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46章 草菅人命
    第246章草菅人命

    虽然点了好几根蜡烛,但还是有些暗,想要看清楚后槽牙根还是有些难。

    张戎只好将骷颅头摘下来,抱在手中,凑得近近的。此时骷颅头面对着张戎,嘴巴与嘴巴离的很近,就好像张戎要狠狠地亲一口骷颅头的嘴。

    这画面.....看得唐嫣卿和柳薰儿浑身起鸡皮疙瘩。

    作为仵作的何勇也有点受不了张捕头的风格,张捕头这心脏,可真够大的。

    捧着骷颅头看了一会儿,觉得身后凉飕飕的,气氛有点不大对劲儿啊,怎么光越来越暗了?

    回头瞅了瞅,二钱兄顿时就不太高兴了,唐嫣卿和柳薰儿一人捧着个烛台,站得足有两丈远。

    “......”张戎单手拖着骷颅头,哭笑不得的说道,“二位姐姐,你们能不能凑近一点,把蜡烛拿那么远,能管什么用?”

    唐嫣卿忍着恶心,神色不善道:“二钱,你刚才在干嘛?都快......都快.......”

    唐嫣卿到底是脸皮薄,后边的话说不出来,不过柳薰儿脸皮厚多了,她接过话,寒着脸哼道:“你里骷颅头的嘴巴那么近,想干嘛?恶不恶心?”

    “额”张戎总算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敢情自己刚才的姿势着实有点吓人了,“不是啊,骷颅头后槽牙深处有点特别,我不凑近点,哪看得清楚?”

    “原来如此”唐嫣卿松口气,拿着烛台靠了过来,将烛台凑近一些,她弯着腰看着,“有什么特别的?”

    “唐姐姐,你仔细看看,左后槽牙位置,是不是有点反光?”

    唐嫣卿又仔细看了看,随后皱起了眉头,“果然有点反光!”

    借着烛光,看了半天看不清楚,张戎心下发狠,找了把小钳子,直接把后槽牙根给掰了下来。

    只见牙根之上有一圈淡黄色的环,张戎观察了一会儿,总算看出点没眉目来。

    死者生前应该镶过牙,而且镶的还是金牙,否则不会留下淡黄色的金属光环。用小刀刮下一点,轻轻捻了捻,果然是金粉。

    从牙根断裂情况看,应该属于牙齿松动,自然脱落,然后才镶的金牙。这下张戎就心生疑惑了,按照案宗记载,三年前发现尸骨的时候,宋桂芳已经失踪两年多,当时甘子归也才三十有一。而宋桂芳比甘子归还要小三岁,也就是说,如果这具白骨是宋桂芳的话,那她死的时候应该是二十五或者二十六,如此年纪,后槽牙怎么会自然脱落?

    后槽牙自然脱落,往往是因为年龄增长,牙齿松动,慢慢脱落。年轻人,很少出现这种情况的。

    接过蜡烛,张戎认真的观察着牙齿表面磨损情况,表面磨损严重,门牙、右后槽牙等,好几颗牙齿也已经脱落。几乎可以断定,死者真正的年龄应该在四十到七十岁之间。

    之所以将年龄范围扩到这么大,完是因为大云朝不比后世,缺少对牙齿的保护,生活条件也差。好多农家妇女,明明四十岁,牙齿状况却跟后世六十岁的女子差不多。

    即使如此,依旧跟宋桂芳的年龄对不上。

    这一刻,张戎终于明白当年杨秋庚要把这具白骨藏起来了,恐怕这位老仵作也发现了蹊跷之处吧,只是由于某些特殊的原因,他没法明说。

    “呼.....这具白骨绝非宋桂芳!”

    张戎此言一出,其他三人都一脸讶然,尤其是何勇,他急迫地问道:“张捕何出此言?”

    “何仵作,不知杨老头生前有没有跟你将过人体牙齿的知识?牙齿表面磨损程度,一般情况是由时间决定的,年龄越大,因为咀嚼次数多,磨损程度也会更严重。根据表面磨损痕迹深浅,大致可以猜测出这个人的年龄。而且,你看这缺失的几颗牙齿,都是自然脱落。哦,意外折断和自然脱落,牙根处的情况也是不同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没想到张捕对验尸一道也是如此精通!”

    唐嫣卿和柳薰儿站在一旁,二人面面相觑,如果这具白骨不是宋桂芳,那又是谁呢?

    唐嫣卿想到了什么,她脸色一寒,冷声道:“哼,那个魏仁章摔裂屁股,也不是毫无理由,都是报应啊。”

    张戎苦笑着摇了摇头,关于魏仁章的事情,可不是他张二钱能管的。

    嘱咐何勇两句,三人便悄悄地离开了小院子。其实就算张戎不嘱咐,何勇也不会乱说的。

    既然白骨不是宋桂芳,那就是说当年魏仁章判了冤案,这可是魏大人的官场污点。怪不得师傅不让自己谈甘子归的案子,惹得魏大人不痛快,以魏大人的权势,想整治一个小小的仵作,完没什么难度。

    第二天,张戎、唐嫣卿以及柳薰儿三人一大早就来到了刑部,石耀峰最近几天一直住在刑部司房内。

    仅仅一夜,石耀峰就憔悴了许多,不光有了一对黑眼圈,整个人也有些浑浑噩噩的。

    看到司房内也没有其他人,张戎便将昨夜查到的事情说了一遍。石耀峰眉头狂跳,最终还是没能压住怒火,“魏仁章,当真是太过分了。”

    “石大人,这其中可有什么内情不成?”

    “哎,二钱,你有所不知,三年前正是朝廷考核的日子,这个时候若是有未破的案子,对升迁会有一定的影响。只是本官怎么也没想到,魏仁章为了仕途,竟然敢如此做!”

    原来如此,碰到考核年,恰好甘子归的案子又发生在要命的关头,魏仁章草草结案,也就可以理解了。

    叹口气,石耀峰重新坐在椅子上,“此事儿自会有老尚书处理,咱们现在当务之急还是破案啊。眼看着七天期限不剩几天了.....”

    唐嫣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不剩几天,一共就没几天吧。

    张戎捏着下巴,若有所思道:“你们可还记得信中反复出现的一句话?‘我是虚无的风’,如果这句话是暗有所指呢?”

    “能指什么?”

    “其实,我也只是猜测,昨夜回到酒楼,一直反复思考那几封信,也不知为何,我想到了一首诗!”

    “什么诗?”

    “唐朝时期李峤所写,名字就叫做《风》!”

    “《风》?”

    石耀峰顿时陷入了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