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44章 郎中看郎中
    第244章郎中看郎中

    唐嫣卿和柳薰儿就在司房外等着,二人不知道在聊什么,都一脸笑意。

    “走吧,去找魏大人!”

    唐嫣卿拉住张戎的袖子,小声道:“怕是在刑部找不到魏大人的,刚刚听到消息,魏大人今天刚进刑部大门,脚下打滑,狠狠地跌了一跤,把那里.....摔裂了!”

    “......”张戎俩眼一瞪,满是不可思议,石耀峰和樊修赞也是面面相觑,魏大人把屁股摔裂了?

    张戎很是纳闷,现在还没到冬天了,也没下雪,怎么会脚下打滑,把屁股摔裂?

    屁股摔裂,这些魏郎中可真要去找郎中了。

    呵呵,郎中找郎中,此郎中非彼郎中啊!两个郎中,一个是审凶犯的,一个是看病救人的。

    石耀峰怎么想,也想不通魏仁章这么大个人,怎么会脚下打滑,摔得如此厉害。

    “唐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具体不是太清楚,我也只是听守门的兄弟说的。好像是昨晚上养在东院的狼狗跑到门口撒尿,如今天寒地冻的,夜里结了冰。魏大人走道没看着脚下,正好踩上去,于是就......”

    石耀峰等人再次蒙圈了,都说踩了狗屎运,魏大人这是踩了狗尿。狗尿和狗屎,带来的运气还不一样?

    由于事情紧急,几个人也没待在刑部等着,直接离开刑部前往东面的同仁医馆。

    刚进同仁医馆,就听到一句威严十足的话,“老宋,你能不能轻点,你这是上药呢,还是刮骨呢?”

    “魏大人,你暂且忍忍,摔得太严重了,小的要先把盆骨扭正,光上药不管用啊!”

    “那你轻点!本官......嘶.....疼死本官了.....”

    宋郎中满脑门黑线,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一点忍耐力都没有?还轻点,正骨的力道要拿捏十分到位才行,是说轻点就能轻点的?

    听着里边杀猪般的叫声,张戎左右瞅了瞅,就看到田福通正绷着脸坐在桌子旁。巧了,居然是田福通送魏仁章来的医馆。

    “田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是屁股受伤么?”

    “石大人.....你们怎么来了?”田福通赶紧起身,往里边瞅了瞅,站在张戎旁边,压低声音说道,“张老弟,你有所不知,魏大人一直喊疼,这都快半个时辰了,宋郎中愣是没敢下手正骨。这不,刚想正骨呢,又叫唤起来了.....”

    张戎相当的无语,这位魏大人也是个人才啊。

    又是一刻钟......里边猛地想起一声杀猪般的惨嚎,随后归于安静.......

    那声音听上去,就像某个人临死前最后的惨叫。

    没多久,宋郎中满头冷汗的走了出来,“呼呼呼,田捕,下次你别来找宋某了,正骨而已,愣是要了老夫半条命!”

    “额,魏大人呢,怎么没动静了?”刚刚不是还杀猪般的惨叫么,这会儿一点声音都没有了,不对劲儿啊。

    宋郎中坐在椅子里缓口气,有些鄙夷的翻了个白眼,“魏大人啊.....晕过去了......没什么大事儿的,一会就能醒过来。”

    晕过去了?

    不就是正骨?还能疼到哪里去,一个大男人这点疼都忍不过去么?

    石耀峰赶紧说道:“好了,好了,魏大人出生书香门第,打小未遭过罪,忍不住晕过去,也是情有可原。”

    宋郎中对此深表怀疑,我手上治过的富家子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就没碰到过魏大人这样的。

    又是半个时辰,魏仁章终于悠悠转醒,睁开眼第一刻,就看到旁边站着几个老熟人。

    “石大人.....樊大人.....张二钱.....你们是来看望本官的?”

    看望你?张戎笑容尴尬,小声说道:“魏大人遭逢此难,看望你一下也是应该的。不过,我们找你可是有要事的,就是想跟你问问当年甘子归的案子。”

    “甘子归的案子?”魏仁章趴在床上,眉头皱的紧紧的。过了好些年,魏大人愣是把这案子给忘了。

    一看魏仁章的神情,石耀峰就知道他记不起来了,只好出言提醒道:“魏大人,你还记得三年前你主审了一件杀妻案么?当时凶犯就叫甘子归!”

    经过石耀峰提醒,魏仁章总算记了起来,“这件案子啊,魏某记起来了,只是,你们问这件案子做什么?”

    “此案可能另有蹊跷,奉尚书大人的命令,我们想要重新梳理下这个案子!”

    听到石耀峰这样说,魏仁章脸色就有些难看了,“石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说下官判的案子有问题?”

    “魏大人息怒,这是尚书大人吩咐下来的!”

    魏仁章不怕石耀峰,可他不能不给白老尚书面子,虽然白老尚书不怎么管事,但他的权力却是不打折扣的。

    “石大人,你们想问什么?”

    “魏大人,请问当年那具白骨,后来埋于何处?”

    “白骨?”魏仁章神色微变,他想了好久,随后摇了摇头,“过去这么长时间,实在记不清楚了。当时结案之后,便着令下边的人处理下白骨,具体是什么情况,下官实在记不得了。”

    张戎心中暗自冷笑,记不得了?恐怕是不想说吧。

    此案果然有猫腻,哼哼,就算你魏仁章不说,就查不出来了?

    离开同仁医馆,石耀峰便派人去请主簿栾斌。栾斌任职刑部已有十三载,可以说,刑部发生的事情,都瞒不过他的双眼。

    右侍郎司房内,年逾五十的栾斌坐在屋中,神色恭敬地问道:“石大人,不知找下官有何要事?”

    “栾斌,三年前魏郎中主审的甘子归杀妻一案,你应该有印象吧?”

    “有印象!”

    “后来那具白骨是如何处理的?”

    “白骨?石大人问的可是被害人宋桂芳的尸骨?”

    “不错!”

    “当时案子结了后,仵作们稍作处理,就拉到黑山附近埋掉了。下官记得,当时办这件事儿的应该是老仵作杨秋庚!”

    杨秋庚?这可是任职刑部五十八年的老仵作了,好像甘子归的案子了结后,老杨就辞了职务回家养老了,原来的职务由他的徒弟何勇接替。

    甘子归的案子了解,杨秋庚就回家养老。

    以前不觉得什么,现在想想,是不是太巧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