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33章 君子动口不动手
    第233章君子动口不动手

    柳薰儿不提还好,一提起柳若云,张振岱更不肯让步了。哼,我才是未来的小公爷,柳若云那个女人又能把我怎么样?

    张戎心里郁闷得很,我都从你们这样眨眼了,你们怎么还是看不明白呢?

    “哎,柳姐姐,别啊,这点小事儿,就别打扰干娘了。今日小公爷来咱们酒楼,那就是客人,咱们得把小公爷服侍好,让开心,给他一种如至宾归的感觉!”

    张戎一番话如同连珠炮,听的柳薰儿一愣一愣的,我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面的到底是张二钱还是张振岱?

    柳薰儿还待再说些什么,却被唐嫣卿拉了一把,唐嫣卿扯着眉头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不要急,看看情况再说。

    柳薰儿总算松开了张戎的手,恢复自由后,张戎撸撸袖子朝着张振岱走去。

    “小公爷,摆好架势,我可是要舔喽,你放心,我很会舔的”

    二钱兄双眼放光,大舌头在嘴边舔来舔去,还流出一点哈喇子。仿佛,他不是**面,而是要去啃烤羊腿。二钱兄的眼神太过诡异了,看得张振岱心里都发毛了,可这个时候有不能认怂,“别废话,赶紧舔!”

    二钱兄呼口气,屁股一撅,弯着腰朝张振岱扑去,这一扑又快又狠,犹如猛虎下山,张振岱本能的觉得不对劲儿,可是这个时候,想躲也来不及了。

    我擦嘞,张二钱真要伸着大舌头舔了?一想到被一个大男人舔来舔去的,浑身都毛毛的,我这是脑袋进水了,竟然主动让张二钱舔。张小公爷横下一条心,恶心就恶心吧,可脚面上没有痒痒的感觉,相反,右腿小腿肉一股剧痛传来,疼的直钻脑门。

    低下头,就看到张二钱那张嘴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右小腿,眨眼的功夫,都流血了。

    这特么,一口下去,是咬多深?

    张小公爷被咬的猝不及防,脑袋直接短路了,好一会儿,才张开嘴惨嚎一声。

    “嗷我的腿张二钱,你撒嘴,你不是**面么,你咬什么张诚,你个废物,还愣着干嘛,快把他拉开啊”

    张戎松开嘴,瞪着眼睛冲张振岱吼了吼,“汪汪汪”

    一串威猛的狗吠后,张戎脑袋一低,直接咬住了张振岱的右腿大腿肉,疼得张振岱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这特么你什么时候变成狗了?

    张诚等人都傻眼了,听着张振岱的惨叫声,他们赶紧冲上来把两个人拉开。..co张戎是谁?那是力大无穷的大力神,张诚等人哪里拉得开?

    “汪汪汪汪汪汪”

    张戎抱着张振岱的双腿,到处下嘴,一阵乱咬。二钱兄下嘴又快又狠,张小公爷长这么大,头一回碰到这种事儿,偏偏他还不敢用力扯,张二钱咬的那么狠,自己还用力扯,到时候扯下几块肉来,倒霉的还不是他张振岱?

    也就不到半盏茶功夫,张小公爷已经被咬的双腿无力,瘫软在地上。此时,张小公爷双腿打着白子,俩裤腿都是血,狼狈不堪,眼泪婆娑,哪还有半点的意气风发?

    看到张振岱这幅惨样子,张戎果断将张诚逮了过来,照着张诚的胳膊就咬了下去。有个下人想上来揍张戎的脑袋,张戎大巴掌一挥,直接把这个倒霉蛋扇飞了。

    “哎哟我的手来人啊,救命啊!”

    “汪汪汪”

    “哐当”

    “哎哟哎哟”

    酒楼内一阵鸡飞狗跳,张戎愣是靠着强大的战斗力将张振岱等人咬了个遍,最后还伸着大石头,冲张振岱流哈喇子。

    张振岱的心都快碎掉了,要不要这么狠,你这是要咬死我啊?

    张诚从地上爬起来,与别的家仆用力将张振岱扶了起来。眼看着张戎又冲了过来,张诚架着张振岱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跑去。

    “”

    八方酒楼,一群看热闹的食客都傻眼了,谁能想到,闹来闹去,会是这样的结局?张小公爷耀武扬威,结果愣是被张二钱给咬跑了。

    不打不骂,用嘴咬,还有这种操作的?

    四郎除了震惊,就剩下佩服了,二钱兄果然满满的都是骚套路,怪不得之前嚷嚷什么狂犬病呢,原来是为咬人做准备啊。狂犬病患者咬人不犯法,也就是说张小公爷白被咬了,当然,张小公爷要私下报复,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汪汪汪”

    凌清雪绷着脸,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张振岱憋了半天坏水,让张二钱一阵疯狗乱咬给咬跑了,这可真是本王是做梦没睡醒?

    这叫声,你还叫上瘾来了,张振岱都跑了,你还装什么大狼狗?

    女王寒着脸喘着粗气,刚想喊句话,就看到二钱兄转过头,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过来,随后如猛虎般扑了过来。

    一看张二钱这个架势,凌清雪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你还想咬本王不成?迎着张戎,女王硬生生递出了一只右手,哼,你要是敢咬,本王拔光你满嘴牙。

    二钱兄张着大嘴,最后还是没能咬下去,看着洁白无瑕的手背,吞吞口水,伸着大石头照着手背重重的舔了舔!

    嘶女王被舔的浑身发麻,神情呆滞

    张二钱,你行,你可真行,本王防住了你的嘴,没防住你的舌头。

    女王要发怒,张戎赶紧冲四郎使眼色,四郎心领神会,踩着凳子跳下柜台,拽着张戎的衣角往后院走。四郎一边走,一边朝后边喊,“小能,刘小能,赶紧滚过来,你师兄狂犬病复发了!”

    众目睽睽之下,之前让张诚等四五个壮汉哭爹喊娘的猛犬张二钱,愣是被小人儿郭四郎拽到了后院。

    张二钱,你装的还能再假点么?

    一盏茶工夫后,后院房间里,凌女王寒着脸坐在踏上,屋中还站着唐嫣卿、柳薰儿、司听风、君莫舞和姬如雨。

    女王弹弹手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张二钱,你刚才直接将那些人打将出去不就行了,还动嘴咬人”

    “动手打?这怎么可以呢”张戎挺着胸膛,很认真的说道,“圣人云,君子动口不动手。”

    君子动口不动手?

    动口不动手,就是下嘴咬?你就是这么理解这句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