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39章 闹事的二师兄
    第239章闹事的二师兄

    敌人到时候踩着石柱,轻松通过护城河,那护城河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张戎显然问错了人,唐嫣卿也是想不通其中缘由。十几根石柱应该不是百姓弄出来的,要是老百姓弄这玩意儿,顺天府早派人拆掉了。

    柳薰儿不知从何处冒出来,举着手笑道“这事啊,我知道呢。”

    眨眨眼睛,继续说道“以前听东厂的人说过,三皇子朱垠生玩闹,有一段时间迷上了捕鱼,便让人在护城河弄了十几根石柱子,然后依托石柱子撒网钓鱼。之前只是听说而已,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啧啧,这位三皇子,可真是有意思”

    “有意思?”张戎无言以对,这位三皇子也不是个寻常人啊,他脑洞可真大,竟然能想出这种主意来,“陛下就由着他在护城河立石柱子,不管不问?”

    “哎,天下承平已久,我云朝多少年没闹过兵灾了?想来,陛下也没太放在心上,再说了,三皇子的舅舅可是东府国公爷,有这位张国公撑腰,三皇子弄点石柱子,谁敢说什么?大不了,有什么情况,再把石柱子推了呗!”

    听柳薰儿一番话,乍听上去挺有道理的,可仔细回味儿一下,有个屁道理啊。说到底,还不是崇德皇帝朱灷和英国公张敬晧太宠溺三皇子,这才让养成了他胆大妄为的臭毛病。

    看不过眼归看不过眼,但张戎可没蠢到说三皇子的不是。三皇子那样的身份,是他一个小捕头能品评论足的?脱去布靴,踩着石柱一步步往对岸走去,如水冰凉,冻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可是白天,太阳正暖,若是到了深夜凌晨,岂不是更凉?

    走到对岸,沿着石阶来到地面上,放眼望去,就看到了熟悉的西市。

    西市周围是京城最为拥挤的居民区,想在这么多人里捞一个凶手,难如登天啊。更何况,凶手就算去了西市,也未必就住在西市。

    这下可真有点头疼了,即使知道凶手是如何越过护城河的,那又能怎么样?

    疑难杂症杂货铺留下的线索太少了,哪怕张戎满腹鬼主意,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查下去。

    看到张戎脸上的苦样子,便知道他也没什么好主意,唐嫣卿不禁叹了口气,“这个凶手看似残暴无脑,实则心细如发,留给我们的线索太少了。”

    “是啊,二位姐姐,你们有没有觉得他就像之前的双面人,犯下的案子血腥惊悚,可做事情却又冷静异常!”

    柳薰儿轻轻地点了点头,“跟双面人倒是有点像,不过我觉得他跟双面人差的太远了,我们抓不住他的尾巴,只是因为他似乎是无差别犯案,我们无从查起。..co抓住他的的尾巴,他就无处可逃了。”

    “是这么个道理”张戎不得不同意柳薰儿的说法,道理听起来有点复杂,实际上解释起来很简单。

    凶手乃是第一次犯案,又不像是仇杀情杀之类的,更不是求财,这才无从查起。可要是凶手犯案次数多了,便能从这些案件中找到共同点,一点点推测出凶手的杀人动机,以及杀人原因。就像之前的十三女子杀人案,就是这样破获的。

    可作为一名捕头,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却盼着凶手再次犯案,良心上过不去啊。

    从凶手留下的那封信,可以看出,他还是会犯案的。可张戎真的阻止不了,京城这么大,光西城就有几万户人家,鬼知道凶手下次行凶的地方是哪里?

    明知道凶手会再次犯案,却阻止不了,这种感觉真的很窝囊。

    既然没有办法,多想也没什么意义,晾干脚丫子,穿上布靴,三人便沿着河边返回。走了一会儿,唐嫣卿提着长剑,左右看了看。

    “二钱,柳薰儿,你们有没有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

    “缺了点什么?”柳薰儿看了看张戎,张戎则抓着脑门,想了好一会儿,一拍额头,惊声道,“二师兄呢?”

    张戎这么一说,二女总算反应过来了,刚刚光顾着过河想着案子的事情,居然把二师兄给忘一边去了。二师兄那可是一头凶猛无比的野猪王啊,一旦撒起欢来,肯定得出事儿。

    唐嫣卿扭过头盯着柳薰儿问道“你刚才不是在最后边么?那头猪有没有过河?”

    柳薰儿想了想,有些急迫的说道“应该过河了,上岸的时候,我还听到它在后边咕噜噜乱叫呢。”

    过河了?那它跑哪里去了?看看繁华的西市,张戎脑海中蹦出一个可怕的想法,二师兄不会是去

    想到此处,张戎一马当先,领着二位美女往西市冲去。此时西市人流如海,熙熙攘攘,在西市逛了半柱香时间,就听到唐嫣卿喊了起来,“二钱,它在这里呢,你快过来把它弄走。”

    唐嫣卿话语中带着点火气。

    张戎和柳薰儿闻声赶来,一处菜摊前围着一群人,大家自动围成一个圈,只不过谁也没敢往圈里走,因为正中央趴着一头恐怖无比的野猪。

    分开人群,好不容易挤进去,一看菜摊的情况,张戎顿时被气乐了。

    只见二师兄趴在地上,身旁堆着好几个冬瓜,卖冬瓜的摊主吓得脸色煞白,躲在摊位后边直打哆嗦。唐嫣卿伸脚提着二师兄,不过二师兄皮糙肉厚,唐美女那几下就像挠痒痒。

    二师兄瞪着迷糊眼,满是鄙夷之色,你以为你是谁啊?要不是看你跟二钱兄关系好,我能把你顶翻了,敢踢我野猪王,哼哼

    看到这情况,张戎都不知道该说啥了,二师兄啊,你现在有长进了啊。以前是开荒种冬瓜,现在咱不种,直接开抢了?

    话说,你一头威猛无比的野猪王,为什么老是跟冬瓜过不去?你就这就么喜欢吃冬瓜?

    张戎脸上满是尴尬的笑容,唐嫣卿气怒道“你还笑,赶紧把它弄走,就说了,以后出门给它拴条链子。”

    看到张戎后,二师兄腾地一下站起身,高高兴兴的晃了晃猪尾巴。反正,二师兄的意思很明显,走是可以走的,但必须带走这些冬瓜。

    张戎很没脾气的安抚摊主一番,随后多付了点钱。

    一盏茶工夫后,西市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