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17章 四郎的极品碧螺春
    第217章四郎的极品碧螺春

    张戎接触了许多案子,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毫无头绪的情况。..cop>    凌清雪对这种事情并无兴趣,看着张戎没什么危险,便慢悠悠的下了楼。来到大厅,倒与柳若云碰个正着。

    柳若云微微一愣,之前李熙月可没说凌清雪也在。看到凌清雪是从二楼走下来的,柳若云便明白了点什么。不过,柳若云只是笑着打了个招呼,决口没提张戎。

    饭菜都是现成的,凌清雪揽着柳若云去了后院。

    “柳姨,你又来看张二钱了?你呀,对这个干儿子倒是挺上心的,不过啊,他现在正在摆弄尸体呢,你还是别上去了。”

    就算凌清雪不说,柳若云也不会去凑那个热闹,她可看不了死人,尤其是血肉模糊的尸体。

    未时中旬,刑部衙役将尸体收敛,抬回了敛房。没多久,贾九急急忙忙的赶回酒楼,一看贾九浑身湿漉漉的,就像落汤鸡似的,张戎苦笑道“九儿,你下楼的时候没带伞?”

    “啊刚才心下着急,忘记拿伞了。好啦,不说这个,淋淋雨而已,没什么大问题”贾九从身后衙役手中拿过一个小包袱,兴冲冲地说道,“二钱哥,真让你说准了,我们沿着水沟水流方向,果然找到了一点东西,你看,这是什么?”

    摊开包袱,众人惊喜不已,竟然是一件血衣。..co了血衣之外,还有一块木板,木板上有两根完的铁丝,固定着一把牛耳尖刀。

    呼,凶手真够聪明的,如果直接将牛耳尖刀扔下去,尖刀会沉在水沟底部,很容易被人发现。可是将牛耳尖刀固定在木板上,由于木板的浮力,会载着牛耳尖刀顺流而下。到时候,即使有人发现这把牛耳尖刀,也很难会和酒楼里的凶杀案联系起来。因为经过水流冲刷后,血渍被冲刷的干干净净。

    “二钱哥,血衣在水沟和西城河入口处发现的,最近下雨,风又大,吹断了树枝,正好有树枝落在水沟里,血衣被树枝挂住了。否则,一旦进了西城河,就很难找了。牛耳尖刀被钓鱼的老头捡了起来,幸亏我们去的及时,再晚一会儿,就被老头捡回家了。”

    张戎拍拍贾九的肩膀,一脸老成的夸赞道“九儿,你这次立大功了,不枉哥哥如此看好你,好好干,前途大大滴。”

    “谢谢二钱哥,九儿会努力的,不过,我觉得还有好多东西需要跟你学呢。”

    贾九一挺胸,美滋滋的挠了挠头。..cop>    旁边的关林咧着嘴瞪了瞪眼,你个没良心的贾九,到底谁才是你师傅?特么的,我不光是你师傅,还是你八舅爷爷呢。你老是这么捧张二钱,我关某人这张老脸往哪放?

    “九儿啊,师傅还在这呢,再怎么说,师傅也是破过大案子的啊!”

    “”贾九扭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关林,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师傅,你说的是雨雪屠夫?那次好像也是二钱哥帮我们抓的人吧?”

    关林俩眼一瞪,两个鼻子呼哧呼哧,就像生气的猛犬一样,“你这个臭小子,师傅请你吃请你喝,你就是这么说话的?没良心,我打死你”

    贾九猫着腰,抱着刀头也不回的跑了。

    坏了,这次又揭八舅爷爷老底了,要是不赶紧跑,少不了挨几脚。

    对关林和贾九这对活宝,张戎也是相当的无语,这对老少,不像师徒也不想爷孙,倒像是前世的冤家。贾九经常把关林气的鼻子冒烟,可是没过两天,关林又领着贾九有说有笑了。

    关上窗户,瞬间暖和了许多,一想起眼前的案子,张戎依旧有些头疼。血衣和凶器都找到了,可用处依旧不是太大,经过水流冲刷后,血衣和凶器上气味无,就算二师兄有一对灵敏的鼻子,也是毫无用处。血衣是普通的男子长袍,牛耳尖刀随便一家铁匠铺都能买到,想通过这两件东西找到凶手,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午时左右,来八方酒楼的客人非常多,有些人在酒楼订菜,等菜出来后就直接打包带走。进进出出的人不知凡几,如何判断哪个才是凶手?

    哎,什么时候生意火爆,也成坏事儿了?

    至于凶手杀人的时候为什么没动静,很快就查了出来,包间茶水中竟然放了蒙汗药。蒙汗药肯定不是刘小能或者任性兄弟下的,那么,凶手又是如何将蒙汗药下到茶里,而不被牛宝言发现的呢?想不通的问题,真的很多啊。

    柳薰儿到二楼其他包间询问了一下,包间里的客人都没发现什么可疑人影。

    在二楼查无所获后,张戎便来到大厅找到了奋笔疾书的四郎,敲敲桌面,不咸不淡的问道“四郎兄,楼里发生了人命案子,你还有心思写书?”

    “咦,二钱兄这话说得就没道理了,突发人命案,不正是很好的素材么?”四郎歪着头,很是不乐意的翻了个白眼。

    “得得得,你说什么都有道理,四郎兄,问你件事,乙字号包间是谁订的?”

    四郎翻了翻账本,很认真的回道“就是那个死人自己订的,不过,他当时留的名字是北宫伯。”

    “北宫伯?”张戎案子不屑,你咋不叫北宫玉呢?定个包间还不用真名,这个牛宝言问题很大啊。

    刚刚查了那么久案子,又是毫无头绪,张戎烦得很,拎过四郎小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四郎是个很讲究生活格调的人,从来都是自己泡茶喝,所用的茶也必是极品碧螺春。所以,闲暇的时候,张戎总会在四郎这边蹭点茶喝。

    拿起茶杯,看着朦胧的热气,张戎突然愣住了。他想起了什么,放下茶杯匆匆忙忙的往二楼跑去。

    四郎放下书,很生气的嘀咕道“有病啊,倒了茶又不喝,这么好的碧螺春,凉了的话,岂不是浪费?”嘀咕两句,四郎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乙字号包间里,唐嫣卿和柳薰儿一左一右,一脸奇怪的看着张戎。

    “二钱,你慌慌张张的跑回来,有什么发现么?”

    张戎并未急着回答,而是将正中央的五个茶杯都放正,随后笑道“二位姐姐,你们好好观察下这些茶杯。”

    二女盯着茶杯看来看去,很快,她们就发现了异常之处。

    这些茶杯竟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