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43章 等得菊花都谢了
    第243章等得菊花都谢了

    很快,就挖到了东西,当年万三埋尸体的时候,还刻意从棺材铺弄来一口便宜棺材。几年过去,棺材板早已腐烂,用铁锹弄开棺材,往里边看了看,衙役们就傻眼了。

    张戎等人探过头看了下,也如衙役们一样,瞪着眼睛,如同石化一般。

    哪怕挖出一颗死人头,大家都不会太诧异。偏偏,棺材里的东西跟尸体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人头,不是残肢断臂,而是,一个木偶人。

    木偶人有一尺左右,长着可爱的娃娃脸,它咧着嘴开心的笑着,两边脸蛋上画着腮红。大眼睛瞪得溜圆,一看就是俏皮捣蛋的大男孩。

    挺好的木偶人,做的惟妙惟肖,可大家喜欢不起来,因为木偶人举着右手,手里握着一块牌子。

    牌子是三角形的,上边用朱红笔墨写着两个大字----白痴!

    白痴......

    这俩字太刺眼了,木偶人张着嘴,似乎是在嘲笑周围的人。

    哈哈.....你们都是傻子......哈哈.....你们都是傻子......哈哈.....你们都是傻子......

    这就是对方想说的话!

    从木偶人的新旧以及腐烂程度看,应该是最近才放进棺材里的。甘子归还活着,最近还曾回到柳林,把这个木偶人放进棺材中。

    假死脱身就算了,还回来往棺材里放个木偶人,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挑衅刑部。这个甘子归是太自信,还是精神变态到了某种程度?

    张戎有点头皮发麻,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另类的歹徒,太特么会玩了,简直把刑部众人玩弄鼓掌之间。

    贾九蹲在坑边,打着火把看着坑中一个铁盒子,伸手捞起铁盒子,稍一用力,铁盒子就被掰开了。他垮着脸,表情十分纠结的看向张戎,“二钱哥,这里边还有封信!”

    “又有信?”张戎伸手接过信,仔细看了看信封,由于有铁盒子隔绝,信封保存完好,不过并没有任何署名。

    难道和之前的信一样?

    小心翼翼的拆开信,第一眼就看到两个刺目的大字。

    “笨蛋?”张戎嘴角直抽抽。

    “笨蛋,你们现在才找到这里么?你们现在才想起老子么?号称破案迅速,高手如云的刑部,就养了你们这么一群废物?哈哈,刑部都是一群废物,你们就是一群猪。”

    “猪猡们,你们来的太慢了,我等得菊花都谢了。没错,我就是甘子归,甘子归就是我,我不是一个人,除了我,还有雷和雨。猪猡们,来找我吧,我是虚无的风,不在五行中。找到我,否则,我的大斧饥渴难耐,谁知道下一个死的是谁呢?你猜你猜你猜猜猜!”

    看完这封信,张戎脸皮子打着哆嗦,额头青筋暴涨。猪猡,竟然被凶手侮辱成猪猡,我堂堂贱圣大魔王是让你随意侮辱的?

    呵呵,这个歹徒很有个性啊,等得菊花都谢了?很好,你成功激起本公子的怒火了,洗干净屁股等着吧,我要把你的菊花献给二师兄。

    石耀峰和樊修赞两位刑部大员,都是脸色铁青,阴沉的可怕,就像点了药捻的火药桶,随时都可能爆炸。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太嚣张了,都给本官听清楚了,从现在开始,所有人放下手里的活,先盯好这个案子。就算是大家不眠不休,也要把这个凶手揪出来!”

    捕头衙役们噤若寒战,谁也不敢乱接话。其实,大家都挺气的,被一个凶手耍来耍去的,谁能没点火气?可这事儿生气也不管用啊,关键是怎么找到凶手?诺大个京城,想找到一个人,真的太难了。要找人没关系,至少有个大致方向啊。

    石耀峰刚想跟张戎商量下明天该怎么办,扭头就看到张戎一个人坐在不远处的大柳树下,唐嫣卿和柳薰儿守在左右,并未出声打扰。

    认识这么长时间,石耀峰也了解张戎,这个时候张二钱肯定在梳理思路,还是不要打扰他的好。

    手里捻动一根枯草,干枯的草叶刮在手背上,有些痒痒的。张戎不明白,为什么事情过了三年,甘子归才回来杀人?对方真是甘子归,还是冒充?为什么凶手一直着重说“我是虚无的风”?

    解不开的疑惑有好多,需要一个个去破解。假设凶手真的是甘子归,那这三年甘子归去了哪儿,又做了什么,他当年又是如何假死离开大牢的?

    等等,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凶手一直在刻意挑衅刑部,不管他是不是甘子归,但对刑部的恨意应该是真的。

    现在只能暂时假定凶手就是甘子归,那么,一切的源头,就是三年前的那具白骨。

    既然现在找不到更好地方向,那就从头查起。只要自己将三年前的案子重新梳理一遍,肯定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

    说到底,现在对凶手的了解太少了,只有区区现场痕迹以及那几封信。

    想通关节,张戎起身走到石耀峰面前,“石大人,当年甘子归杀妻一案中发现的白骨,是怎么处理的?”

    “这事儿啊,还要问魏大人才行,当年这件案子是魏大人主审的!”说到这里,石耀峰就面露难色。

    三年时间,魏仁章早已经从刑部主事升任刑部郎中,最重要的是,石耀峰跟魏仁章有些不对付。虽说石耀峰是刑部右侍郎,但魏仁章是左侍郎苗霖的亲信,所以,石耀峰真有点指挥不动魏仁章。

    “魏仁章魏大人?石大人,此事有何难处不成?”

    “二钱,你有所不知,魏仁章可是左侍郎苗琳的人。现在咱们重新调查甘子归杀妻一案,就是在怀疑魏仁章当年审案有问题,你说,他能给本官好脸色看?”

    “.......”

    张戎顿时无语了,官场真的太复杂,有点理解不了啊。

    要不怎么说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呢?而官场就是水最深的江湖,里边的明争暗斗,让人防不胜防。

    众人暂且散去,第二天一大早,张戎找到石耀峰和樊修赞,三人一起见了下白昂。

    有白老尚书发话,魏仁章想不配合也不行了。

    三人刚想去找魏仁章,刑部大院内就发生了一件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