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14章 我为朝廷流了血
    第214章我为朝廷流了血

    似乎忘却了后背上的疼痛,张戎一脸茫然的望着烟尘弥漫的迦叶殿,从木料厂一直追寻到现在,却是这样的结束方式。

    双面人最终还是死了,他们被这个世界抛弃,同样也抛弃了这个世界。

    可是,总觉得结束的好仓促。

    双面人在临时前发出一阵冷笑,怪胎,我们是,张戎也是。

    可张戎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是怪胎了?突然,张戎想起了什么,蹲下身子,右手拍着胸口,就像狗熊一样哭丧起来。

    “要不要这么狠,你们把自己炸个尸骨无存,我算是破案,还是没破案?我的赏银啊呜呜呜”

    凌清雪想伸手安慰一下的,可是听到张戎的话,纤纤玉手停在半空,抬起又落下。本王是该温柔的抚摸,还是狠狠地扇他?

    张二钱,你这脑瓜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刚刚还一副冷漠神伤的样子,现在又哭丧起赏银来了。

    本王这辈子是跟不上你的思维跳跃节奏了

    迦叶殿发生一声震天响的爆炸,香客、僧人都聚了过来,他们看着乱糟糟的迦叶殿,同样看到迦叶殿外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蹲在地上不断哭嚎。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凌清雪实在受不了了,伸手拽住张戎的耳朵,娇声道:“你立刻跟本王走,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丢不丢人?”

    耳朵被女王抓的紧紧地,疼的龇牙咧嘴的,张戎只好往外走去,“哎,你松松手,怎么就胡说八道了,再说了,丢人也没丢你的人啊。”

    “你赶紧闭嘴,再敢多说一句话,信不信本王把你这张嘴缝起来?”

    凌清雪恨不得把张二钱挠死,刚刚这家伙将自己护在身前的,挡住爆炸余波。心里很是感激,可是看到张二钱接下来的反应,真的是半点感谢的话都说不出口。

    唐嫣卿、姬如雨几人却不能走,她们还得留下来处理迦叶殿的烂摊子,把人家慈仁寺迦叶殿弄成了修罗殿,不留下点香火钱,也不好意思走啊。

    慈仁寺正门,凌清雪揪着张戎的耳朵,脸上却带着甜甜的笑容。

    刚要出门时,感受到身后有一道冰冷的寒意,回过头,就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东府小公爷,张振岱。在张振岱身旁,还站着丰城伯薛翰的嫡长子薛忠礼。

    他怎么也在慈仁寺?

    凌清雪渐渐松开了手,可想了想,终究还是没去见张振岱。

    凌清雪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态,误解就无解吧,似乎并不是太在意。

    只是瞥了一眼,凌清雪便领着张戎出了寺门,大雄宝殿外,张振岱气的七窍生烟。凌清雪,你这么嚣张的么?这么无视本公子的么?

    刚才凌清雪肯定看到自己了,却连个招呼都不打。

    薛忠礼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转头便看到张振岱脸色僵硬,眼中透出阵阵寒光。

    “表兄,谁惹你了?”

    “没什么,跟你没关系!”张振岱嘴角抽了抽,这事该怎么说呢?告诉表弟,自己的未婚妻跟别的男人亲亲我我?这话说出去都觉得丢脸。

    抬起头,除了蓝天白云,什么都没有,明明没东西啊,为何觉得头上有点重,就好像戴了一顶帽子。

    从慈仁寺离开后,凌清雪并没有骑马,二人沿着西市大街慢慢悠悠的往北走去。

    “张二钱,你觉得本王欠你的是不是?你破不破案,根本王有什么关系?”

    “哎,女王殿下,你这么说话就有点没良心了,双面人可是在咱们眼前炸成碎肉的,你可是人证。你不去刑部帮我说说话,万一白老头怀疑本公子弄虚作假怎么办?”

    走到一半的时候,凌清雪便拉着张戎进了一趟成衣铺。

    张二钱的一身袍子变得衣衫褴褛,尤其是后背,就像被硬生生剪去一大块,走在大街上,露着整个黑不溜秋的后背。张二钱脸皮厚,浑不在意,凌女王可受不了被人指指点点的。

    临近午时,方才回到刑部。

    司房内,张戎一进屋就垮着脸拍了拍桌子,“石大人,属下这次是真的为朝廷流过血了!”

    “”

    张戎嗓门又大,靠的还很近,恰好石耀峰批阅公文,没留意旁边的情况,立马被张戎的声音吓了一跳。

    一看说话之人,石耀峰顿时一脸苦逼,咱们刑部那么多捕头,就属你张二钱是个例外。为朝廷立功流血,那应该是一件很共荣的事情啊,就你张二钱天天把这种事挂在嘴边上。

    “张老弟啊,吓本官一跳,哎,本官不是跟你说过么,关于赏金猎人升级的事情,需要等白尚书批复,不能太急,而且,你想想,你当赏金猎人才”

    张戎不听这一套,举着拳头,瞪着眼睛吼了吼,“我为朝廷流了血。”

    “”石耀峰都想哭了,同时心里还把樊修赞骂了一遍。

    半个月前,张二钱就闹着从第五档末等猎人,升级成第四档灰鼠猎人。其实吧,按照张二钱立过的功,升一级完没问题,可这家伙太心急了,怎么着也得熬够四个月吧。于是樊修赞提议缓缓,等明年一月份再升级,否则,短时间内升级这么快,别人就要说刑部暗箱操作,照顾自己人了。

    可是二钱兄等不及,猎人等级可都是钱啊,一两银子也是银子啊。不升级,年底拿十两,升级灰鼠猎人后,年底拿二十两。这不是猎人等级的事情,这是钱的事情,只要涉及到钱,二钱兄一直都很认真的。

    “张老弟,真的不能急啊,自打我朝成立,就没有”

    “我为朝廷流了血!”

    石耀峰站起身,有一肚子说教,都咽了回去。我说什么你没听是不是?张嘴就是为朝廷留了血,你流什么血了?不就是跟李航山打斗的时候蹭破一点皮,你还天天挂在嘴边上了?

    “张老弟,你为朝廷流过什么血了?如果是李航山那事,你别提了啊,本官都替你害臊!”

    哼哼,堂堂刑部怎么就出来个你这样的无赖?要不是白老尚书对你青眼有加,本官都要打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