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22章 亵渎观音姐姐
    第222章亵渎观音姐姐

    北直隶第一讼师宋卓远,在京城可是个大名人,他行走于顺天府地界,替豪门大户打过不少官司。

    今日宋卓远一袭青衫,手持折扇,看上去就像一位儒雅不凡的书生。

    贾九站在传世观门口,看到人群中以为手持折扇的青山公子,甚是扎眼,此人犹如鹤立鸡群,想不注意他都难。看到青山公子的打扮,贾九跟旁边的衙役小声说道:“这家伙是谁啊,都快入冬了,还拿着把扇子,脑袋进水了吧?”

    “额?那个青衫公子?不认识啊,有点眼生!”衙役也不认识宋卓远,不过他很赞同贾九的看法,天这么冷,你还拿着扇子,装什么装啊?

    秋风萧瑟,寒意逼来,谁冷水知道。

    宋卓远领着仆人迈着八字步想进传世观,贾九和衙役一左一右,提着佩刀拦住了去路。贾九打量一下,甚是不屑的喝道:“大胆,你是谁啊,不知道这里命案现场么,刑部在此查案,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你给我滚远点。”

    宋卓远不慌不忙,整了整衣襟,“咳咳,本公子乃是北直隶讼师宋卓远,受人所托,调查传世观一案。”

    “讼师?宋卓远?”贾九点点头,一副了然的样子,“宋卓远吗?不认识!”

    “......”宋卓远当即就有些生气了,你特么不认识,你瞎点什么头?都这样了,你还说不认识,这让人很尴尬的,好不好?

    宋卓远心里有气,自己多少也算个名人了,帮顺天府破过不少案子,如今却被两个衙役给鄙视了。宋卓远坚持要进传世观,贾九就是不让,没多久双方就争执起来。

    张戎正在送子堂找线索呢,听到外边吵吵闹闹的,有些生气的抬起头,“怎么回事儿?”

    唐嫣卿站起身,沉声道:“你们继续查,我出去看看。”

    来到外边,就看到宋卓远站在门口推推搡搡的。唐嫣卿冷哼一声,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名人宋卓远。唐嫣卿对宋卓远可没什么好印象,尤其是丰台镇鬼新娘一案,就宋卓远的所作所为,让人失望至极。

    “宋卓远,这是刑部的案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插手了?赶紧滚,再不滚,把你锁到大牢里去。”

    “嘎”一看到唐嫣卿,宋卓远也不好意思闹腾了,在唐嫣卿面前,他还真没什么底气,“唐姑娘,原来这案子是你们在查啊,这个.....宋某也是受人所托,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俗话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宋某自认为,查案缉凶还是有几分能耐的.....”

    宋卓远说了一堆话,唐嫣卿就留意到了“受人所托”四个字,她向前两步,剑鞘顶住宋卓远的胸口,沉声问道:“哼,此案也是刚刚才被人发现,竟然有人急着雇你来查探,说,你是受何人所托?”

    传世观已经荒废了二十多年,观中躺着的还是一具死尸,普通人顶多看个热闹,当成茶余饭后的趣闻,谁会雇人查探这种怪案?除了跟传世观有关系的人,还有别的可能么?雇宋卓远的人,肯定知道一些事情。

    “这个......唐姑娘,宋某也是有名的讼师了,做事做人是有原则的,我.......”

    唐嫣卿冷冷一笑,收回剑鞘,对贾九以及衙役们说道:“九儿,把他弄进去。”

    “好的!”贾九嘿嘿一笑,配合两个衙役将宋卓远围了起来。贾九心里高兴坏了,早就看这个烧包不顺眼了。贾九等人面色不善,吓得宋卓远忙不迭的后退两步,举起折扇喝道:“你们要干嘛?我告诉你们,本公子可是有身份的人.....我......”

    贾九抬起拳头,照着宋卓远的脸蛋子就砸了下去,“去你娘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讼师咋了,还敢咋咋呼呼的......”

    衙役夺走折扇,照着扇面狠狠地踩了几脚,“北直隶第一讼师”几个字,立马被踩得脏兮兮的。宋卓远一介书生,哪里是贾九等人的对手,眨眼的功夫,被揍了几拳不说,还被绑了个结结实实。

    宋卓远的肺都快气炸了,“你们这是知法犯法,随意殴打功名学子,本公子要去都察院告你们.....”

    送子堂内,张戎、柳薰儿以及关林等人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线索。这下可就郁闷了,张戎捏着下巴,仔仔细细的观察着送子堂每一个角落,难道自己猜错了?应该没错的,如果传世观没有暗藏玄机的话,孟庆伟的尸体又是怎么弄到送子堂来的,难道是从天上飞下来的?

    抬头看看房顶,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在想啥呢?

    没多久,贾九和唐嫣卿就拽着宋卓远进了屋,当初在丰台镇,对宋卓远可谓是印象深刻,所以只是一眼,张戎就认出了宋卓远。

    “啧啧,这不是宋状师么,你这脸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走路没长眼,踩到狗屎跌了几脚?”

    宋卓远那张俊朗不凡的脸蛋黑不溜秋的,怎么张二钱也在?难道今天,就是自己的倒霉日?

    宋卓远不说话,张戎也觉得没趣。唐嫣卿走过来,小声说了两句,“二钱,姓宋的是受人所托,来查传世观一案的。”

    “咦?”

    张戎顿时明白唐嫣卿为什么要将宋卓远留下来了,他二话不说,走上两步,左手一提,直接将宋卓远举了起来。宋卓远紧闭着嘴巴,打定主意不跟张二钱说话了。可是做梦也没想到,张二钱力气这么大,一百五十多斤的人,在他手上犹如一块棉花。

    宋卓远哪见过这种场面啊,又不知道张二钱想干嘛,一时间吓得面如土色。

    “张二钱,你想干嘛?宋某警告你啊,你可别乱来,宋某可是有身份的人......”

    “嗯,宋状师不必多言,张某自然知道你是有身份的人,听说,你不光有身份,还很有原则,所以,本公子想看看,到底是原则重要,还是命重要!”说着话,张戎拖着宋卓远往送子观音像走去。

    宋卓远两条胳膊乱甩,俩腿乱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呜呜,张二钱,你特么到底要干嘛?

    心里害怕极了,可是嘴上还是不服输,犹自强硬,“张二钱,本公子堂堂讼师,是绝对不会出卖雇主的......”

    “嘿,不出卖就好,本公子送你一发大火箭!”

    张戎左手提着衣襟,右手拖着宋卓远的屁股,稍微用力,嘴上大喊一声,“走你!”

    然后,宋卓远就发现自己悬在半空,人如大雪球一样朝着观音像飞去,飞的又快又高。娘啊,孩儿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飞的感觉,可为啥没有半点飞翔的快乐?

    砰.....哐当......

    宋卓远后背撞在观音像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整个人顺着观音像滑下来,瞬间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观音像虽然少了一只右手,但左手依旧完好,手中拖着一只玉瓶,瓶口又窄又高,宋卓远落下来的时候,好死不死的坐在玉瓶口。瓶口顶着某个位置,顺利滑入。

    刚刚还死硬到底的宋卓远,双腿打着哆嗦,骑在观音手臂上,下边有一种裂开的感觉。疼,好疼,那是来自菊花的忧伤......

    宋公子哭了,哭的凄惨无比,眼泪哗哗的!

    “啧啧,宋状师,你看这发大火箭爽不爽?本公子觉得这大火箭挺有趣的,来,咱们再玩一次,老有意思了......”

    还来?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宋卓远觉得自己可以杀死张二钱一百次了。

    大火箭,还来?再来几次,我特么就成对穿肠了。

    “张二钱......别.....别......我说,我说了,不是骗你啊,那雇主找我的时候,嘶.....嘶......浑身裹着黑袍,还戴着面具,宋某,是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啊.....”

    宋卓远扭扭屁股,双手按住观音手,想要下来,结果疼的龇牙咧嘴,菊花插得深,拔不出来。而且,疼死人了,肯定流血了。

    “你胡说,雇主是谁都不知道,你就敢接活?看来,你这大火箭坐的还是不够爽!”

    “啊,别呀”宋卓远立马就吓尿了,忙不迭的摆着手,“是真的啊......宋某做事一向是.....认钱不认人......”

    认钱不认人?哟,宋状师总算说了句大实话。

    看宋卓远这熊样,估计也没胆子撒谎了。张戎颇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正想着将宋卓远弄下来,看到观音像的手臂,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宋卓远一百五十多斤的人,坐在上边,观音像手臂竟然毫发无损,还有,宋卓远菊花失血,可是血竟然都流到了净瓶之中。净瓶只是个样子而已,难道里边还真是空的?

    跳上高台,关林和张戎二人合力,总算将宋卓远拔了下来。为什么要用拔这个字呢?就只能靠想象了。

    宋卓远坐在地上,屁股下边一片殷红。我宋某人,堂堂北直隶第一讼师,竟然被一只净瓶爆了菊花,我的贞操啊。张二钱,你特么也太狠了,你等着,让宋某人逮住机会,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张戎扒着观音像站高一点,果然正如自己所想,净瓶居然是空的,此时净瓶瓶口血红一片,来自宋卓远的菊花之血还在缓缓滴落。伸手扭了扭净瓶,毫无反应。看着瓶口想了想,张戎蹲下身朝柳薰儿伸出了手,“柳姐姐,借你的长箫一用。”

    柳薰儿也不知道张戎要干嘛,也没多想,抽出碧玉长箫递了过去。看看瓶口大小,又比划了下长箫的粗细程度,大小非常合适。

    于是乎,在柳薰儿羞愤的眼神中,二钱兄拿着碧玉长箫,从经瓶口狠狠地捅了进去。

    柳薰儿俏脸含煞,双手握紧粉拳,冲着张戎骂了起来,“张二钱,本姑娘跟你拼了!”

    张二钱,你太可恶了,净瓶刚刚捅了宋卓远的菊花,上边还留着宋某人的菊花之血,你竟然拿本姑娘的长箫捅净瓶。脏不脏?污不污?恶心不恶心?

    一想到长箫染上了宋卓远的菊花之血,浑身上下都瘆得慌,本姑娘以后还怎么用这把碧玉长箫?

    二钱兄仿佛没听到柳薰儿的骂声,自顾自的拿着长箫捅净瓶,只听咔嚓一声,似乎捅到了什么。

    哈哈,净瓶果然有问题,观音像暗藏机关啊!

    张戎眉毛跳舞,左手高抬,冲着唐嫣卿和柳薰儿等人伸出了中指和食指,犹如一把剪刀,“本公子真的是太聪明了,这石像果然有......”

    话还没说完,后边的话就咽了回去。只听到观音像响起一阵咔嚓声,然后慢慢旋转起来,陡变突生,张戎也不敢装逼了,赶紧双手抱紧了观音像的脖子。

    靠,幸亏反应够快,否则就被观音像甩下去了。

    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观音像向右旋转九十度后,终于停了下来。此时,观音像背后露出一个半丈高的暗门。

    唐嫣卿面露欣喜之色,她现在对张戎是越来越佩服了,这家伙一早就说传世观暗藏玄机,没想到还真让他说准了。

    “哎哎哎.....唐姐姐,你们先别忙着高兴,先把我弄下来啊!”

    二钱兄环抱观音像,两腿分开,夹着观音像的脖子,那姿势要多不雅就有多不雅。

    观音姐姐,我真不是有意对你不敬的,你乃天神,大慈大悲,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柳薰儿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自己跳下来不就行了,还能摔死你不成?”

    “不是啊......刚才太紧张,左腿卡住了!”

    关林赶紧爬上高台,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才发现观音像靠着墙壁太紧,而张戎的左腿正好插在观音像耳朵和墙壁之间,卡的死死地。

    众人赶紧上前帮忙,好不容易才把张戎弄下来。柳薰儿躲过长箫,照着张戎的后背使劲戳着。

    “张二钱,知道么,这就是报应,让你亵渎大神!”

    二钱兄觉得很委屈,我哪有亵渎大神,亵渎观音姐姐的明明是宋卓远好不好?

    没一会儿,众人就从暗门钻了进去。走进暗门,下方是一条石阶,顺着石阶走下去,竟然来到一个宽阔的地下密室。

    神秘的传世观,巧妙地观音像机关,这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