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28章 一桩自杀事件
    第228章一桩自杀事件

    这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花子陌习惯了茶馆老板的身份,他已经忘记了传世观的事情。可牛宝言被杀,孟庆伟的尸体被扔到传世观,又让他想起了当年传世观的事情。花子陌能感觉得到,肯定是当年传世观的债主来讨债了,否则,对方为什么会将孟庆伟的尸体扔到传世观?

    花子陌很害怕,他想知道凶手是谁,他不想稀里糊涂的步了牛宝言的后尘。于是,花子陌想尽办法请来了宋卓远,可惜宋卓远不争气。没奈何,又临时找了老罗和老林盯着张戎等人。

    .......、

    关于传世观的故事终于讲完了,张戎捏着下巴,脸上满是羡慕之色。做人做到鬼面道人这个份上,那就是死了也没啥可惜的了。

    能赚钱,还能玩女人,要不要这么幸福?没事的时候,还能尝试下多飞,人生幸福度简直好到爆炸啊。鬼面道人,你可千万别死啊,本公子还想找你取取经呢,不吃药都能连御数女,这绝对是门大学问啊,得好好学学。

    二钱兄忍不住想着,可他也不想想,就算学了连御数女的本事,也未必有连御数女的命啊。

    花子陌闭上了嘴,张戎也不说话,很快,唐嫣卿和柳薰儿就发现张二钱神情有点不大对了。这家伙眼神有点飘,肯定又在胡思乱想了,柳薰儿伸手拽了拽张戎的头发,吹了口冷气,“张二钱,回神了,你想什么呢,笑得这么贱!”

    “......”张戎摸摸后脑勺,很不满的瞪了瞪眼,“柳姐姐,你拽头发干嘛?”

    “跟你说话,你听不见,不拽头发拽哪儿?问你呢,想什么呢,笑得那叫一个贱!”

    “贱吗?额,我只是有点羡慕鬼面道人,做男人做到他这个份上,真的是男中楷模了!哎,我到现在还没体验过......”

    唐嫣卿脸色羞红,伸手捂住了张戎的嘴,“张二钱,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这是你这个捕头该说的话嘛?”

    “啊.....”二钱兄老不好意思了,光想着自己是男人,却忘了自己是捕头了。咳咳,作为朝廷捕头,需要主持人间正义的,“花子陌,你跟本公子说实话,你们真没见过鬼面道人长什么样?好好想想,就算不知道长什么样,他身上有什么特征,也可以。”

    花子陌老惊讶了,这位张捕头刚刚还贱贱的笑容,转眼间就是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没法适应啊。

    “张捕,我们真没见过鬼面道人的脸,不过,偶然有一次,我看到他脱下鞋子,右脚长着六根脚趾!”

    六根脚趾?

    我擦嘞,别人是六指琴魔,鬼面道人是六指**。六根脚趾,怪不得艳福这么爽,传说中,脚有六指福气旺啊!

    唐嫣卿和柳薰儿对花子陌可没什么好印象,鬼面道人淫辱女子,他们三人就是帮凶,怪不得会有人要杀牛宝言,还把孟庆伟的尸体挖出来毁尸。哼,这三个人该杀。

    按照唐嫣卿的意思,直接把花子陌扔到刑部大牢里去,柳薰儿则更狠,扔东厂去。

    不过,张戎没有同意,他决定不动花子陌。

    离开黑云茶馆后,柳薰儿有些不满的嘀咕道:“张二钱,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花子陌那样的败类,就该扔东厂里受罪。”

    “哎,二位姐姐,别着急嘛,花子陌可是个上好的鱼饵啊。如果凶手真的想为二十多年前的传世观事件讨债,必然不会放过花子陌的。嘿嘿,花子陌能不能活下来,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

    唐嫣卿和柳薰儿面面相觑,张二钱真够阴险的。

    ........

    不久之后,刑部就派人盯紧了黑云茶馆,有花子陌这个鱼饵在,不怕凶手不上钩。

    一连两天,黑云茶馆那边竟然毫无动静,这下张戎就有些失望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自己猜测有误?

    巳时未过,布咚又来送了趟酒,这位刚还俗没多久的假和尚一本正经的讨论着凶杀案,当然,布咚最想问的是鸡妹儿会不会有危险。

    张戎懒得理布咚,在布咚说话发音没扭过来之前,绝对不跟他聊天。听他说一句话,一半不懂,一半靠猜,简直是夭寿啊。

    趴在柜台旁边张戎瞪着大眼睛,朝着四郎怒吼道:“郭四儿,我告诉你,你赶紧把内容改了。本公子什么时候玩弄女子感情了,你怎么可以这么编排人?”

    “二钱兄,你生什么气?这只是写书的手法,放心,郭某后边笔锋一转,必还你一个公道!”

    四郎一本正经的捂着书,打死也不松手。

    张戎冷哼一声,郭四郎,我特么要信你,就可以跟二师兄睡一个被窝去了。还笔锋一转,你特么是没有最过分只有更过分,现在是玩弄女子感情,后边肯定是杀人放火了。

    正打算抢夺四郎手里的书呢,贾九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二钱哥,出事儿了。”

    “咋?是不是花子陌那边有动静了?”

    “不是,是.....呼呼.....是袁大头家出事儿了,袁夫人,今早自杀了!”

    “什么?”张戎顿时吃了一惊,死的不应该是花子陌么,怎么袁夫人自杀了?出了这种事儿,张戎也没心思跟四郎计较了。

    片刻之后,唐嫣卿等人再次来到了西城河附近的袁家,此时袁家哭声一片。袁凤茂浑浑噩噩的,就像失了魂儿一般,袁小姐跪在房中,哭的死去活来。袁家下人忙着布置灵堂,门外早已贴上白纸。

    张戎走到床边,看了下袁夫人的尸体,眼睛充血,舌尖外露,喉管断裂,从脖子到耳后有一条清晰的勒痕。袁夫人确实是自杀,可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自杀?

    袁夫人自杀前,没有任何征兆,同样也没留下任何线索,证明她为什么要自杀。

    田福通蹲在袁芸儿旁边,不断出声安慰着。最近是怎么了?娘亲突然不同意婚事,然后未来丈母娘又自杀身亡,老天爷是故意不让别人过好日子么?

    来到屋外,张戎扶着柱子,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必须重新梳理一下,袁夫人不会无缘无故自杀的,别忘了,袁小姐可刚到了出嫁的年纪。

    田福通与袁小姐彼此相爱,又突然遭到阻挠,然后,袁夫人自杀。

    四条黑了心的狗

    看它们吞食的方式

    它们追着小贩的媳妇

    它用杀猪刀切了它们的心

    你见过这样的东西吗

    像四条黑了心的狗一样

    想着这首诡异的歌谣,张戎突然间想起了许多事情,牛宝言以及孟庆伟身上四处平针对称的伤口。那四个伤口是如此的对称,连伤口轻重大小也是如此的一致,凶手简直就是一个强迫症患者。

    强迫症,对称,四处伤口,四条狗,四个传世观道人。

    还有......

    张戎将头转向屋内,看着袁芸儿旁边的田福通。

    腰带上的铜扣掉了一颗,他扣掉另一边的一颗,追求的是对称美观。捕服只有左边有图案,他又在右边自己弄了个图案。桌面上的盘子酒杯,永远都是四四方方,相互对称,衣服从来都是整整齐齐......

    田福通,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