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24章 事情好凑巧
    第224章事情好凑巧

    在胡同口打听了下,三人七拐八拐的,总算找到了袁凤茂的住处。

    两扇朱红色大门,上边镶嵌着圆形铜扣,一看袁家就是小富之家。刚想上前敲敲门,却听到吱呀一声,大门被人拉开了,还没开口说话呢,一个人倒退着被推出袁家,那家伙脚后跟碰到门槛,一个趔趄,惊呼一声往后倒去。此时,张戎正好往前走,好死不死的被壮汉砸个正着。

    伸手扶住壮汉,看清楚对方的脸,张戎就愣住了,同样,壮汉也愣住了。

    “田捕头?怎么是你?”

    “张老弟,你们怎么来这儿了?”田福通也是一脸懵逼,咱们好有缘分啊,刚在传世观分开,眨眼的功夫又碰到一块了。

    张戎看看袁家大门,苦笑道:“我们自然是来查案子的,不过,田捕头,你在这干嘛呢,咋还被人轰出来了?”

    “我”田福通脸色臊红,竟然不好意思说出口。

    袁家大门口,一个身着黑色锦袍的胖老头,向前两步,威风凛凛的指着田福通的鼻子骂道:“田福通,你还有脸来,当初都订好婚期了,你们说反悔就反悔,把我袁大头当什么人了?”

    “袁伯伯,你误会了啊,这事儿跟小侄没关系啊,你是知道的,小侄是多喜欢芸儿,可是我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突然就”

    “突然就咋了?田福通,给你一个月时间,过了这个月,要是还没动静,这婚事就算啦。..co怪老夫心狠,你什么时候说服你那老娘,什么时候再来我袁家也不迟!”

    “可是”

    “可是什么?”袁凤茂歪着嘴,气呼呼的挥了挥手,“怎么,你还涨能耐了,来我袁家,还带着帮手。”

    帮手?张戎左右瞅瞅,难道袁大头说的是我们?这误会有点大了,我们闲的蛋疼啊,掺和你们这种破事,“哎哎哎,袁员外,你误会了,我们不是田捕头的帮手,今日前来,是有事相询。”

    袁员外,这称呼怎么有点怪怪的?

    田福通拍拍身上的灰尘,甚是好奇的问道:“张老弟,你们还真是来查案的?难道是传世观的事情?袁伯伯家跟这事儿有啥关系?”

    “哎呀,田捕,你别担心,我们就是问点事情,没说袁员外跟此案有关联啊!”

    听着张戎和田福通的对话,袁凤茂摸了摸脑门,看来这一男二女还真是来办正事的。压下火气,朝着张戎拱了拱手,“三位既然有事相询,那就进府详谈吧!”

    “谢过袁员外了!”

    张戎三人迈步走进袁府,田福通也想跟着进去,袁凤茂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转过身跳脚大骂道:“田福通,你要是敢进来,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腿?”

    “啊我”田福通老郁闷了,袁伯伯应该只是吓唬人吧?

    田福通正犹豫呢,一个绿衣女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她抱住袁凤茂的胳膊,朝着田福通跺了跺脚,“田大哥,你就先回去吧,非让我爹打你嘛?”

    女子一脸关切,田福通只好苦笑着点点头,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袁家。..cop>    张戎捏着下巴,嘴角带着点坏笑,这事儿真特么有意思。人家郎有情妾有意,袁大头也没拦着,为何田家老娘就不愿意了呢?

    其实,这事儿一点都不麻烦,也怪田福通死脑筋。只要生米煮成熟饭,把该办的事情先办了,到后边,不成婚也得成婚了

    二钱兄眼珠子咕溜溜乱转,唐嫣卿一看他这个表情,就知道没想好事儿,“二钱,琢磨什么呢?”

    “嘿嘿,你说田捕和袁小姐要是生米煮成了熟饭,这婚事不就成了?”

    “什么生米煮成熟饭?”唐嫣卿一时间没听明白,柳薰儿却是了然得很,压低声音解释了两句,“真笨,二钱的意思,是让他们先偷偷地洞房,最好弄出身孕来,嘻嘻这个主意不错呢”

    柳薰儿想到了什么,伸手揪了揪张戎的衣角,“二钱,跟姐姐说句实话,你以前是不是也想将这个办法用在姐姐身上啊?”

    “啊?没有,绝对没有!”张戎一本正经的否认,然后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唐嫣卿,没一会儿就把唐美女看得脸色羞红。

    柳薰儿气的绣眉紧蹙,死张二钱,你是故意的吧,本姑娘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地方细,哪里比唐嫣卿差了?为何你宁愿找唐嫣卿煮米,也不找我?

    袁家父女颤抖一会儿,总算太平无事,再回头,就发现身后一男二女气氛有点不对劲儿。

    来到客厅,袁凤茂喝口茶水润了润喉咙,“几位,你们找老夫,不知想问什么事儿?”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找员外问问传世观的事情。听说,当年员外和夫人经常去传世观祈福,这才有了袁小姐,不知此事可是真的?”

    袁凤茂笑着点了点头,“确有此事,当年老夫与内子成婚十余年,毫无所出,听人说传世观很灵验,这才去传世观祈福。前后去了不下十次吧,约有四个月,我家夫人果然有了身孕。说起来,还没好好感谢下鬼面道人,可惜,不知道后来出了什么事儿,传世观就荒废了,鬼面道人也不知所踪。”

    “咳咳员外,你还记得当时传世观的具体情况么?例如,鬼面道人加上道童,传世观一共有多少人?”

    袁凤茂伸手点了点额头,二十多年过去了,好多事情都记不太清楚了,需要好好想想才行。过了好一会儿,袁凤茂才说道:“如果老夫没记错,当年传世观应该有四个人,鬼面道人,下边是三名鬼面道童。不过,张捕,你问这个干吗?”

    张戎并没有回答袁凤茂的话,他垂着头,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鬼面道人,三个鬼面道童,一共四个人。

    四条黑了心的狗

    看它们吞食的方式

    它们追着小贩的媳妇

    它用杀猪刀切了它们的心

    你见过这样的东西吗

    像四条黑了心的狗一样

    对照着这首诡异的歌谣,好像很多东西都能联系起来了。四条黑了心的狗,应该是传世观四名道人。

    看它们吞食的方式,追着小贩的媳妇,说的是鬼面道人凌辱妇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