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16章 四条黑了心的狗
    第216章四条黑了心的狗

    张戎和凌清雪心里直抽冷气,只见死者躺在地上,胸口开了一个血洞,哪里凹陷下去,形成一个坑。..cop>    他的心脏不见了

    张戎觉得脑仁疼,最近是不是运气爆表?刚刚碰到个杀人分尸搞艺术投影的双面人,现在又碰到个杀人挖心脏的。

    外边秋雨绵绵,凉风习习,吹得人后背发凉。这里可是八方酒楼,楼下坐满了食客,凶手是怎么杀人挖心脏的?更可怕的是,凶手又是如何将心脏带出去的?刺了这么多刀,血都溅到桌面上去了,凶手身上会没有血?

    关林、贾九以及另一名捕头田福通正在一楼吃饭,听到二楼有动静后,也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一看到乙字号包房的情况,他们赶紧拿出腰牌,义正言辞道:“诸位,乙字号突发命案,刑部要查封现场,还请大家回到一楼,莫要干扰刑部公务。”

    娘滴,心脏都没了,想想都觉得可怕,不让看热闹,那就不看了呗。食客们嘟嘟哝哝的散了伙,可是李熙月就有点高兴不起来了。

    开门做生意,就怕出这种事儿,好好的酒楼死了人,这生意还怎么做?没办法,李熙月只好来到楼下,许下诺言,今日花费打个对折。..cop>    回到二楼,李熙月也不敢进乙字号包间,尸体血淋淋的,还被人挖去了心脏,光想想就受不了。

    “张二钱,限你三天内把案子破了,否则酒楼的生意还怎么做?”

    二钱兄正捏着下巴检查尸体呢,冷不丁听到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你把破案子当什么了?三天?三十天也未必能破好不好?

    不过,张戎不敢反驳,只要反驳一句,李熙月肯定又用处扣钱大法来。

    重新回到楼下大厅,李熙月便让唐嫣卿和柳薰儿赶紧去上边照应着。突然碰到死人,也就刘小能有点慌里慌张的,其他人倒很平静。四郎继续打着算盘,郝任郝性来来回回的端着饭菜。

    四郎和任性兄弟表现的如此平静,这让李熙月很意外,难道是自己太大惊小怪了?

    午时中旬,雨越下越大,一位妇人撑着伞走进酒楼。看到美妇,李熙月笑眯眯的迎上去,还望美妇身后看了看。

    “柳姨,就你自己么?”其实李熙月想问的是,八太保没跟着一起来吧?

    柳若云将伞交给丫鬟,伸手刮了下李熙月的鼻子,“你这丫头,放心吧,老八今天没跟来。”

    “嘻嘻,柳姨,你怎么这个时候来酒楼了?今天秋雨绵绵,甚是恼人呢!”

    “今日有事,去了一趟西府,这不,半路上下起了雨,便来你这里躲一躲,对了,怎么不见二钱?”

    柳若云对这个干儿子可是非常喜欢,今日来八方酒楼,主要还是想看看二钱过得怎么样。

    拉着柳若云往柜台方向靠了靠,小声将酒楼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柳若云不禁面露苦笑,好好地酒楼碰上人命案子,当真倒霉啊。

    乙字号包间,张戎蹲下身,戴着手套将死者衣襟撕开。细细的观察着身上的伤口,尤其是胸口那个血洞。

    死者约四十余岁,身材中等,微微有些发福。伤口一共有四处,部在正面胸膛处,根据伤口窄浅程度,凶器应该是短刀之类的利刃。站起身,张戎就皱起了眉头,这四处伤口非常对称,连起来之后,竟然组成了一个正方形。怪哉,这到底是凑巧,还是凶手刻意为之?

    唐嫣卿和柳薰儿检查着别的地方,没多久,便在盆景底下发现一张纸。拿着纸看了看,唐嫣卿递给了张戎,“二钱,你看看这东西。”

    “嗯?”

    张戎扫了一眼,颇有些吃惊的弹了弹纸角,竟然是一首怪异的歌谣。

    四条黑了心的狗

    看它们吞食的方式

    它们追着小贩的媳妇

    它用杀猪刀切了它们的心

    你见过这样的东西吗

    像四条黑了心的狗一样

    看着这首诡异的歌谣,反复琢磨,用杀猪刀切了它们的心,难道凶器是一把杀猪刀?常见的杀猪刀都是牛耳尖刀,这与死者身上的伤口倒是一致。

    四条黑了心的狗,是指的四个狼心狗肺的人?亦或者另有深意?它用杀猪刀,它又是指什么,为什么不是他或者她?

    这首歌谣,看得人云山雾罩,迷迷糊糊,竟然不知道在讲述什么。凶手为什么会留下这首歌谣?不知为何,又想到了之前的血灯笼案里的布娃娃童谣。

    乙字号包间两侧是甲子号和丙字号,午时左右,八方酒楼包间很少有空余,左右都有食客,为何大家都没听到动静?现场也没有任何打斗痕迹,尸体躺在血泊中,似乎死的很平静。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死者被杀之前被人下了迷药,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被人杀死。可就算没有动静,凶手身上也不可能一点血迹都没有,难道也像李航山那样,穿着一件正反都可以的特殊衣服?

    将歌谣递给唐嫣卿,张戎慢慢走到窗口,推开窗子,风声夹杂着细雨,一股冷意直扑脸颊。冷风吹着脖颈,张戎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低头时,便看到窗棱上似乎有一些血渍。

    血渍很小很淡,将头探出窗口,看着窗下那条水沟。水沟是用来排水的,平常时候也没什么水,但进入深秋后,降雨增多,水沟里积攒了许多雨水,缓缓流向西城河,看上去就像是一条小溪。难道,凶手直接将衣服扔到了水沟中,通过水流,冲向了其他地方?

    “九儿,你赶紧去后边水沟排查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些有用的东西!”

    贾九没有多问,带着两名衙役去水沟排查了。贾九离开没多久,死者的身份就查出来了。

    死者乃是南城家具商牛宝言,此人今年四十一,无儿无女,独居。

    独居,无儿无女,这可就让人头疼了,也就是说想调查下死者有没有仇家都不好查。根据关林和田福通的了解,牛宝言性格怪癖,连个要好的朋友都没有。

    到底是谁要杀牛宝言?凶手是男是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