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08章 慈仁寺
    第208章慈仁寺

    如今时间尚早,酒楼没什么客人,李熙月百无聊赖的坐在桌子旁,手里拿着一根香蕉逗弄着大师兄。

    张戎猛地起身,手上用力按了下桌子,可怜的桌子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大师兄吓得四腿一抖,直接跳了起来,嘴里吱吱乱叫。

    大师兄吓坏了,大魔王两眼放光,双手发力,又要打我?我最近老老实实的当个猴子,也没干啥坏事儿啊。

    李熙月伸手将大师兄抱在了怀里,一脸警惕的瞪着张戎,“张二钱,你又发什么疯,看把小否几吓得!”

    “......”二钱兄歪着嘴,很没脾气的指了指自己,“李大小姐,如今在这八方酒楼,本公子的地位是不是还不如这只猴子了?”

    “你心里有数就行,非说出来干嘛?”

    李熙月冷冷的翻了个白眼,摸着大师兄柔顺的金毛,轻声安慰起来,“小否几,不要怕,他要是再打你,本小姐就用这**戳死他。”

    “吱吱吱.....吱吱吱.....”

    大师兄噘着嘴,吹一声口哨,冲着张戎做了个鬼脸。

    哼哼,好一只臭猴子,先让你嚣张两天,等李熙月不在的时候,看本公子怎么收拾你。

    唐嫣卿整理完情报信息,轻轻地伸了个懒腰。最近长得像老头的白勺经常过来,提供了许多信息,唐嫣卿必须抽出时间整理一下,看看哪些是用得上的。抬头时,就看到张戎眉毛上挑,嘴角含笑,经常待在一起,她可是太了解张二钱了。张二钱露出如此得意的表情,显然是有眉目了。

    “二钱,你想通山洞留下来的信息了?”

    “嗯,现在还不敢确定,不过我觉得应该就是那里”挪开板凳,走到唐嫣卿旁边,张戎笑道,“唐姐姐,你应该知道迦叶殿吧!”

    “迦叶殿?你说的可是大报国慈仁寺的迦叶殿?”唐嫣卿琢磨了一会儿,有些迟疑的说道,“迦叶殿有什么问题?”

    京城寺庙众多,但只有大报国慈仁寺修建了迦叶殿。

    “唐姐姐,你可知道这迦叶殿的由来?大报国慈仁寺建迦叶殿,取自佛祖拈花一笑之意。佛祖拈花,芸芸众生,皆有善恶。善者也会起恶念,恶者也会起善心。此为,一念成魔,一念成佛。为了寓意众生有善恶,迦叶殿中有两座石像,左为夜叉,右为佛陀。”

    听着张戎介绍迦叶殿的情况,再联想起山洞中留下的讯息。

    夜叉、佛陀、半哭半笑,竟与迦叶殿如此类似。

    张戎也是暗道侥幸,如果没有恢复记忆的话,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自己不可能想起迦叶殿来。

    慈仁寺迦叶殿知道的人并不多,或许是因为善恶共存的佛理吧,很少会有人去迦叶殿祭拜,这也导致迦叶殿香火很差。久而久之,知道迦叶殿的人就很少了。迦叶殿如此惨淡,其实也怪不了香客,大家去寺庙都是祈福的,谁愿意去迦叶殿琢磨什么善恶共存?进了迦叶殿,难道还要烧香祭拜夜叉?

    既然觉得是慈仁寺迦叶殿,张戎等人也没有耽搁,通知刑部一声,三人便结伴前往大报国慈仁寺。

    ***********

    澄清坊,齐王府。

    司听风神色复杂的走进王府大门,她想着心事,没怎么看前边的路,稀里糊涂的撞到了一个人。

    君莫舞揉揉颤巍巍的胸口,一脸伤心的撇了撇嘴,“听风,你想什么呢,走路都不看道,要是把我这里撞坏了,你赔得起么?”

    “哼,你这死妖精,少聒噪,撞肿点不就更大了,你不是一直都想再大一点的么?”

    “......”

    一看司听风不受影响,君莫舞甚是无趣的摆了摆手,“好生无趣,殿下一直在等你呢,你昨晚上为什么没回来?”

    “碰到事情了,好了,先去见见女王吧!”

    君莫舞一脸好奇,一双狐媚眼在司听风身上扫来扫去。司听风到底碰到什么事情了,难道昨晚上有艳遇?

    来到屋中,便看到姬如雨正在替凌清雪穿衣。

    凌清雪伸开双臂,任由姬如雨帮自己系腰带,眼角瞥了司听风一下,淡淡的问道:“听风,你昨夜没回来啊。”

    “回女王,昨夜碰到了事情,一直在那边盯着,便没回来!”

    凌清雪轻轻地蹙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一丝担忧,“怎么?有人找张二钱的麻烦了?”

    司听风苦笑着点了点头,其实这些天她一直盯着张二钱的。女王到底是在乎这个男人,竟然让人暗中保护。

    保护张戎这些天里,司听风深感无聊,这些天张二钱就是到处逛现场,剩下时间待在八方酒楼剁萝卜片。女王是不是担心过头了,亦或者说太在意这个男人了。

    昨天,张二钱去了百花山,当阮大庆带着人赶到桃花源村的时候,司听风正带着人躲在暗处,将发生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

    穿好衣服,凌清雪纶巾玉带,英姿飒爽的坐在椅子上,“对方是什么人?可是黑神鸟的幕后之主?”

    “应该不是,领头的是摘星楼楼主阮大庆,还有日夜双游,带了十几个好手。”

    “阮大庆?哼,这个欺软怕硬的东西,后来怎么样了,张二钱可受了伤?”

    受了伤?司听风表情古怪,嘴角抽了抽,“他呀,没受伤,也不知道日夜游神抽什么疯,竟然把阮大庆捅死了,站到了张二钱那边。”

    “日夜游神?有意思,不过,十几个人,就算有了日夜游神,也不好对付啊!”

    “女王,你这次想错了,剩下那些人太好对付了,张二钱提着两把刀,一个人砍倒了七个人......当时婢子都没回过味儿来......张二钱也不知道从哪学了一套刀法,又快又准,就跟剁菜一样,把剩下的杀手全给剁了!”

    司听风一字一句,详详细细的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莫说君莫舞和姬如雨,就连凌清雪也愣了神。

    张二钱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看来这段时间,是有高人指点啊。

    仔细回味着司听风的话,凌清雪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个张二钱,还真是狡猾,他是算准本王会暗中护他安全了啊,否则,以他的性格,断不会一个人冲上去瞎叫唤!”

    司听风眉头一锁,有些诧异道:“女王,你是说张二钱知道婢子在附近?”

    “应该是的,他啊,平时很怕死的。不过他突然大发神威,估计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吧!”

    缓缓起身,凌清雪背着手慢慢往门口走去,“听风,你还是继续盯着张二钱吧,别让他出事儿。”

    “好的!不过,女王,你这是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