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30章 迟到的正义
    第230章迟到的正义

    柳薰儿沾不得这种晦气东西,心里慌慌的,自然不敢凑近看。唐嫣卿倒是不怕,跳进坟坑,仔细观察着尸骨脚趾。二十多年过去了,脚趾骨有些残缺,但依旧可以清楚地看得出,这具尸骨右脚有六指。

    唐嫣卿不敢置信的吸了口凉气,“六指,居然是六根脚趾,难道田贵就是鬼面道人?”

    别说唐嫣卿不敢信,就连张戎同样也有些吃惊。虽然之前有些怀疑,可真正确定了后,依旧会忍不住惊呆不已。

    在老杨头口中,田贵是个待人友善,性情温和的人,乐于助人不说,还不惹是生非。像田贵这样的老好人,竟然是传世观中的鬼面道人,前后反差之大,让人无法想象。

    鬼面道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淫辱女子,收敛钱财,性情暴力,这跟田贵有半点相似之处?

    或许,每个人都带着一张面具生活吧,只不过,田贵的面具反差太大。

    张戎又检查了下尸骨,看着骨头上淡淡的黑色纹络,几乎可以断定,田贵乃是中毒身亡。

    从坟坑中爬出来,便让任性兄弟将重新填上土。挖坟这种事儿,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否则,还不得被经常百姓的口水给淹死?

    大云朝,讲究天大地大,死者为大,破坏亡者陵墓,可是很缺德的。

    当确定了田贵就是鬼面道人后,很多事情都可以解释的通了。怪不得田夫人突然间会拦着袁小姐和田福通的婚事,她恐怕是知道了袁夫人也是受害者一员吧。同样这也解释了为何袁夫人会自杀,袁夫人找到田夫人,想要劝说田夫人同意婚事,却知道了一个让她无法接受的秘密。

    田福通和袁小姐竟然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而这件事,将袁夫人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秘密掀了出来。袁夫人如何面对自己的女儿,又如何面对一无所知的袁凤茂?于是,羞愤之下,袁夫人选择了自杀。

    唐嫣卿回过头,看了看身后的夜色,如果田贵还活着,她一定会将田贵大卸八块。

    “二钱,田福通在这件案子里,到底参与了多少?”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点,田夫人才是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复仇者。”

    ........

    又是一个夜晚匆匆而过,只是夜色下,有人沉睡,有人彻夜难眠。张戎想睡,可一闭上眼就会想起传世观的事情。

    田贵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同一个人,会走向两个极端?或许,明天就可以解开这个答案了。

    次日,吃了些早饭,张戎去了趟刑部,随后与关林一道,带着十几个衙役往西城河方向走去。再次来到田家门口,关林熟悉的推开了院门。

    院子不是太大,却是错落有致,干净整洁。院中四棵小枣树,分别占据了院子四个角落,中间一条青砖小路。四棵枣树,依旧是平整对称,枣树被修剪的如同一个模子里画出来的一般。

    听到院中有些响动,田福通推门探出头来,“老关,怎么回事儿,咋一大清早的,带着这么多人来我这了?”

    “老田.....老婶子可在?”

    “我娘?不在啊,她半个时辰前就出去了,也没说去哪儿”田福通眉头皱起,他本能的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回了屋,片刻之后便提着刀走了出来。

    张戎心中暗叹口气,田福通竟然没有太多的惊讶,这也表示,他真的知道些什么,或者,他明明知道,却不愿意相信,也不愿意承认。

    田夫人不在吗?

    张戎猜到了什么,他神色一变,转身往后走去,“关捕,咱们快去黑云茶馆!”

    一看张戎这个反应,众人慌慌张张的往黑云茶馆赶去。

    西城河,黑云茶馆,此时刚刚巳时,还没什么客人。后院,花子陌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双手双脚,都被绑的结结实实,丝毫动弹不得。他的身上有四处刀伤,鲜血顺着伤口不断往外喷涌,他想喊,可是嘴巴被堵着,只能发出“呜呜”声。花子陌害怕极了,他瞪着眼睛,满是求饶的神情。

    旁边一名黑衣女子,手里持着一把牛耳尖刀。女子四十余岁,即使岁月侵袭,依旧保留着一丝女子风韵。

    “花子陌,你害怕了?你想被饶恕?咯咯.....怎么可能呢?如果,你们犯下那么多恶,还可以被饶恕,那真正善良的人又该得到什么?”

    黑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田夫人,此时她神色清冷,声音里没有半点感情。

    咚咚咚.....

    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后,十几名衙役闯进了院子中。

    田福通分开人群,他看到剩下半口气的花子陌,望着神色冷漠的田夫人,顿时哭出了声,“娘,你告诉孩儿,这到底是为什么?”

    看到田福通,田夫人有些慌了,她眼神躲闪,随口苦笑着摇了摇头。她的眼睛里布满泪水,神情却又是那么的坚定。

    “小通,不要哭,娘也是没办法啊,二十一年前的孽债,该随着娘结束了。”

    “为什么?为什么?”田福通攥紧拳头,爆吼出声,“娘,孩儿就想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其实.....牛宝言死的时候,孩儿就知道是你了。当时孩儿就在八方酒楼吃饭,你虽然裹着黑袍,别人认不出你,可孩儿又怎么可能认不出?可是,孩儿什么都没说,总觉得娘亲这么做,肯定是有苦衷的吧。可是....你为什么停不下来,一次又一次.....”

    “小通,为娘......为娘不能说啊.......”

    田夫人泪如雨下,她有很多话想对田福通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难道告诉田福通,他可敬可佩的父亲,是一个淫辱女子,贪财好色的魔鬼?真相一旦被公之于众,儿子还怎么在京城立足?京城百姓光戳脊梁骨,都能把儿子给戳死。

    张戎拍拍田福通的肩膀,给关林是个眼色,很快便有两名衙役将田福通拖到了后边。

    看着不远处的花子陌,张戎笑着叹了口气,花子陌显然是没得救了。这也许就是命中注定吧,该来的事情终究会来。

    正义会迟到,但终归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