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25章 确认过眼神
    第225章确认过眼神

    有些话真不知道该如何对袁大头说,难道告诉他,你是冤大头,有可能替别人养了二十年孩子?

    袁大头,冤大头......

    哎,真是孽债啊。仔细考虑了下,张戎还是决定不将此事说出来了。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多年,袁家父女相处愉快,又何必影响他们现在的生活呢?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跟袁凤茂聊了一会儿,三人便告辞而去。

    等着离开袁家后,左右无人,唐嫣卿才慨叹道:“看样子,袁大头丝毫没怀疑过女儿的身份,而袁夫人也没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

    “这也情有可原,不管是不是被强迫的,这都是袁夫人的难言之隐,一旦将事情公之于众,袁夫人可如何活下去?”

    云朝不比后世,失了贞洁就失了嘛,就算一群人乱搞也没人拿你怎么样。可在大云朝,一个女子失去了贞洁,就等于失去了生命,不仅要面对悠悠众口,还要面对夫君的怒火。贞洁大于生命,失去贞洁的女子,无论什么样的缘由,都是为人不齿的。

    贞洁大于生命,听上去很不公道,也很不人道。女子被强迫失去贞洁,这怪的了她们么?可大多数时候,她们的下场都不会太好。在程朱理学最为顶峰的年代里,曾经发生过许多类似的事情,女子失去贞洁后,直接休掉,然后浸了猪笼。

    不知怎地,想到了小说中的潘金莲。潘金莲被西门庆强迫失身,接下来发生了一系列的惨剧。如果,像后世一样,可以随便乱搞,不把贞洁当回事儿,西门庆又如何威胁潘金莲?潘金莲也没必要做那么多错事。她不敢违逆西门庆,失去贞洁的她就是人尽可夫的贱女人,一旦被人知道,肯定是被浸猪笼之类的待遇。潘金莲想活着,于是,一步步被逼着杀了武大。潘金莲不杀武大,潘金莲就得死。

    这就是时代的悲剧啊!

    袁夫人的情况跟潘金莲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不管是如何失的身,她都不敢对别人名言。不光袁夫人不敢,其他女子也是如此。鬼面道人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敢大肆凌辱女子。

    柳薰儿沉着脸,神色愤懑,“为什么你们男人可以在外边花天酒地,而我们女人受了气,却说都不敢说。明明失身,已经很痛苦了,还不敢对别人说,多数人不能理解,还会大肆唾骂。贞洁大于生命,失了贞洁,就不能活了?不敢是不是被强迫的,都是我们女人的错,我们就该在贞洁受到威胁的时候自杀?不自杀就不是好女人?什么狗屁逻辑......”

    柳姐姐如此义愤填膺,活脱脱一个云朝女权战士。张戎神色尴尬,挠挠头,苦笑道:“柳姐姐,我是一个特殊的男人,我......”

    “你什么你?你也不是好东西,跟袁大头之流,一丘之貉!”柳薰儿歪过头,露出满嘴小白牙,大眼睛透着寒光,。

    二钱兄那叫一个郁闷,我干啥了,咋就跟袁大头一丘之貉了?

    “咋地,你们谁想让本公子稀里糊涂的扣一顶绿帽子,亦或者,让本公子替别人养孩子?”

    绿帽子?唐嫣卿和柳薰儿一脸懵逼,大家感慨着云朝对女子不公呢,怎么又扯到绿帽子和生孩子上去了?

    看到张戎嚣张的嘴脸,柳薰儿攥紧长箫,伸着脖子怒吼道:“就给你扣绿帽子,你能怎样?你能怎样?你能怎样?”

    “......”

    柳姐姐,你牛逼,你厉害,你特么是不是不知道绿帽子是啥玩意儿?

    三人往前走了一会儿,等着柳薰儿平复一些后,唐嫣卿才拉着张戎的袖子小声问道:“二钱,那个绿帽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柳薰儿也本能的支起了耳朵。

    “啊!绿帽子呀,简单点说,女人明明有了心爱的男人,却还给别的男人乱搞,于是乎,就给心爱的男人戴了顶帽子,俗称绿帽子。这么解释,你们懂吧?”

    张戎眨巴眨巴眼,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唐嫣卿和柳薰儿神色变了变,我们给你戴绿帽子,前提是你是我们心爱的男人啊。咱们什么时候确认过关系?什么时候爱来爱去过。

    “张.....二......钱......我们什么时候是你的人了?”

    张戎耸耸肩,一本正经的说道:“确认过眼神,你们就是我的人!”

    说完这话,张戎弯着腰,撒丫子就跑,转眼间就跑出十丈远。

    确认过眼神,就是你的人?真行啊,你可真行.....

    唐嫣卿和柳薰儿俏目含煞,冲着张戎吼了起来,“张二钱,你站住,看我们不打死你!”

    三人打打闹闹的,不知不觉中回到了理刑街,刚刚拐过丁字路口,唐嫣卿便放慢了脚步,随后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好像被人跟踪了。”

    “我也感觉到了!”柳薰儿冲着唐嫣卿使了个眼色,三人便看似随意的朝左边的胡同走去。

    走进胡同后没多久,就有两个男子鬼鬼祟祟的跟了上来。二人看看幽长狭窄的胡同,其中一人发了句牢骚,“这三个家伙真能晃荡,没事往胡同里钻个什么劲儿?”

    “老罗,别嘀咕了,赶紧跟上去吧,这条胡同通着鱼香楼,他们八成是去鱼香楼吃鱼了。”

    “老林,你脑袋被驴踢了?八方酒楼的饭菜不比鱼香楼强?他们不回八方酒楼吃饭,跑去鱼香楼吃?”

    “额.....好像很有道理啊,好啦,别说啦,赶紧跟上去吧!”

    老罗和老林加快脚步,几乎一路小跑,刚来到胡同另一端,就看到眼前黑影一闪,借着胸襟一紧,二人的双脚就离开了地面。变化来的太快,二人吓得稀里糊涂的,等搞清楚状况后,俩人面如土色,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张二钱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力气如此变态,两个壮汉举在手里,一手一个。

    张戎举着老罗和老林,举高高再放下,顺便让老罗和老林亲密接触下。没一会儿,老林就哭丧着脸叫道:“好汉,饶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