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11章 双生
    第211章双生

    张戎和凌清雪一起走进了迦叶殿,比起大雄宝殿等地方,这里果然有点空荡荡的。

    迦叶殿正中央是一朵莲花,寓意芸芸众生,莲花左右分别是夜叉与佛陀石像。夜叉狰狞恐怖,手持夺命叉子,佛陀则双膝盘坐,眉宇间透着丝丝普度众生的慈悲。

    迦叶殿,真的很诡异,让人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就好像这座迦叶殿不应该出现在寺庙之中。

    最让张戎倍感意外的是,迦叶殿莲花下,坐着一个人,此人浑身裹在黑袍之中,双手合十,默诵佛经。由于站在背后,看不清他的脸,不过从体型可以分辨出来,他应该是个男的。

    凌清雪看到这个黑袍人,也是面露惊异之色,坐在另一个软垫上,她淡淡的说道:“没想到你也在。”

    “没想到女施主居然也来了,真的很巧!”

    黑袍人没有半点动作,只是漠然的回了一句,算是打了招呼。

    张戎甚是纳闷,看样子凌清雪好像认识这个黑袍人。坐在凌清雪另一侧,一边观察着迦叶殿的情况,一边小声问道:“你们认识?”

    “不认识,只是凑巧碰到过两次!”

    碰到过两次?看来这黑袍人也是经常来迦叶殿啊。

    微微抬着头,可以清楚的看到迦叶殿的情况。莲花、夜叉与佛陀,没有半点异常之处,难道自己想错了?山洞中留下来的讯息并不是迦叶殿?

    苦笑着摇摇头,目光扫过黑袍人和凌清雪,张戎突然皱起了眉头。软垫离着莲台是不是太近了,张戎蹲着身,伸手将软垫拿了起来,就看到软点之下,写着一个血红的大字。

    我!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是那么的刺眼,凌清雪也发现了异状,站起身将软垫提了起来,下边写着一个“救”字。

    虽然黑袍人没有动,可是张戎用屁股想,也知道那个垫子底下一定是另一个“救”字。

    原来自己并没有找错地方,凶手留下的讯息,指的就是迦叶殿。

    张戎不着痕迹的将凌清雪拉到了身旁,二人静静地望着黑袍人,可是黑袍人居然毫无动作,只是坐在那里默诵佛经。

    “是你?你将我引到迦叶殿来,到底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黑袍人依旧双手合十,那声音如同重病的老妪,沙哑而低沉。他慢慢站起身,终于转过了头。

    直到这时,张戎才看清他的脸。

    这是怎么样一张脸呢?他长得很俊朗,却是面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他的眼睛有点红,布满血丝,如果还在呼吸,就会认为他是一具死尸。

    面色苍白的男人缓缓抬起头,双手撑起黑袍,似乎在拥抱着什么,整个迦叶殿里只有他那嘶哑低沉的声音。

    “一切始于迦叶殿.....一切该在迦叶殿结束......佛说,众生平等,玩物皆有生。可是佛,总有看不透众生的时候,有的人,生而复杂,有的人,生而为恶。只能为恶,你们明白那种感觉么?明明每个人都有善恶,为何唯有我,天生就要做一个恶人?”

    凌清雪心下吃惊,她没想到迦叶殿里的额有缘人,竟然是一位凶犯。

    “你到底是谁?”

    “齐王殿下,你觉得我应该是谁?过了这么久,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了。名字,哦,如果非要我是谁,你们就叫我唐烙吧。”

    “你一直都知道本王的身份?”

    “并非一直,不过想知道女王的身份,好像也不是太难。”

    张戎皱紧眉头,他从黑袍人语气中听到了一股怨念,可有实在听不懂黑袍人到底想说什么。

    “木料厂、莽山枫林、百花山山洞,这些案子都是你做的?”张戎是来破案的,所以不想多说什么废话。

    让凌清雪和张戎大为意外的是,黑袍人一点否认的意思都没有,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是啊,杀人分尸的不是我,可又是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戎和凌清雪有点迷糊了。

    就在此时,迦叶殿中又响起了黑袍人的声音,可是这个声音阴沉、桀骜、狂躁......

    “嘿嘿嘿......你跟他们说这么多做什么?他们不会懂的,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我早就说过,愚蠢的人,不配活着!”

    随着这个声音,黑袍人挺起胸膛,双目桀骜不驯,冷厉一场,他双手握拳,威风凛凛,整个人气势一变,宛如换了一个人般。

    人格分裂?多重人格?可这人格转换的是不是太快了,说转就转的?

    凌清雪还从来没碰到过这种情况,一个人怎么会突然间变成另一个人?

    张戎暗自撇撇嘴,管你是不是多重人格呢,既然见到了真凶,直接抓捕归案就好了。只是,张戎不会轻举妄动,鬼知道迦叶殿是不是藏着机关。

    凶手冷静、镇定,心思缜密到了极点,他会乖乖地束手待擒?

    “张某还是想不通,你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为何是一百四十四块?”

    “为什么杀人?杀人需要理由么?我只是想杀而已。你们不会懂的,明明很聪明,却无法在人前证明自己,你们知道那种痛苦么?佛祖,总说普度众生,可是他度化不了所有人。就像我们,天生就是要下地狱的。天,让我们降生于世间,我却不想在这世上一片空白。雁过留声,风过留痕,我也要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分尸......另类的投影......是不是印象很深?哈哈.....桀桀......”

    张戎眉头狂跳,听着黑袍人疯狂的笑声,浑身不寒而栗。这个黑袍人就是条疯狗,彻底的疯了,可是疯的很理智。

    “你还真是个怪胎,你就是这样留痕的?”

    黑袍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似乎被刺激到了一般,整张脸扭曲起来,他握紧双拳,半蹲着身子,愤怒的咆哮起来,“不准说我是怪胎.....你们才是怪胎.....”

    刺到黑袍人的痛处了么?

    张戎刚想继续说些什么,就看到黑袍人慢慢转过身,裹着头的兜帽慢慢落下,渐渐看清了他的后脑。

    那里没有头发,甚至看不到半点毛发,唯有一张毫无生机的脸,那张脸与前边的脸一模一样,只是没有生气......

    凌清雪和张戎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心中不断打鼓。

    人,怎么会有两张脸?

    双生!

    他是双生,而且是极为罕见的双面人。

    活生生的双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