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42章 一份有意思的案宗
    第242章一份有意思的案宗

    不知道看了多久,石耀峰只觉得头疼欲裂,整个人变得恍恍惚惚的。他赶紧靠在椅背上呼了口气,哎,到底是年龄有点大,不能跟年轻人比啊。

    几个时辰里,已经找到了好几份貌似可疑的案宗,却都被张戎给排除掉了。

    喝口茶水,润了润喉咙,石耀峰苦笑道:“二钱,咱们能有收获么?”

    “石大人,现在咱们除了在案宗中找线索,还有其他的好办法么?”张戎枕着椅背,揉了揉太阳穴。但凡有其他好办法,谁愿意用这种笨办法,一件件案子看下来,都快看吐了。

    唐嫣卿捧着一份案宗,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随后推到了张戎面前,“二钱,你看看这个案子。”

    唐嫣卿推过来的这份案宗,记录的案件并不复杂。

    案子发生在三年前,北城住户甘子归家发现一具尸骨,顺天府将甘子归缉拿归案后,便移交到了刑部。

    经仵作验查,白骨为一名女性,生前身高五尺左右。而恰恰,甘子归的媳妇宋桂芳失踪多年,宋桂芳身高也是五尺左右,倒是与白骨相仿。当时,负责主审此案的刑部主事魏仁章认定了是甘子归杀妻藏尸,虽然,甘子归一直称媳妇跟开杂货铺的刘小天私奔了,但根本没人相信他的话。

    任凭甘子归如何辩解,最后还是被判了死刑,说来也怪,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开眼,还没等到秋末行刑,甘子归就病死在牢中。甘子归病死牢中,此案便算了解,刑部处理完甘子归的尸体,便将案宗封存,直到三年后的今天才重新被人翻阅。

    这是一件很简单的案子,可张戎偏偏对这个案子很感兴趣。

    看了这么多案子,唯有这件案子最符合张戎心中所想。如果,当年甘子归所叙述的是真的,他是被冤枉的,那么,他就有充足的理由恨刑部,那么凶手留下信挑衅刑部,也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同样,若是宋桂芳真的跟杂货铺老板刘小天私奔了,那凶手痛恨杂货铺,针对杂货铺下手,也可以解释的通了。

    石耀峰凑过来看了看案宗,不仅苦笑着摇了摇头,“二钱,这案宗还值得看么?当年的凶手甘子归都已经死了,他还能化作厉鬼行凶不成?”

    “石大人,你不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么?据案宗记载,甘子归身材魁梧,正值壮年,怎么会突然得病死在牢中呢?而且啊,甘子归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我们看看他的坟就知道了。”

    “这.....”

    石耀峰神色复杂,表情有些僵硬,如同便秘一般。几乎本能的,他扭头看着樊修赞。

    樊修赞放下手里的案宗,苦笑道:“石大人,你莫看下官啊,下官也是最近才调到京城的,哪知道甘子归被埋在什么地方?”

    “......”

    张戎顿时无语了,怎么把这茬忘了呢?

    甘子归是个待死的凶犯,家中也没什么亲人,他病死在牢中后,没人认领尸体,牢里的狱卒估计随便拉到外边,草草的埋掉了。当时是谁处理的甘子归的尸体?事情过了这么多年,谁还记得清?

    樊修赞帮不上什么忙,石耀峰只好扭头看张戎。张戎两手一摊,咧着嘴说道:“石大人,你别看我啊,你去问问大牢那边的老人,要是运气好,应该有人记得这事儿。”

    石耀峰咧咧嘴,看看外边的天色,都快过酉时了。哎,天生劳碌命啊。

    等着石耀峰一走,张戎等人也坐不住了,几乎逃也似的离开了库房。实在扛不住了,就算甘子归的案子没有用,那也是明天的事情了。

    樊修赞摸着肚皮,一边走一边发牢骚,“石大人啥都好,就这点不好,办事的时候连饭都不让吃。呼呼,张老弟,一会儿弄盆酱肘子......”

    .........

    一个时辰后,石耀峰急匆匆的回到了库房,脸上还带着点笑容。真让张二钱说准了,牢房那边还真有一个老狱卒记得当年的破事儿。

    一进库房,就看到长桌前空荡荡的,石耀峰顿时就蒙圈了,人呢?我就去了一趟牢房,这边就不见人影了?

    拉过一个书吏,急声问道:“樊大人和张捕头做什么去了?”

    书吏苦着脸,有气无力的说道:“樊大人他们去对面吃饭了。”

    “.....”石耀峰差点没气的脑溢血,这几个家伙,我堂堂刑部侍郎还没说饿呢,你们先跑去吃饭了。

    松开书吏,石耀峰气呼呼的走出库房,大踏步往八方酒楼冲去。

    库房内,那名书吏捧着两份案宗,一脸凄楚,瘦弱的身子如他的内心,在风中凌乱。

    进了酒楼,石耀峰直接去了后院,推门走进张戎的房间,她也顾不得形象,拿起一根酱肘子啃了起来。

    张戎等人都傻眼了,石大人这吃相......

    啃完一根酱肘子,石耀峰方才说道:“牢房那边有个老狱卒记得这事儿,当初是一名叫万三的狱卒埋的甘子归,不过这万三一年前离开了刑部,本官已经让人去找万三,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

    “嗯,有人记得就行,就怕没人知道这事儿!”

    大约戌时中旬,石耀峰派去寻找万三的人就传来了消息,说是万三已经被带到了刑部。

    虽然天色已晚,但案情重大,白老尚书催的又急,再加上凶手如此嚣张,众人也顾不得休息。

    见到万三后,石耀峰就急声问道:“万三,三年前你埋过一个叫甘子归的犯人,你可还记得?”

    “回石大人,小人记得,当时那家伙暴病而亡的,大家都不愿意碰,小的比较倒霉,抽签抽到了最短的那根。哦......小人把他埋在了西城河柳林里!”

    “具体埋在什么位置,你还记得?”

    “这个说不太清楚,不过只要到了那地方,小人肯定能认出来!”

    “好”石耀峰拍拍万三的肩膀,转头对关林几位捕头说道,“集合人马,去西城河柳林。”

    西城河柳林,距离刑部有着半个时辰的路程,此处偏僻,林子有多,很适合埋人。张戎很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在柳林中,差点死在孙六婶的巨石之下。

    来到柳林后,万三带着人很快就找到了埋尸体的地方。

    万三是个实诚人,专门挑了一棵笔直的大柳树,刘树旁还立着一块石头。

    看着几个衙役拿着铁锹开挖,张戎等人心里也有些心急。

    这里,到底有没有尸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