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45章 白骨踪迹
    第245章白骨踪迹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杨秋庚去年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

    老杨头死了,这可怎么查?

    张戎斜着眼看了看石耀峰,石大人,你到底行不行啊。石耀峰老尴尬了,你这样看着我作甚,我也不知道宋桂芳的尸骨是老杨头处理的啊。

    好在何勇还在刑部当职,或许他了解一些情况,总之,现在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何勇就在西院班房,找到他并不麻烦。见了面,石耀峰开门见山的问道:“何勇,当年你跟着杨仵作,可了解甘子归一案的情况?”

    听到甘子归的名字,何勇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不过,他微微垂头,佯作思考,将这份讶色掩饰了过去。何勇反应很快,但这些变化依旧逃不过张戎的眼睛。张戎一脸平静,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

    “回石大人,甘子归的案子小的倒是知道一些,但并不是太清楚,不知石大人想问什么?”

    “甘子归一案中,发现的那具白骨埋在什么地方了?”

    “这.....那具白骨是师傅亲自处理的,小的并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石耀峰神情抑郁,连何勇也不知道,那接下来该问谁?杨仵作啊杨仵作,你怎么就不能多活两年?

    从班房离开后,石耀峰就揣着糟糕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司房,张戎则领着两位美女回了八方酒楼。

    不过张戎可没有闲着,刚一回到酒楼,他就把任性兄弟派了出去。

    “二钱,那个何勇有问题?”

    “肯定有问题,石大人提到甘子归的名字时,他的反应很有意思。要知道,此案已经过去了三年,尸骨也不是他负责勘验,过了这么长时间,稍一提起,就立刻有所反应,是不是太奇怪了?我想,何勇一定知道些什么,出于某些原因,他不想说,亦或者不敢说。”

    柳薰儿努努嘴,有些不耐的说道:“既然有问题,直接抓住问问不就行了,何须如此麻烦?”

    “柳姐姐,人家何勇虽然只是一个仵作,可你无凭无据的,凭什么拘捕审讯人家?就因为咱们觉得他可疑?”

    要是事事都如柳薰儿想得这般简单,那就好喽。看谁有嫌疑,直接抓起来噼里啪啦大刑伺候。可这种事想想就行了,就算自己敢这么干,石耀峰和樊修赞也不会同意的啊。堂堂刑部大院内,发生知法犯法的事情,一旦传扬出去,还不让人跌破眼球?

    傍晚时分,何勇急匆匆的离开了刑部,自从和石耀峰等人见过面后,他就有些恍恍惚惚的,做起事来也有些心不在焉。好在今天没什么要事,否则非犯大错不可。

    何勇就住在西城河北边,这里离着繁华的闹市有些远,属于京城偏远地带了。以前,这里还是一个小村子,后来顺天府城市扩建,这里才好了许多。

    何勇现在的家,也是杨秋庚留下来的。身为仵作,俸禄不多,再加上整天跟尸体打交道,所以没人愿意将女儿嫁给杨秋庚,这也导致了杨秋庚一生无子无女。何勇是个孤儿,打小被杨秋庚收为徒弟,二人感情很好,说是师徒,其实跟父子没什么差别。杨秋庚病死后,仅有的家业也传给了何勇。

    这是一处不算大的院子,北边三间房子,东边还有两间低矮的厢房,西边靠近茅房的地方垒了一个猪圈,里边养着两头猪崽儿。

    推开房门,何勇径直走进东面的房间,房间里陈设很简单,一张方桌,上边摆着灵牌和香炉。

    点燃三炷香,何勇跪在地上磕了个头,“师傅,今日石大人和张捕他们来找徒儿了,他们问起了甘子归的案子,徒儿到底该怎么办?”

    “当年,你将白骨偷偷藏起来,却又不告诉徒儿为什么,徒儿现在真的很迷茫。你说不让徒儿跟别人提甘子归的案子,可你为何又要将那具白骨留下来?”

    何勇看着面前的灵牌,多想听听师傅的声音,可师傅再也无法回答他的问题了。

    吱呀,耳边听到一阵轻促的声音,似乎是有人推开了门。

    何勇猛的回过头,不知何时,身后多了三个人,他吓得大惊失色,“张捕......你......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要是不来,又怎么能发现你何仵作还藏着小秘密呢?”张戎挤出个和善的笑容,伸手将何勇扶了.....准确的说,应该是拽了起来,“何仵作,刚才你在杨仵作灵前说的话,我们可是听的一清二楚,现在可以告诉我们,那具白骨在哪里了吧?”

    何勇耷拉着眼皮,心里老郁闷了。张捕可真够阴的,竟然玩跟踪听墙角。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何勇也知道没有瞒着的必要了,他领着唐嫣卿三人去了东厢房。东厢房上着一把大锁,拿出钥匙打开门,顿时闻到一股生石灰的味道。

    点亮蜡烛,借着幽暗的光可以看到地面上撒着许多石灰。张戎不禁有些佩服了,在这个时代,懂得用石灰除湿防潮,绝对不简单了。

    厢房里侧放着一个长方形的木箱子,何勇指着木箱子苦笑道:“张捕,那具白骨就放在箱子中。当年刑部那边下令把这具白骨烧掉,但师傅他老人家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将这具白骨偷偷藏在了家中。”

    打开木箱,里边果然躺着一具白骨,也许是防护做的好吧,白骨并没有任何损坏。

    将木箱子搬到中间亮光足的地方,张戎转头问道:“何仵作,这么多年,你想必没少观察这具白骨吧,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张捕,不瞒你说,这两年小的闲来无事的时候,就会琢磨着具白骨,可没看出任何问题。但这具白骨肯定有问题的,否则师傅他老人家不会刻意将白骨偷偷藏起来,而且,他临终前,还刻意嘱咐过,在刑部内不得提起甘子归的案子。”

    张戎暗自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猜对了,当年的案子果然有猫腻。

    杨秋庚不让何勇提甘子归的案子,也是为了保护他吧。

    点亮几根蜡烛,将屋中照的如同白昼,张戎仔细的观察着这具白骨,尤其是白骨头部牙齿。

    观察了好一会儿,突然神色一动。只见白骨左后槽牙位置,有什么东西闪闪发光。

    咦,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