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34章 薛傲双的教子方式
    第234章薛傲双的教子方式

    听着张戎的狡辩,君莫舞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张二钱,无耻的很有水平啊。

    众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为何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凌女王抚着额头,轻轻地闭上了眼睛,随后挥了挥手,“你赶紧滚出去,本王看到你,是真的头疼!反正啊,你以后多小心点,张振岱吃这么大亏,不会善罢甘休的!”

    张戎笑眯眯的往门口走去,临出门时,还故作轻松的挥了挥手,“吃不吃亏,他都不会善罢甘休的,还不都怪你,没事就往八方酒楼跑。”

    “嗯,张.....二.....残,你说什么?”

    “今天阳光不错!”

    院子里传来张戎不正经的声音。

    面对张戎,凌清雪总有种深深的无力感,自己二十余年的冷静与涵养,每每都被这家伙撩拨得跌下凡尘,这就是自己命中的克星。本王才是得了狂犬病,否则,怎么会爱上一个这样的败类?

    前堂大厅柜台处,四郎双手撑着下巴,他现在对二钱兄那可是大大的佩服。东府小公爷来找茬,愣是被张二钱一阵疯狗乱咬给咬跑了。真是服了张二钱,这家伙眼珠子一转悠,就能想出个好主意来。想了许久,四郎拿着笔,在书页空白处写下两行字。

    只要脑子足够活

    人生总有骚操作

    啧啧,跟在张二钱身边,永远不缺写作灵感和素材,几个月来,见证了张二钱多少骚操作了?好像数不清楚了啊,写作素材太多,也不是啥好事儿,幸福的烦恼啊。

    厨房内,展示一波骚操作后的张戎继续剁着萝卜片,刘大能提着小茶壶,坐在一旁优哉游哉的喝着茶水。

    “哎,还是太慢,需要多加练习才行!”

    “额,师傅,我觉得切萝卜片的速度已经很厉害了啊,这还叫慢?”张戎手上不停,嘴上也没有闲着,剁了这么久萝卜片,早已经达到一心两用的境界了,“话说,师傅,你老人家到底是什么人?”

    “就是个做饭炒菜的,还能是什么人?少瞎寻思,好好剁萝卜片!”

    “.......”

    张戎心里满是不信,你要是简简单单的厨子,我张二钱把脑袋切下来当尿壶。

    不过刘大能不说,张戎也懒得再逼问。

    “二钱啊,我可是听说东府小公爷心胸不怎么样,你刚刚装疯卖傻坑了他,这后边,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对付你呢,你呀,还是多加小心吧!”刘大能面露愁色,刚才张二钱咬人咬的挺爽的,但麻烦可不小。

    张戎咧咧嘴,淡淡的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说实话,就算我不咬他,他也不会放过我。”

    .......

    澄清坊帅府胡同,英国公府。

    张敬晧从都督府办完事回来,便与二太保张敬昭以及八太保张敬暟聊起了朝堂上的事情,正聊到紧要处,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闷哼。

    三位太保都皱起了眉头,顺着声音望去,就看到张诚扶着张振岱,一瘸一拐的朝后院走去。

    看到张振岱的样子,张敬晧面露不悦之色,这个儿子真有点不争气,都二十岁了,还是个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去年让他去左军都督府当个校尉,结果没十天,就喊苦喊累,跑回了家。

    儿子不争气,偏偏没什么好办法,谁让自己就剩下俩儿子呢?不让老二做继承人,难道让老三张振峦么?

    “张振岱,你给老子滚过来!”

    张敬晧声音并不高,但由于常年身居高位,手掌权柄的原因,整个人依旧是不怒自威。

    张振岱嘴角抽了抽,不情不愿的来到廊下,恭恭敬敬的拱手行了一礼,“父亲,你今日回来的好早啊。额,见过二叔、八叔!”

    “你今天又跑到哪里去了?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这个.....”张振岱面色发苦,这要怎么说嘛,难道告诉父亲,我被张二钱咬了?

    一看张振岱这个样子,张敬晧手扶桌面,沉着眉头笑了笑,“怎么,不想说?”

    “不是啊”张振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孩儿,被人咬了!”

    在张敬晧等人面前,也不敢有任何隐瞒,将凌清雪和张戎的关系以及自己去八方酒楼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张敬晧眉头皱起,渐渐挤成一个川字,显然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好一会儿,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握紧的拳头也松开了。

    “没出息的东西,凌清雪与那张二钱走得近又如何,以凌清雪的理智,她还能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不成?偏偏,你个不成器的东西,非要跟张二钱计较。从今天开始,滚回后院,一个月内不准出家门,否则,看老夫不打断你的腿!”

    “啊!”张振岱瞪着眼睛,整个人都懵掉了。

    爹啊,我才是受害者啊,我被张二钱咬了,你怎么还骂我。你到底是我亲爹,还是张二钱的亲爹?

    “还不快滚?”

    “哦!”

    张振岱不敢反驳,逃也似的跑回了后院。

    张敬晧手扶额头,不断地叹着气,“二弟、八弟,你说等为兄百年之后,就振岱这个情况,能撑起诺大的东府么?哎......”

    “大哥,你别太担心了,振岱毕竟还小!”

    “还小?不小了,都二十多了,当初咱们像他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领兵出征了!”

    “.....”

    张敬昭和张敬暟相对无语,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张敬晧了。其实,他们也很担心东府的未来。

    现在,有他们东府九太保撑着,不会有什么事儿。可一旦他们这些人入了土呢?

    以张振岱的情况,真的撑不起东府,这位小公爷文不成武不就,拿什么撑起东府?

    东府贵为公侯之首,风光无限,权势滔天,但同样潜在的敌人也多。一旦没落,有的是疯狗扑上来撕咬一番。

    正因为有着这些担忧,张敬晧才会想尽办法让张振岱和凌清雪订婚。

    齐王府与东府联姻,也是为了保证东府九太保百年之后,东府还有一位能镇住群雄的人。同样,为了这些,东府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首先,随着时间推移,东府一部分权力会落到凌清雪手中,其次,凌清雪的子女有一个要姓凌,要继承齐王府的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