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20章 传世观送子堂
    第220章传世观送子堂

    孟庆伟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他怎么说也是鸡妹儿的夫君,贾九当着人家的面说些坏话,略显有些过分了。

    好在张戎迅速转移了话题,“九儿,传世观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不知道京城还有个传世观?”

    别说张戎不知道,就连四郎也是如此。唐嫣卿和柳薰儿多年替东厂和锦衣卫办事,也从来没听说过传世观。

    这时旁边的孟家妇人开口道:“奴家倒是听说过这个传世观,据西城的老人讲,二十多年前在西城河边上有一座道观,专门送子祈福的,若求子女的话,相当灵验。当时传世观鬼面道人可是很有名的,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鬼面道人无影无踪,传世观也就荒废了。”

    传世观?求子女?生育后代,延续骨血,倒与“传世”两个字相当贴切。不过,孟庆伟的尸体为什么会被扔到传世观去?

    很快,唐嫣卿和柳薰儿便收拾完毕,一行人在贾九的引路下,径直朝着西城河走去。不久之后,就来到了西城河破庙,遥遥看着这座破庙,心中感慨万千。

    不久前孟庆伟在破庙里杀死了苏大肚子,现在他的尸体也被扔在了传世观,还真是现世报啊。

    传世观在破庙北边,距离并不短,足足走了半刻钟时间才到。此时,几个衙役守着破道观,关林和田福通站在门外讨论着什么。

    走近一些,便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老关,你说这是咋回事儿?该不会撞邪了吧?谁没事儿把尸体翻出来?”

    “嘘,老田啊,你少胡说八道的啊,哪那么多撞邪的事情?肯定是有人故弄玄虚。”

    “应该是撞邪吧?传世观这破地方,连乞丐都不想来,你看看那尸体,真的是.....太吓人了......”

    恰在此时,张戎伸手拍了拍田福通的肩膀,吓得田福通后背一紧,猛地跳了起来。

    田福通和关林光顾着瞎白话,真没留意来了人,否则也不可能被吓一跳了。

    看清楚来人后,田福通赶紧拍了拍胸口,“呼,张老弟,你来了也不吱一声,这不声不响的,吓死个人了。”

    “我说二位,你们一直忙着白话,还怨小弟了?”张戎说完,贾九还一本正经的点头附和。

    叨叨两句,张戎便走进传世观,历经岁月斑驳,传世观早已经是破烂不堪。秋末时节,到处都是枯萎的草,传世观送子堂与大门之间枯草被踩平,形成了一条小路。

    虽然破败不堪,但南北两进,前后送子堂与祈福堂两座房屋,依旧可以看出当年传世观香火不差。

    沿着踩出来的小路,走进送子堂。堂内布满尘土,秋风透过破烂的窗户吹进来,模糊了眼睛。庵堂内一座送子观音像,可惜,由于年久失修,观音像掉了一只手,看上去很是诡异。

    地面上是尘土,而孟庆伟的尸体就躺在观音像下。尸体的姿势很诡异,正面躺在地上,双手微微分开,掌心朝上。身体胸前被利器刺了四下,四处伤口左右胸各有两个,伤口整齐对称,左胸照样被开了一个洞,心脏不知所踪。

    孟庆伟死去多时,尸体已经脱水腐烂,取走心脏后,留下的洞黑乎乎的,就像是恶鬼的嘴巴。仿佛,一不留神,就会有什么东西从黑洞中爬出来。

    尸体下方,依旧放着一张纸,纸上写了一首歌谣。

    四条黑了心的狗

    看它们吞食的方式

    它们追着小贩的媳妇

    它用杀猪刀切了它们的心

    你见过这样的东西吗

    像四条黑了心的狗一样

    张戎有点头皮发麻,这次可真是见鬼了。干这件事儿的人到底在想什么,孟庆伟都死了多时,还要把尸体挖出来,插上四刀挖走心脏。

    送子堂有南北两个门,伸手推了推,破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就像是老妇人痛苦的呻吟。

    从这里,依稀可以看到北边的祈福堂,只是被高高的枯草阻隔。不过,两座庵堂离得并不远,依旧能看到祈福堂房顶坍塌,墙壁斑驳,显然是没法用了。

    渐渐地,张戎想到了一件事情,四周都是高高的枯草,对方将尸体运到送子堂,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从后门回来后,张戎又走到前门,仔细观察着前院的情况,除了正对门口踩出来的小道,两侧都是高高的枯草。这就有些奇怪了难道对方是从正门扛着尸体送进传世观的?

    传世观正门往南只有一条路,附近就是居民区,将尸体从正门带进来,是不是太过大胆了?想了想,张戎还是觉得这种可能性非常小。

    “关捕,你们来的时候传世观中可有路?”张戎找到关林,随口问了一句,关林摇摇头笑道,“这传世观可是个不祥之地,多少年没人来了,怎么会有路?要不是几个顽童在枯草丛中捉迷藏,也不可能发现这具尸体的。正对门的那条下路,也是衙门的人到了后,临时踩出来的。”

    “什么?”张戎顿时就有些愣神了,之前传世观没有路?看看四周高高的枯草,如果之前没有路,对方是怎么将尸体送进传世观的?手里有尸体,从草丛中走过来,会带倒许多枯草的。秋末的草丛枯草干燥,稍微一踩便会折断。这可真是咄咄怪事,难道真的是见鬼了?

    不过如此一来,张戎确定了一件事,尸体不是凑巧放在传世观的。凶手将尸体放在传世观,一定是有特殊的意义。看着眼前传世观,心中不由得想到,这座传世观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孟庆伟、牛宝言,他们又与传世观有什么关系?他们以前认识么?

    面对着孟庆伟的尸体,众人毫无头绪。关林靠在角落里,晒着太阳,伸手折断一根枯草,叼在嘴中,“老田,你跟袁家姑娘的婚事谈的怎么样了?”

    “哎,袁家那边倒是没什么意见,主要是我那老娘,前段时间还好好的,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说啥也不同意这门亲事。”

    “咦?老婶子不是挺看好袁小姐的么,为何突然不愿意了?”关林吐掉枯草,有些好奇的看着田福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