    “你们才疯了!”

    日夜双游翻个白眼,慢慢往张戎那边靠过去。

    在他们想来,这是最好的选择,比起杀贱圣大魔王,还是杀阮大庆更轻松。

    所以,我们没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