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47章 仰光寺
    第247章仰光寺

    唐嫣卿和柳薰儿不知道这首所谓的《风》,但石耀峰可是博学多才。

    相传这首《风》,乃是李峤游玩泸峰山时,有感而发。

    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

    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

    渐渐地,石耀峰有点明白为何张戎会提起这首诗了。李峤这首《风》,主要描述的就是风的无形强大,不断变化。

    风能吹落秋叶,带来凋零,同样也可以暖风和煦,绽放二月花。风可嫌弃江海千尺浪,也能吹得竹林倾斜。

    风,无形而强大,它在四季之中不断变幻,你看不到风,但风每时每刻都在你身边。

    唐嫣卿和柳薰儿面面相觑,柳薰儿是个急性子,实在受不了这种沉默的局面,“石大人,这首《风》是什么意思?”

    石耀峰淡淡一笑,将这首《风》吟诵了一遍,“此诗讲述的便是风的虚无与强大,又通变化之意。可本官也是不太懂,这对我们破案有何帮助?”

    一时间三人都定定的看着张戎,柳薰儿还伸手推了一把,“二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话赶紧说,急死个人了。”

    “你们别着急,我现在也不知道猜测的对不对,只是你们不觉得很奇怪么,凶手一直在强调‘我是虚无的风’。这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呢,昨天晚上,我就想起了李峤的那首《风》。或许,‘我是虚无的风’这句话,便是凶手留给我们的线索!”

    “这怎么可能?凶手主动给我们留下线索?他留下线索,让我们去抓他?”石耀峰有些不敢相信。

    张戎耸耸肩,无奈的苦笑道:“石大人,我之前说过了,一切都只是猜测。不过,我的猜测也不是无道理。就最近发生的两次凶案,再加上柳林棺材里发现的木偶人和信。你们就没看出点什么来么?凶手很自信,甚至有些自大,他喜欢这种将刑部耍的团团转的感觉。如果他故意留下什么线索,而我们刑部却发现不了,不更显得我们刑部无能么?”

    “我是虚无的风,你们永远都抓不到我!”

    “那些信无论写了什么内容,真正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信中凶手充满了讥讽的笑意,把我们都当成了傻子!”

    “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留下一点点线索,给对方一点线索,对方依旧把握不住,那种看傻子的感觉,真的不要太爽快!”

    听完张戎的话,石耀峰等人也静下心思索起来,张戎的猜测听上去大胆、疯狂,甚至不合逻辑,可这次面对的凶手也是个不合逻辑的异类啊。

    不管猜的是不是对的,至少要可以一试。

    唐嫣卿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她微笑道:“二钱,你既然早有猜测,那想必已经有了下一步计划,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知我者,唐姐姐”张戎打个响指,神秘兮兮的说道,“线索依旧是李峤的诗,那首《风》是在山中所作,诗中描述了秋叶、红花、江河风浪、万丈竹林。你们仔细想想,在京城有哪处山,可同时兼顾秋叶红花,又能欣赏到万丈竹林,附近还有江河水流通过?”

    唐嫣卿面露茫然之色,她是个路痴,对地形什么的完没概念。不过柳薰儿就不痛了,她身为赏金猎人,走南闯北,可以说对京城了如指掌。

    思索片刻,柳薰儿面露喜色,“是仰山,对吧?”

    张戎有些佩服的竖了根大拇指,柳姐姐真不愧是地头蛇,这么快就想到了仰山。昨晚上,自己可是琢磨了半天,才想到这个地方的。

    仰山,地处京城东北部,仰山不仅有秋叶红花,万丈竹林,最重要的是,整个京城境内,只有仰山附近有一条河流。北运河紧靠着仰山,居于仰山之上,可以纵览整个北运河上游。在京城,有些文人墨客欣赏北运河的时候,都会选择徒步爬到仰山顶部。

    除了仰山,京城找不到第二座有江河穿过的山,其他山有溪流,绝对没河流。

    仰山?石耀峰一拍桌子,焦急道:“立刻去仰山,不管二钱说的对不对,先去看看总不会有错。”

    “石大人,你就不必亲自去了,莫忘了,魏大人的事情需要有人告诉白尚书呢。仰山那边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张某领着二位姐姐先去一趟就行了。”

    “嗯,你们去吧,若有情况,立刻派人通知一声!”

    石耀峰也知道事情轻重,魏仁章的事情可耽搁不得。

    从刑部到仰山,至少半个时辰的路,来到仰山脚下,张戎捏着下巴朝上看去。呼,还好还好,不算太高,山也不大,如果如燕山或者莽山一般,光爬到山顶走一圈就能累个半死。

    仰山丛林密布,由于此处少有人来,未经开发,山路极其难走。早年间,仰山上有一座仰光寺,后来因为战乱,断了香火,寺里的和尚都下山当了兵,寺庙也就荒废了。张戎三人的目标就是这座仰光寺,仰山上若是能住人,也就只有这座残破的仰光寺了。

    怕了约有半个时辰,三人都是汗流浃背,累得够呛。看到唐嫣卿小脸红扑扑的,出了许多汗,张戎解下腰间水壶递了过去。

    “唐姐姐,喝口水!”

    唐嫣卿接过水壶,轻啄一口,立刻就愣住了,“咦,这水怎么甜甜的,有点橘子的味道。”

    “嘿嘿,唐姐姐,你今天可有口福喽,这可是我独门秘制的橘子汁,别人想喝都......”

    话没说完,还在卖弄的二钱兄瞪着眼睛愣住了神,右手还举在半空,五根手指打着哆嗦。

    柳薰儿一把夺过水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橘子汁?味道真的不错,我多尝尝!”

    二钱兄都想哭了,柳姐姐,你脸皮这么厚的么?瞧你这牛饮的架势,这是尝尝,你直接喝个干干净净算了!

    打个饱嗝,柳薰儿挑挑眉毛,浑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啥。

    哼哼,你个死二钱,老是当着老娘的面讨好唐嫣卿,我柳薰儿哪里比唐嫣卿差啦?

    张戎抢回水壶,很想说点啥,这时就看到前方不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