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37章 一封别开生面的信
    第237章一封别开生面的信

    李熙月捧着一碗肉汤,不知为何,突然有种反胃的感觉。

    “郭四儿,你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李掌柜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张戎顿时就笑了,四郎兄,你说你这么长时间了,依旧改不了老毛病。说话就不能看看场合?几位美女还在吃饭呢,你说些血淋淋的恐怖现场,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果不其然,李熙月放下筷子,随手将旁边的大师兄抱了起来。大师兄晃着猴脑,满脸懵逼,你抱我干嘛,我还没吃饱呢。

    大师兄伸出爪子去摸肉包子,李熙月推了下肉包子,大师兄顿时抓了个空。

    大师兄可怜巴巴的看着李熙月,饭都不让吃饱,你这是在虐待猴。

    拽拽大师兄的耳朵,李熙月抱着他往后院走去,“你就知道吃,看看你现在都胖成什么样了,再胖下去,以后能不能滋溜溜上树都是个问题。”

    “吱吱吱”大师兄噘着嘴叫了两声,我不就是胖了点,但上树还是没问题的啊。

    最近大师兄日子过得太舒坦,安逸的日子磨平了雄心壮志,现在,它早把回思八达山当猴王的事情给忘到爪哇国去了。

    掀开帘子,李熙月回过头瞪了四郎一眼,“郭四儿,今天店里的碗筷你来洗,哼哼,你要是不想干,立刻滚出酒楼。..co

    “”四郎直接傻眼了,我郭四郎从小到大进厨房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你让我刷盘子洗碗,这也太能作践人了。哼,刷就刷,只要有钱,还怕找不到人替我洗碗?

    四郎觉得自己老聪明了,可李熙月早防着他这一招呢,“只能你自己做,听到了吗?”

    “额!”四郎瞪着眼,真想甩甩袖子,潇洒离去。可这段时间早就喜欢上酒楼的生活了,舍不得啊。

    张戎伸手拍了拍四郎的肩头,“四郎兄,好好努力,我会为你加油的!”

    随后张戎后退一步,抬起右手,握紧了拳头。

    加油加什么油?五香花生油么?我特么都这么惨了,你还在一旁说风凉话

    刑部,此时几位大人聚在一起,都是眉头紧皱,一脸愁苦之色。

    杂货铺的案子实在是太恶劣了,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宣武门大街上的居民前来施压。最让人生气的是,凶手居然还在现场留下一封信。

    看到这封信后,刑部几位大人都气的七窍生烟,白老尚书一把子年纪了,要说涵养功夫,当世一绝。..co是碰到这个案子后,白老尚书也有点坐不住了。

    “老夫给你们七天时间,务必尽快把这个案子破了,此案情节恶劣,凶手如此挑衅刑部,实在是可恶至极!”

    七天时间?石耀峰、樊修赞等人顿时不说话了。此案处处透着诡异,歹徒又是凶残至极,他敢写信挑衅刑部,自然是有恃无恐。七天时间,怎么可能破案?

    白昂白眉一挑,有些生气道:“怎么?都不说话了,难道每一个人敢接下这份差事?”

    “”老尚书,不是我们不接,实在是此案难破啊,偏偏你老人家还设定七天时限,到时候破不了案还得受罚,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啊。

    “哼,就知道你们没这个本事,张二钱呢?”白昂站起身扫了一圈,刑部几大捕头都在,唯独缺了张戎,“出了这种大案,为何不见张二钱?”

    樊修赞抽着嘴角,苦笑道:“老尚书,二钱那个人你还不了解么?在他眼里,案子没有大小轻重之分,只有赏银多少之分。”

    “咳咳让人去找张二钱,告诉他,只要能破了此案,赏银至少三千两!”

    樊修赞赶紧转头使了个眼色,关林弯着腰跑了出去。

    八方酒楼内,关林跑过来喝了口茶,开口提了下三千两赏银的事情,就看到张戎风一样朝刑部跑去。

    端着茶杯,关林俩眼傻愣愣的,我话还没说完呢,你特么就跑了,话说,三千两赏银就这么吸引人?要知道,七天时限啊,到期不破案,可是要倒霉的。

    可惜,后边的话张戎是听不到了,就算听到了,他也不在乎。我张二钱出马,还有破不了的案子?

    四郎歪着嘴,满脸菜色,你不是说不管这个案子的么?一听说有赏银,跑的比兔子还快。

    刑部司房内,张戎二话不说,拍着胸脯把案子接下来了。二钱兄很急,他很担心有人跟自己抢买卖。

    石耀峰觉得牙疼,你就不问问具体要求的么?再怎么说,也是老熟人了,虽然经常被张二钱气的直跳脚,但还不想看着他倒霉。想了想,石耀峰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下张二钱。

    “二钱啊,老尚书可是下了严令,七天之内务必破案,你能做到?”

    二钱兄头皮一紧,心里暗自犯嘀咕,七天,好像有点紧啊。不过为了三千两赏银,这个时候说啥也得先把任务接下来,总之,不行也得装成行。

    “没问题,七天就七天。”

    白老尚书抚着胡子,总算露出点笑容,“好,老夫果然没看错你,二钱,你赶紧去勘察现场吧,哦,还有这封信,你看看,这是歹徒行凶后留在现场的!”

    还有信?之前关林也没提这茬啊。

    看到张戎的眼神,关林就觉得远得很,是我不提么,我得有机会提才行啊。你一听三千两赏银,跑的比兔子都快

    拆开信,扫了一眼信的内容,张戎终于明白为啥刑部如此迫切的要破案了。

    “你们永远都抓不住我,你们也从来没见过我,因为我是透明的,就像虚无的风,你们永远都不可能抓到我的。我不是一个人,我是从地狱归来的鬼,我是你们京城人和刑部衙役口中的拿着斧头的魔鬼!”

    “如果你们想活命,最好让衙役别惹我。当然,我是一个冷静而理智的人,我并没有鄙视刑部,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你们就是如此的愚蠢,蠢得令人发笑。不要试图找到我,因为我是虚无的风。我的斧头又有些饥渴难耐了,看着吧,接下来又是一场杀戮盛宴!”

    这就是信的内容,这就是歹徒留下的信。

    我是虚无的风,我的斧头已经饥渴难耐!

    靠,这特么是个神经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