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29章 夜下挖坟
    第229章夜下挖坟

    田福通是个强迫症患者,而恰巧,每次凶案现场,都能看到田福通的身影。

    这是巧合么?不,应该不是巧合,就算田福通不是凶手,依旧跟这个案子脱不了关系。张戎现在想不明白的是,田福通怎么会跟二十多年前的传世观有牵连?

    虽然怀疑田福通,但张戎依旧是不动声色。

    看到袁府管家从身前走过,张戎一把拽住了他,“管家,袁夫人这两天可有什么异常?”

    管家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哪有什么异常啊,夫人和往常一样,也没什么特别的举动,却.....却自杀了。”

    “管家,你再好好想想!”

    “张捕,真的没什么异常啊,夫人这些天也就为小姐的事情发愁,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哦,昨天夫人出了一趟门,她去找田家老夫人谈谈。”

    “嗯?袁夫人昨天去找过田家老夫人?”张戎眉头皱起,眼角扫过屋内的田福通。

    袁夫人去找田老夫人应该是为了袁小姐的婚事,她估计是想弄明白为何田老夫人为何要拦着这桩婚事吧。昨天找了趟田老夫人,今天就自杀身亡,这里边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似乎把握到了什么,却说不清,道不明。

    张戎什么也没说,快步离开了乱哄哄的袁家,唐嫣卿和柳薰儿也没有多问,紧紧跟在身后。

    直到离着袁家有些远了,唐嫣卿方才出声问道:“二钱,我们去哪儿?”

    “咱们去田捕头家附近打听下,或许,我们离着破案不远了!”

    “田捕头?”柳薰儿美目轻眯,伸手点了点下巴,“你怀疑田福通?”

    “你们不觉得很奇怪么?酒楼、传世观、袁家,好像每次出事儿,田福通都在。总之,他跟这个案子脱不了关系”张戎边说边走,他现在只需要弄清楚一件事,田福通跟二十多年前的传世观,到底有什么关系。

    田家,也住在西城河附近,离着袁家并不是太远。来到田家附近后,张戎来到一家糕点铺前。

    糕点铺掌柜老杨,乃是这片胡同的老住户了,光糕点铺都开了有三十二年光景了。老杨开着糕点铺,与街坊四邻都很熟悉。

    买了些糕点,便靠在柜台前跟老杨闲聊起来,“老杨头,听说田捕头打小没了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哎”老杨叹口气,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小声说着,“小通子小时候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可是,谁能想到呢,天有不测风云啊。”

    随着老杨头的唠叨,张戎渐渐地对田家有了一定的了解。

    田福通小时候过的确实不错,老爹田贵是个很厉害的渔翁,田夫人也有着一手好女工,靠着刺绣手艺,能赚不少。父母也算和睦,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

    田贵打得鱼很多,好多时候还会分给邻里街坊一些,再加上田贵性格开朗,待人和善,街坊四邻都很喜欢这一家人。

    二十一年前的秋天,那时候田福通才刚满六岁,田贵突然得了一场暴病,在床上挺了一天就死了。

    田贵具体的死亡时间,老杨头记不太清楚了,只知道正值秋天。因为老杨头清楚地记得,田贵办丧事的时候,家里的杏树满是枯黄的叶子。

    跟老杨头聊了一会儿,张戎便领着唐嫣卿和柳薰儿离开了。

    这次,三人直接回到了八方酒楼,这一待,便到了晚上。

    过了戌时,张戎领着郝任郝性出了门,唐嫣卿和柳薰儿不放心,很快跟了上来。看着暗淡的月色,街道上黑乎乎的,柳薰儿忍不住发了句牢骚,“张二钱,你想干嘛,大晚上的不睡觉。”

    “嘿嘿,不干嘛,就是想去挖个坟!”

    “挖坟?”柳薰儿最听不得这种话,大晚上挖坟,不怕招鬼么?不知为何,总觉得身边阴风阵阵,冷嗖嗖的。

    唐嫣卿有些头疼,她实在跟不上张二钱的思维节奏,大晚上挖坟,怎么想一出是一出的?

    两个女人有点犯嘀咕,但任性兄弟却啥感觉都没有,不就是晚上挖坟么,怕个啥?任性兄弟这辈子,除了怕饿,其他的啥都不怕。

    约有半个时辰,五个人来到了西城黑山脚下。此处靠近护国寺,也算是风水宝地了。幸亏大云朝没有卖墓地之说,否则黑山这片,价钱还不得上天?京城百姓,大都喜欢将亡者葬于黑山附近,就是希望借护国寺佛法度化亡魂,永登极乐。

    来到一处墓碑前,张戎举着火把吩咐道:“任性,开挖!”

    “公子,你且等着,一会儿就挖好!”郝任和郝性一个摸摸爆炸头,另一个晃了晃朝天辫,看上去分外喜庆。

    任性兄弟挥汗如雨的拿着铁锹刨坟,唐嫣卿蹲在墓碑前,仔细看了看,随后惊讶的嘀咕道:“这是田贵的坟?二钱,你为何要挖田贵的坟,这要是被田捕头知道了,还不得找你拼命?”

    “嘿,所以,别让他知道啊,把尸体挖出来,就是想确定一件事儿,挖完再埋好,谁能发现得了?只要大家都不说,田捕头不可能知道这事儿的。”

    张戎耸耸肩,浑没当回事儿。

    柳薰儿没好气的瞪了瞪美丽的大眼睛,“哼,挖人祖坟,缺德带冒烟。你不知道吗,人在做,天在看!”

    “......柳姐姐,你能不能给小弟解释下,缺德如何冒烟儿,这是个技术难题!”张戎煞有介事的捏着下巴,一脸的思考状。

    “哼!”柳薰儿干脆不理张戎了。

    也有半刻钟时间,任性兄弟就把坟挖开了,可惜二十多年过去了,棺材早已经烂成了渣渣,不过里边的白骨依旧完好无损。举着火把,张戎拿着小刷子把尸骨上的土刷掉,认真的看着尸体的脚。仅仅扫了几眼,嘴角便露出一丝久违的笑容。

    “唐姐姐,柳姐姐,你们还记得花子陌说过什么吗?他说鬼面道人有一个显著地特征。”

    唐嫣卿和柳薰儿想了想,异口同声道:“当然记得,花子陌说,鬼面道人右脚有六指。”

    “那你们再看看这具尸骨的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