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15章 十两银子
    第215章十两银子

    “不是李航山那事儿!”

    张戎早有准备,二话不说,解开裤腰带就脱袍子。..co个司房内,从侍郎石耀峰,到十几名书吏,都懵逼了,我靠,张二钱,这是在干嘛?

    他他在脱衣服

    这里是刑部司房,你在这里脱衣服,成何体统?你不脸红,我等都替你脸红啊!

    张戎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白眼,外袍一脱,露出被爆炸余波伤害过的后背,那后背黑不溜秋,红痕满布,脏兮兮!

    “张老弟,你这是?”石耀峰抚着额头,他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炸开了。

    张戎回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石大人,看到了吧,这就是证据,刚刚去慈仁寺查案,我可是把杀人分尸案给破了。凶手乃是一双生双面人,那凶手畏罪自杀,当着我的面在迦叶殿引燃火药把自己炸成了碎肉!”

    石耀峰着实吃了一惊,如果张二钱真把案子破了,那也是解了心头大患啊。可是,一看张二钱这表现,怎么就是有点不信呢?

    “真的?”

    “石大人,你可以怀疑属下的作风,但不能怀疑属下的能力,我用人格向你担保,一切属实,不信,你可以问问凌女王!”

    话音刚落,一身士子长袍的凌清雪便走了进来,她眼角发寒,如一把冷嗖嗖的刀子。怪不得在成衣铺里死活不清洗,敢情就留着脏兮兮的后背证明一下“我为朝廷流了血”呢。

    张二钱,你可真有出息

    “张二钱,你还不赶紧穿上衣服?”

    “嘿嘿!”二钱兄不敢啰嗦,赶紧裹上袍子系裤腰带。

    石耀峰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你有凌女王做人证,刚才说那么多废话干嘛,又是脱衣服,又是瞎咋呼的。

    “下官石耀峰,见过齐王殿下!”不管心里有多不痛快,石耀峰还是赶紧带着书吏们拱手行礼。

    “免了,本王这次是陪张二钱来的,他刚才所说都是真的,那凶手头有双面,实属罕见!”

    凌清雪坐在椅子上,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凶手的情况详细的介绍了一番。石耀峰等人听得惊奇不已,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诡异的案子。

    有凌女王出面作证,石耀峰再无怀疑,只是,他心里依旧有点疑惑,“张老弟,既然女王来了,你为何不直接让她替你说话呢?”

    “额,石大人,属下只是想做个实验而已,看看是我说话管用,还是女王说话管用!看来,还是女王说话分量重啊!”

    石耀峰眼睛一翻,差点没晕倒在地,你特么就不能正常点?

    思来想去,石耀峰就得出一个结论,张二钱就不是个正常人类。..cop>    临出门的时候,凌清雪好奇的问了一句,“张二钱,刚才见你跟石大人闹腾什么升级的事情,真的有这么重要?”

    “当然很重要了啊,末等猎人年底十两银子,灰鼠猎人年底二十两银子!”

    此时二人还没出门呢,石耀峰等人听得真真的。这下子,右侍郎石耀峰大人立马就有点不好了,他觉得自己心脏都快炸了,我特么怎么就碰到个这样的属下?白老尚书,你这不是坑人么,就这么个货色,你让他来刑部当捕头。怪不得樊修赞一直发牢骚

    认识张二钱,生命少十年。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石耀峰急匆匆的跑上两步,一把抓住了张戎的袖子。张戎一脸不爽的回过头,“石大人,你还有什么事儿?你要知道,我为朝廷”

    “我知道,你为朝廷流了血,刑部会记住你的功劳的。啊,不是,本官说的不是这事儿”石耀峰从怀里掏了掏,拿出一个钱袋子,哆哆嗦嗦的掏出两个小银锭,“二钱,这是十两银子,你看升级灰鼠猎人的事情”

    张戎眼睛一亮,立马将两个小银锭拿走了,“这事儿啊,不急,等明年一月份吧。”

    “”

    看着张戎一蹦一跳的陪着凌女王离开刑部,石耀峰真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不就是十两银子的事儿?愣是被张二钱折腾的少活半年命,这特么冤不冤?

    回头望了望北边,石耀峰眉头挑了挑,一脸的悲苦之色。老尚书,咱别让张二钱当捕头了行不行?

    走出刑部大门,凌清雪加快脚步往八方酒楼走去,她头也不回,一副不认识张戎的架势。

    十两银子仅仅是十两银子

    这就是张二钱,我堂堂齐王凌清雪,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个男人了?他哪里好,哪里好,哪里好

    可偏偏就是喜欢,哪怕坏的,也喜欢,本王什么时候这么贱了?

    一进八方酒楼大门,凌清雪熟么熟路的去了张戎的破屋子。

    李熙月抱着大师兄,俏脸含煞的站在桂花树下,“凌清雪,你还来本小姐的酒楼?”

    “你开酒楼,本王前来吃饭,有何不可?”

    “你吃饭去前边,一楼大厅,或者二楼包间!”

    “本王喜欢坐在这里吃!”

    李熙月拿凌清雪毫无办法,抱着大师兄往厨房走去,小嘴里低声嘀咕着,“不要脸,都订婚了还来酒楼,还要害二钱不成?”

    午时,突然一片阴云密布,没多久一场秋雨席卷京城。

    一场秋雨一场寒,只是未曾到冬天。

    不是冬天,却已经冷意袭人,这一场秋雨下起来,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了。张戎趴在桌子上,看着凌清雪慢条斯理的吃着饭。

    “看什么?”

    “看苍蝇!”

    “张二钱,你皮痒了?”女王柳眉倒竖,筷子一甩,一块五花肉砸了出去,张戎嘴巴一张,笑眯眯的咀嚼起来。

    正想说些什么,就听前边传来刘小能的叫声,“死人啦,死人啦”

    张戎和凌清雪也顾不上打闹了,慌慌张张的往前边二楼跑去。

    正午时分,再加上秋雨阻路,酒楼客人非常多,当张戎和凌清雪赶到时,二楼乙字号包间门口围满了人。

    好不容易分开围观群众,走进包间,就看到包房雅座旁躺着一个人,此人浑身浴血,身中数刀。

    张戎见过许多的死人,甚至还见过杀人分尸,可看到这具尸体,依旧有些头皮发麻。

    因为死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