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41章 笨办法
    第24章笨办法

    今天早上,张戎的心态很差,就连买菜的事情都是任性兄弟代办的。..co王下了死命令,半个月内弄出香水来,这不是要人命么?偏偏,白老头也下了死命令,七天之内必须破案。

    哟,我张二钱又不是神仙,更不会分身术,到底该干啥?

    唐嫣卿和柳薰儿可不知道张戎在想什么,不过她们能看得出,张二钱精神头有点不集中。

    “不好啦不好啦又死人啦”

    门外响起了隔壁老王招牌式的大嗓门,人还没进门呢,声音就震得人耳朵疼。张戎脸色一寒,本能的攥紧了手里的小刀子,老王,你是不是有病啊,死人的事情,你还这么大声嚷嚷,诚心不让人好过是不是?

    李熙月也是头疼得很,老王看上去长得像根瘦竹竿,可嗓门却如闷雷般。

    老王一进门,张戎提着小刀子就冲了上去,揪住老王的衣襟,小刀子在对方眼前晃了晃,“老王,跟你说过几百次了?以后有事说事儿,能不能别瞎嚷嚷?这里是酒楼,你喊着死人了,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

    “嘶二钱,你把刀子挪开点,是是真的出事儿了啊,北边的买的多杂货铺死人啦!”

    “真出事儿了?”一听是买的多杂货铺,张戎立刻松开了老王。..cop>    又是杂货铺,难道是同一个凶手所为?正寻思着呢,就看到贾九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一看到贾九,张戎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买的多杂货铺,已经被刑部的人围了起来。

    这次受害者只有一名,现场尸体与疑难杂症杂货铺如出一辙,凶手剁掉受害者的脑袋,同样留下了一封信。

    说来也是侥幸,这两天买的多杂货铺掌柜姚金生的媳妇因为娘家有事,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娘家,否则,死的就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人了。

    拆开信,只是看了两眼,就把信扔给了樊修赞。

    “你们永远都抓不住我,你们也从来没见过我,因为我是透明的,就像虚无的风,你们永远都不可能抓到我的。我不是一个人,我是从地狱归来的鬼,我是你们京城人和刑部衙役口中的拿着斧头的魔鬼!”

    樊修赞读了一半,便合上了信封,他脸色铁青的怒道:“果然又是那家伙下的毒手,他这是要侮辱我们整个刑部啊。”

    张戎默不作声的蹲在床边,仔细观察着每一个细节,血迹、床下,没一处都没放过,除了找到一些脏乱的脚印,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cop>    从发生的两起案子来看,凶手似乎刻意针对杂货铺下手,可是杀完人不动杂货铺内分毫,这与谋财害命毫不搭边。每次杀完人,凶手都会留下一封信,似乎在告诉所有人,他就是要挑衅刑部。凶手做事情太极端了,他跟受害者有没有仇,暂且不知,但他肯定跟刑部有仇。

    杂货铺、刑部、凶手,这三者到底有什么联系?想着想着,张戎就觉得有些头疼。这其中一定有一条线能把这三者串联起来,可是这条线又是什么?

    通过种种迹象表明,凶手虽然冷静、聪明,做事严谨,但精神出了问题,说简单点,就是个聪明无比的精神病。

    凶手为什么要针对杂货铺下手?他一定非常恨杂货铺,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缘由?

    不到半个时辰,张戎便示意仵作收殓尸体。姚金生的尸体,与之前那一家三口一般无二,根本没什么异常之处。

    张戎浑浑噩噩的走出买的多杂货铺,感受着温暖的阳光,可依旧身冰凉。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往下查?就算假定凶手是针对杂货铺行凶,可线索依旧有限,想查都不知道该怎么查。

    难道,让刑部的人盯着京城所有的杂货铺?这种想法太不现实了,诺大的京城,杂货铺成百上千,这需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

    不,肯定还有其他更为有效的办法,明明脑袋里捕捉到了一些什么,可就是想不起来。

    看到张戎纠结的样子,唐嫣卿和柳薰儿小声道:“二钱,静下心来,我们相信你。”

    “对,我们之前经历过那么多复杂的案子,这次你也一定可以的。”

    微微扬起头,张戎闭上了眼睛,这一刻,两侧川流不息的人群,噪杂的声音仿佛都消失不见了。他沉寂在自己的思维中,一点点抽丝剥茧,找到思维中那点有用的东西。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猛地睁开了眼睛,随手握紧了右拳,“走,我们回刑部。”

    唐嫣卿和柳薰儿相视一笑,但凡张戎这种表情的时候,那一定是有什么想法了。

    来到刑部,张戎跟石耀峰说了些话,很快,石耀峰便将整个刑部六房的书吏集中起来。面对着几十名书吏,石耀峰神情威严道:“现在本官给你们一个任务,从现在开始,你们放下手里的活,都去库房翻阅历年来的案宗。但凡找到有关杂货铺的案宗,部取出来,都听明白了么?”

    “石大人放心,小的们定当竭力办事”书吏们哪敢不从,看石侍郎这架势,要是不把活干完,别说回家睡觉了,能不能吃饭都要打个问号呢。

    最近斧头杀人魔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刑部的脸都丢干净了,石侍郎整天阴沉着脸,这个时候谁要是惹了石侍郎,肯定没好果子吃。

    几十名书吏这次也算沾了光,以前他们可没资格翻阅案宗,这次总算可以开开眼界了。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不管是不是,总要安慰一下自己

    库房很大,刑部百余年的案宗都在此存档,一排排的书架,一根根石柱,几十名书吏撒进库房内,显得稀稀拉拉的。平均下来,没个书吏要负责两个书架,四百多分案宗,这得看到什么时候?

    库房外间,临时放着一张长条桌子,张戎、石耀峰、樊修赞、唐嫣卿以及柳薰儿五人坐在桌前,翻阅着书吏们递上来的案卷。

    刑部一帮子人,集中精力查往年案宗,这办法真的很笨。

    可是,这办法再笨,也比派人盯着所有的杂货铺强吧?

    不断翻阅着案宗,看着一件件五花八门,稀奇古怪的案子,看着看着,眼睛就有点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