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36章 斧头杀人魔
    第236章斧头杀人魔

    佟镶金夫妇早已睡去,二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

    佟镶金做了一个梦,他站在一片温暖的草地上,妻子坐在松软的草地上,陪着三个孩子玩耍着。除了虎子,另两个孩子长得一模一样,俨然是一对双胞胎。

    好美的梦,佟镶金真的不愿醒来,脸上突然有一丝冰凉,抬起头看着天空,那里一片虚无,下雨了么?为什么看不到阳光,也看不到云彩?

    冰凉的感觉越来越深,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入手一片湿润,却不是冰凉,反而带着一丝温度。

    这不是梦,佟镶金猛地睁开了眼睛,他侧着脸,看着睡在内侧的妻子,入目一片血肉模糊。妻子的脖子被砍断了,鲜血不断喷溅着,自己脸颊上的液体,都是妻子的血。

    佟镶金的头皮快炸开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哀嚎一声,想要从床上滚下来,这时床边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这声音沙哑中,透着一股邪气,如同恶鬼的呼喊。

    “桀桀.....轮到你啦......”

    佟镶金猛地转过头,他看到阴影中有一把斧头砸了下来,斧头又快又狠。

    “啊.....”

    随着一声惨嚎,佟镶金头顶被砍出一道深深的裂痕,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可是佟镶金并没有立刻死去,他瞪着眼睛,四肢不断抽搐着,眼神中满是迷茫与恐惧。

    “为.....为什么.....你......你是......”

    声音戛然而止,佟镶金带着深深的不甘,踏上了黄泉路。他不知道对方是谁,更不知道自己一家子为何会被杀。

    房门猛地被人推开,虎子揉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走了进来,“爹,娘,都什么时辰了,你们还这么大声叫唤!”

    虎子终于睁开了眼,他看到熟悉的床榻变成了血红色,爹和娘无声的躺在血水中,再也没法回答他的话了。

    “爹.....娘.....呜呜,你们怎么了,快起来啊.....”

    年幼的胡子朝着爹娘跑去,刚靠近床,一把斧头从阴影中挥来,砰地一声,胡子的脑袋耷拉下来,无力地趴在地上。

    阴影中,那个阴冷的人发出一种恐怖的笑声,“桀桀.....居然还有个小的.....小的......嘿嘿......”

    笑声阴鸷,充满了疯狂,如同九幽地狱的恶鬼,带着不属于人间的戾气。

    他,将斧头立在床边,从身上掏出一把小而锋利的刀,趴在床沿,他发出诡异的笑声。小刀放在佟镶金嘴角,用力向旁边划着,直到划了有三寸多,然后又切着另一边嘴角。很快,佟镶金的嘴巴被左后隔开,血水流出,嘴巴仿佛变大了许多,看上去是如此的恐怖。

    割完嘴巴,他拿着锋利的小刀,开始切着佟镶金的耳朵,一刀两刀,几刀下去,将耳朵割成了好几块,被割成好几片的耳朵继续连接在脑袋上,看上去十分诡异。

    左耳、右耳,被割成了好几块,如果仔细数数的话,左右双耳都是七块。

    做完这些,他收起小刀,随后攥紧斧头,照着佟镶金的脖子狠狠地剁了下去,一下两下.....直到将脖子砍断,斧头狂剁之下,脖子出变得参差不齐,血肉模糊。如此还不算完,他持着斧头开始砍着剁下来的头,直到将头脸砍的血肉模糊,看不清面貌。

    接下来,如法炮制,先是佟镶金的妻子,然后是趴在地上的虎子。

    做完这一切后,他放下斧头,将虎子那如同碎肉的头放在床上,然后又把身子放在榻上。

    一家三口,并排躺在床上,只是一片血水中,那三颗血肉模糊的脑袋是如此的扎眼。

    他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放在嘴边吻了吻,将信放在桌子上,便拉开房门,消失在清冷明亮的月光下。

    巳时,王斗推着独轮车停在疑难杂症杂货铺门口,看着紧闭的门板,他挑着眉头嘀咕起来,“见鬼了,这都日上三竿了,老佟怎么还不开门?”

    王斗急着买东西,豆腐坊那边可耽搁不得,这可都是生意啊。

    走到门口,王斗用力拍着门板,“老佟,赶紧开门了,你瞧瞧这都什么时辰啦,你还做不做生意了?”

    让王斗郁闷的是,敲了半天门板,里边依旧没个反应。这时杂货铺旁边的人也走了出来,他挠着头说道:“老王,别敲了,刚才已经有好多人敲过门了,里边就是没反应。”

    “怎么会这样?以前老佟一般都是辰时中旬就开门了,今天不做生意了,咦,该不会出事儿了吧?”

    “能出什么事儿?”嘴上这么说,但杂货铺邻居杜百川还是面露忧色,“要不咱们撞开门,进去看看?”

    “也只能如此了!”

    王斗和杜百川找了街坊四邻做人证,众人合力,很快就撞开了门板。门板倒下,发出巨响,但杂货铺内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这个时候,大家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门板都被撞开了,还没个反应,也太反常了吧?

    众人来到后院,还没推开门,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老王硬着头皮进了屋,看着床上的情形,他整个人呆若木鸡,脸色一片苍白.....

    “鬼啊.....杀人啦.....啊....啊......”

    一群人疯了般逃出杂货铺,他们毫无形象的坐在街上,沐浴在阳光之下,方才感受到一丝温暖。

    那......真的是太可怕了,仅仅是死人么?不,那是地狱!

    .........

    一大早,酒楼对面的刑部就被人围了起来,好像又出了什么情节恶劣的大案子。

    张戎对此并不感兴趣,总之,没有足够的赏银,二钱兄实在提不起兴趣来。捕头?我可没想过当捕头,完是被白老头忽悠了。

    四郎对各种案子很感兴趣,一看众人围观刑部,他领着刘小能跑过去凑了会儿热闹。也就半盏茶功夫,四郎急匆匆的跑了回来。

    “哎呀,二钱兄,你是不知道,宣武门大街那边发生大案了,疑难杂症杂货铺,你知道吧?”

    “知道啊,酒楼许多柴米油盐都从那家杂货铺进货的。”

    “额,佟镶金一家三口被杀了,听老王说,现场可惨了,那三口子头脸都被砍烂了!”

    “.......”

    二钱兄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四郎,四郎兄,你要倒霉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