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18章 生活要对称
    第218章生活要对称

    伸出手指摸了摸茶杯内部,五个茶杯都很干,不像是用过的样子。

    “茶杯是干的,这.....那茶壶里的蒙汗药是怎么回事儿?死者牛宝言又是怎么被迷晕的?”

    唐嫣卿和柳薰儿蹙着眉头,一脸的疑惑不解,如果牛宝言喝了茶水被迷倒的话,为何茶杯一点水渍都没有?难道,牛宝言没用茶杯,直接抱着茶壶吹的?

    这.....这不太可能吧,这里可是八方酒楼,牛宝言就是再没涵养,也不可能在酒楼里抱着茶壶吹吧?而且,他就不怕被烫的满嘴泡?

    之前想着试验下茶壶里是不是有蒙汗药,直接拿了一个碗,恰好大师兄口渴,抱着碗把茶水喝了。当时,大师兄猴眼一翻,没一会儿就迷糊过去了。

    光忙着照顾大师兄了,居然忽略了茶杯这个细节。

    “二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茶杯是干的,那牛宝言是怎么吃的蒙汗药?”

    张戎捏着下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啧啧.....这个嘛.....我也不清楚......”

    柳薰儿拿着长箫,照着张戎的肩头就是一下,“你不知道,你装什么装,还一副了然的笑容。”

    “......”张戎委屈的不行,垂着手,可怜巴巴的眨了眨眼。想不通就想不通,还容许别人笑了?

    ............

    八方酒楼后院,大师兄裹着一身红色小棉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猴嘴吸气呼气,一撅一撅的,睡得跟死猪一样。李熙月恨铁不成钢的拧了拧大师兄手爪上的毛,睡梦中的大师兄吱吱叫了两声,挠挠肚皮,继续呼呼大睡。

    “你这只死猴子,怎么就这么馋?什么茶不好喝,喝死人的茶,怎么不把你毒死?”

    最近大师兄混的非常不错,由于长相漂亮,一身金毛,久而久之,客人们都知道八方酒楼有一只可爱的金毛猴。大师兄呢,也经常满酒楼乱窜,客人们也喜欢这只猴子,经常给它些好吃的。时间久了,大师兄就养成了坏习惯,渴了饿了就去二楼包间晃悠,大师兄是只聪明的猴子,它也知道,二楼包间里的饭菜和茶水要比一楼好得多。

    用二钱兄的话说,大师兄这段时间啥好东西没尝过?今天大师兄又去打秋风喝茶水,结果倒了霉,一碗茶进肚,一口气睡了一个时辰还没醒。

    张戎捏着酒杯一边吃饭,一边说些俏皮话逗柳若云开心,“娘,你可不知道,最近那只臭猴子老仗着李熙月的势欺负人,今天一碗茶下肚,嘿嘿。”

    “你可真有出息,跟一只猴子记仇”凌清雪仰着下巴,嘴角含笑。我就笑一笑,真不是在鄙视你啊,鄙视你啊,鄙视你啊......

    “凌女王,你不说这个还好,我家小蓝什么时候还回来?”

    女王脸色一寒,啪嗒将筷子放在桌上,“什么小蓝,本王府上没有小蓝,只有张三钱!”

    “.....”

    张三钱?小蓝改名叫张三钱了?二钱兄一脸愤怒,女王殿下,你这是变相骂人,说我张二钱是只鸟呢?

    看着一对年轻人斗来斗去,柳若云心情放松不少,她觉得自己在张戎身边,可比待在东府开心多了。可惜,二钱到底不是自己的亲儿子,也不可能住在东府,时常陪着自己。

    没一会儿,李熙月就气呼呼的回来了,指着张戎的脑门骂道:“张二钱,你这人太缺德了,你说你跟一只较什么真,那要是毒药,你怎么办?”

    “掌柜的,你放心啦,那肯定不是毒药的,就是蒙汗药而已,如果是毒药,那牛宝言不可能一点中毒迹象都没有!”

    甩手给了张戎一个脑崩儿,李熙月寒着脸坐在柳若云旁边,理都不想理张戎了。张二钱这个死贱人,你越理他,他越来劲。

    外边秋雨依旧不停地下着,忙活半天,才发现肚子咕咕乱叫,关林回到自己桌上,让贾九将饭菜拿到后厨热了下。如今已经到了申时,除了刻意在酒楼躲雨的闲人,其他人都已经离开了。田福通喝口酒,暖了暖身子,话说,这秋末冷风,当真是有点凉啊。

    关林也可口酒,搓了搓手,低头时,对田福通笑道:“老田,你腰带上的铜扣掉了一枚。”

    田福通站起身,看了看自己的腰带。这种黑色腰带是刑部配发的制式腰带,腰带中间一道红色,代表着刑部,左右各有两枚铜扣。

    仔细观察了下,田福通皱起了眉头,果然最右边那枚铜扣不知何时脱落了。抓紧腰带,田福通左手捏住最左边的铜扣,稍一用力便拽了下来。

    关林一脸懵逼,拿着筷子指了指田福通,“老田,你搞什么鬼?”

    “哈,这样左边一个右边一个,看起来好看多了,否则,左边俩右边一个,多难看啊!”

    “......”关林暗骂一声我靠,田捕头说得好有道理啊,这样看起来,似乎顺眼了许多。

    说话间,贾九将热好的菜端了上来,将几个盘子胡乱摆在桌上,就想着大快朵颐。田福通伸出手,大吼一声,“慢着!”

    “田捕,咋了?”贾九有点愣神,难道饭菜有问题?

    正纳闷呢,就见田福通弯着腰拾掇起盘子来,没一会儿几盘菜摆的四四方方,整整齐齐,看上去美观多了。田福通很满意的搓了搓手,笑着说道:“好啦,现在可以吃了!”

    贾九和关林也是第一次跟田福通吃饭,顿时觉得好奇不已。

    田捕头吃个饭,还有这毛病?真是奇哉怪也,也不知道田捕头心里咋想的。

    直到此时,关林才发现田福通浑身上下有点怪异,怎么说呢?田福通穿着打扮异常整洁,估计某家大姑娘都没他干净。制式捕服身前左胸都有一个“捕”字标志。田福通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在右胸位置也弄了个“捕”字。

    这位田捕头,不是一般人儿啊。

    贾九挠挠头,心里暗自嘀咕,难道这就是二钱哥所说的强迫症患者?

    嗯,等有时间了,再跟二钱哥好好了解下,强迫症到底是个啥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