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10章 人生就是如此凑巧
    第210章人生就是如此凑巧

    其实张戎也不是有意胡闹,实在是碰的太巧。姻缘可是人生大事,既然碰上了姻缘树开花,总不能放过吧。

    破案?比起姻缘来,并不是什么大事,就算破不了案,又能怎么样?

    来到姻缘树下,张戎一本正经的将姻缘签挂在树上,看着满树的木槿花,他心下祈祷。佛祖啊,二钱不贪心,赐我一个女人吧。

    留下姻缘签,凌清雪便冷着脸往西面走去,她不能待在姻缘树下,看着树上那块特殊的姻缘签,总有种要打人的冲动。

    走了一段距离,发现张戎还在后边跟着,“张二钱,你今天来慈仁寺,是专门求姻缘的?”

    “不是啊,是来查案子的!”

    “那你还跟着本王?”

    “.....”张戎一脸委屈,“女王,真不是诚心跟着你,迦叶殿也在那个方向的。”

    “你也去迦叶殿?”凌清雪黛眉紧蹙,怎么会这么巧?

    迦叶殿很少有人去,香客们并不喜欢这个地方,但是凌清雪却喜欢去迦叶殿坐一坐。佛祖拈花一笑,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芸芸众生,心中都是一半夜叉,一半佛陀。真正懂得迦叶殿含义的人,绝不会冲着肤浅的愿望而去。真正领悟到夜叉与佛陀,那将是人生的升华。

    既然来了慈仁寺,若是不去迦叶殿,着实有些可惜。自己喜欢迦叶殿的寓意,可是张二钱去迦叶殿干嘛?天下间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本王来慈仁寺求签,你也求,本王去迦叶殿,你也跟着去。

    “哼,想跟着本王就直说,哪里找来这么多理由?倒是奇了,佛门迦叶殿,还跟你的案子有关系不成?”

    女王微微仰着下巴,张戎满脸无奈的表情,真的是巧合啊。不过仔细一想,还真的是太巧了,怪不得凌女王会误会。

    解释再多,在女王眼里也是狡辩,张戎干脆不解释了。走到女王身旁,伸手挠了挠美人的胳膊,挠的美人浑身毛毛的。

    “张二钱,你干嘛?”

    “女王,你这里有点脏,我帮你清理下。咳咳......有句话你说对了,本公子确实是别有用心,没办法啊,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心里总是装着一个人,睡觉都放不下。吃饭的时候,还会把大葱当甘蔗,因为想着那个人,总会走神......我要求并不多,多待一会儿也是好的.....”

    “.......”

    女王立在当场,脸颊有点发烫。好个不知廉耻的浑球,什么肉麻话都敢说。想要出声制止,可看到张戎深情的目光,心中又有些不忍。明明是肉麻话,为何还是会有点小感动?

    “脚长在你身上,你想去哪儿,别人也拦不住。”

    女王娇媚的哼了一声,背着手往迦叶殿走去,张戎眉头一挑,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

    不远处,唐嫣卿和柳薰儿表情复杂,她们身旁的姬如雨和君莫舞更是神色古怪。

    女王啊,你可是已经订了婚的人,还跟张二钱走这么近,万一被张小公爷知道,是要出事儿的啊。

    君莫舞想不通,以前女王怕给张戎带来麻烦,所以刻意拉开距离,可是今天为何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其实君莫舞想得太复杂了,凌清雪也是一个女人,也有着普通女子应有的心思。今日慈仁寺人群如潮,大家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自己和张二钱夹杂在人流之中,谁又会留意呢?总不会那么不凑巧,正好被张振岱看到吧?而且,凌清雪有着强大的自信,我齐王要保一个男人,别人就伤不了他,就算是张振岱也不行。

    张戎跟得特别紧,再加上凌清雪又是一身女公子打扮。

    两个年轻公子走的这般近,很容易引起别人误会的。

    一个少女指着二人的背影,对身旁的年轻公子说道:“你看看那两个人,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为何有那龙阳之好?”

    “莲妹,不要说啦,小心别人听到,呵呵,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龙阳之好算什么?”

    二人对话声音并不小,张戎和凌清雪隐隐约约能听个大概。

    张戎回头瞪着眼,举起了拳头。

    龙阳?你们才是龙阳,你们家都是龙阳。

    ..........

    大雄宝殿台阶下,一个紫色华服的男子手持折扇,脸色阴沉可怖。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的不凑巧,凌清雪和张戎来了慈仁寺,而张振岱也来了。当然,张振岱不是来求签的,他是陪着表弟薛忠礼求姻缘的。

    薛忠礼去殿中求签,张振岱便站在外边等着,无意间便看到两个熟悉的人从不远处走过。

    张戎.....凌清雪......

    二人说说笑笑也就罢了,只是那凌清雪一脸羞红,眉目含情。

    这对狗男女,早就觉得凌清雪跟张戎关系比较特殊,没想到二人竟然亲密到了这种程度?二人在这慈仁寺内,众目睽睽之下走的如此近,置他张振岱于何地?

    凌清雪,你平日里清冷孤傲,眼高于顶,视男人如无物,没想到都是装的。

    张振岱不是一个大度的人,相反,心胸相当狭隘。他明知道以凌清雪的理智,不可能与张戎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可还是忍不住会生气,会愤怒。

    “张诚,本公子要张戎死,听清楚了么,我要他死。”

    “这.....公子,女王特别在意张戎,我们想要动他,不容易啊!”张诚本想劝解一番,凌女王做事是很有分寸的人,对联姻之事相当看重,她跟张二钱不可能有什么的。小公爷又何必做些事情,惹怒凌女王呢。

    张诚是一片好心,可他哪里知道这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现在张振岱满脑袋里就一句话,凌清雪很在意张戎,凌清雪很在意张戎,凌清雪很在意张戎......

    “你闭嘴,本公子要他死,你没听明白么?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不想再看到张二钱。哼哼,八方酒楼,有意思,真以为有李熙月在,本公子就没办法了?”

    有时候,人生就是如此凑巧。

    张戎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来一趟慈仁寺,还会给自己惹来天大的麻烦。

    此时,迦叶殿坐着一个人,他双手合适,微闭双目。

    听着殿外的脚步声,他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终于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