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32章 我真的要舔
    第232章我真的要舔

    话说,二钱兄也挺懵逼的,朝自个脚面吐唾沫,张小公爷这爱好有点与众不同啊。正想不通呢,张振岱就说话了。

    “你,给本公子舔干净!”

    张戎绷着脸,一言不发,只是眼珠子转来转去,心里暗自发狠。让我张二钱舔你的脚?这怎么可能?你要是凌女王,别说**面,**底板都行。

    可特么你是个大男人啊,我今天要是添了你,以后还怎么当贱圣大魔王?

    凌清雪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势,她握紧双手,目光如利剑般刺向张振岱,“张振岱,你太过分了,张国公就教育你这样侮辱别人的?”

    张振岱并没有理会凌清雪,相反,凌清雪越是在意张二钱,他越是生气。今天,必须让张二钱付出代价,否则,我张振岱岂不成别人眼里的笑柄了?

    “张二钱,你到底是舔还是不舔?”

    张振岱嘴角满是讥讽的冷笑,“亦或者说,你只会躲在女人裙子底下苟且偷生?”

    凌清雪目光阴沉的可怕,她双手交叠在一起,站在门口的司听风和君莫舞便走了过来,大有女王一声令下,便大打出手的架势。

    谁也没有轻举妄动,因为大家都在等着张戎的反应。

    张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珠子转悠了半天,突然举起了手,脸上还露出一种怪异的笑容,“我舔!”

    “.....”

    “......”

    四郎懵逼了!

    凌女王傻眼了,她微张着小嘴,变成了一座化石。

    司听风和君莫舞惊得七荤八素的,眼珠子差点没掉在地上。

    张二钱一定是在说胡话,他一定是被吓傻了,否则怎么会说一句“我舔”?你舔什么你舔,你要是舔了张振岱的脚面,让女王怎么做人?

    女王气的胃疼,以前张二钱贱了吧唧的,整一个混不吝,啥都不怕,怎么今天被张振岱几句话给吓住了?这个浑球,本王在此,还能让你吃张振岱的亏不成?

    回过头,凌清雪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拢,贴着张戎的额头敲了敲,“你再说一遍?本王没听清楚!”

    “我说‘我舔’!女王,你是知道的,我很会舔的,能把人舔的怀疑人生!”说罢,二钱兄睁着明亮的大眼睛,大舌头在嘴边舔了舔。

    女王绝美的俏脸顿时爬上一丝羞红,别人不知道张二钱说的啥,她可是清楚的很。当初在黑神鸟大寨,一双修长的美腿,可是被张二钱舔了个遍。

    死人,本王不管你了,倒要看看你能耍什么花招。这个贱人,到底是什么变得,舔本王的腿也就算了,还要舔张振岱的脚面,恶心不恶心?

    甭说凌女王等人发懵,就连始作俑者张振岱,也是一脸的呆滞。也没想过真让张二钱舔,就是想借机会揍张二钱一顿而已。

    可是,谁特么能想到张二钱竟然爽快的答应了,他是真的要舔,看样子还挺兴奋地。**面,你咋还这么高兴?

    完不按套路来啊,我张振岱是不是碰到个大傻子?

    “你确定要舔?”

    “必须要舔!小公爷在我八方酒楼弄脏了鞋子,作为八方酒楼半个主人,有业务为小公爷清洁表面。来,小公爷,请你把脚放在凳子上,摆好架势,我好替你舔干净!”

    “.....”张振岱嘴角直抽抽,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是**面,跟钻男人裤裆一个性质,你为什么这么积极,就好像本小公爷的脚面是盘葱爆海参似的。

    甭管张二钱想干啥,虽然心里有点慌,但张振岱还是将右脚放在了凳子上,摆出一个嚣张无比的架势。**面的都不怕,我一个被**面的总不能认怂吧?

    “呵呵.....张二钱,你不舔也行,从本公子胯下钻过去也是可以的。”

    张戎顿时就有些不乐意,我张二钱可是躲在女人胯下输出的英雄,不是跪在男人裆下苟活的懦夫。**面就**面,钻什么裤裆?

    大舌头舔舔嘴唇,张戎挠挠头,冲着四郎一本正经的问道:“四郎兄,上两天我被藏獒咬了,得了狂犬病,你这边还有药吧?”

    四郎咧着嘴,有点没回过味儿来。你啥时候被藏獒咬了,什么时候得的狂犬病?虽然有些稀里糊涂的,但四郎跟张戎认识久了,自然知道张二钱不会乱说。所以,四郎也是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二钱兄,你放心吧,药,郭某随身带着呢,想吃药的话随时都能吃。”

    二钱兄左手放在身后,冲着四郎竖了根大拇指,哎呀,四郎兄,咱俩配合太默契了,值得点个赞。

    时值正午,客人正多,张小公爷突然杀到八方酒楼,逼着二钱捕头**面,这也太欺负人了。

    碍于张振岱东府小公爷的身份,没人敢拦着,但挡不住别人小声议论啊。多数人很看不惯张振岱这种作风,有什么不满的,怎么整治张二钱不行,非让人家大庭广众下**面,这也太欺负人了。于是,不少人开始小声的嘀咕起来。

    “早听说东府小公爷心胸狭隘,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那可不,二钱也没怎么得罪他,竟让二钱**面,就着心胸手腕,也配当东府小公爷?”

    “嘘,你可小点声吧,要不是东府嫡长子早夭,哪轮得到他?老天爷也是不开眼,让这么个玩意儿当小公爷,以后可有老百姓受的了.....”

    “哎,最可气的是还跟女王殿下订了婚,你看看他,再看看凌女王,他配么?”

    张振岱踩着凳子,眼睛盯着张戎,但耳朵却没聋,依稀可以听到旁边的议论声。他暗自火大,张二钱跟凌女王勾勾搭搭,我还不能报复下了?

    旁边张诚知道小公爷心里委屈,当即转过头,恶狠狠地冲着酒楼食客怒道:“谁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烂你们的嘴?”

    张诚喊了几句狠话,身后几名随从也将目光对准了食客,这下客人们只好闭紧了嘴巴。

    大厅里闹这么大动静,唐嫣卿和柳薰儿也凑过来看热闹,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后,柳薰儿拽住张戎的袖子,俏目含怒道,“二钱,咱不舔,他又能怎么样?就算是东府小公爷,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你等着,我这就找人去通知柳姨。”

    柳姨?柳若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