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48章 我是狂暴的火
    第248章我是狂暴的火

    翻开草丛,看到一块破牌匾躺在石头上,上边的字迹有些模糊了,但依稀可以看出就是“仰光寺”三个字。..cop>    看来仰光寺就在附近了,又往上走了十几丈,果然看到一座破败的寺庙。

    庙门很窄,一看就是一座小寺庙,墙壁已经坍塌,只是里边的房屋却依然大体无损。仰光寺的庙屋主体是石头,这也是这些房子为何百余年而没有倒塌的原因。

    寺院中落着一些枯叶,可寺门到屋门之间的小路上枯叶薄了许多。仔细观察的话,就可以发现,佛堂外的榕树下,放着一些干燥的木柴。

    “小心些,庙里住着人!”

    唐嫣卿攥紧长剑,小声提醒了一句。三人小心翼翼的往里边走去,离着佛堂近了后,竟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焚香味儿。

    有焚香味儿,那自然是有人。张戎加快脚步,一脚踹开了佛堂的门。

    里边燃着烛火,一尊弥勒佛神像,带着憨态的笑容,佛龛前燃着三炷香。佛堂内干净整洁,正中央地面上放着一条毯子,正好能供一人睡觉之用。

    明明有人的痕迹,却看不到半个人影。..co薰儿围着仰光寺找了好一会儿,垂头丧气的回到了佛堂中,“没找到人,估计在我们到之前就跑了,也不知道住在仰光寺的人是不是甘子归。”

    “肯定是他!”

    柳薰儿不解道:“二钱,你为何如此确定?”

    张戎嘴角抽了抽,伸手指了指毯子,那里躺着一封没有署名的信。这种浅黄色信封,实在是太熟悉了,之前凶手留下的信,用的都是这种信封。

    撕开信封,果然又是一封信,看着熟悉的笔迹,熟悉的语气,张戎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你们终于来了,来的好慢,慢的菊花都谢了。不过,你们能找到我,也算聪明。但,依旧可惜,因为我是虚无的风,你们永远都抓不住我的。看在你们有点长进的份上,我给你们一点奖励。不错,我就是甘子归,甘子归就是我,我不是一个人,除了我,还有雷和雨。猪猡们,来找我吧,我是虚无的风。”

    “你们生气了么?莫要生气,我们来做个小游戏如何?给你们三天时间,你们猜猜,我会对哪家杂货铺下手?那间杂货铺,不在今天,而在昨天,杂货铺是真的,也是假的。..co们猜,猜对了,有奖哦。”

    三人看完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总之,心情无比的复杂。

    柳薰儿跺跺脚,伸手弹了弹信,“这个甘子归搞什么鬼?什么今天昨天,什么真假杂货铺,他到底要玩什么鬼把戏?”

    张戎揉揉发酸的腿,苦笑道:“他啊,是让咱们去查宋桂芳的下落呢,甘子归当年不是一直说宋桂芳跟着杂货铺老板刘小天跑了么?我们要查的那间杂货铺,不在今天,而在过去。这间旧杂货铺,说白了就是刘小天和宋桂芳,是甘子归真正想找的。甘子归真正想杀的,是这家杂货铺的人,他以前杀的,都是假的杂货铺。他给我们三天时间,找到宋桂芳和刘小天的下落,否则,他动不了真杂货铺,就只能继续杀假杂货铺里的人了。”

    “这甘子归是不是疯了?这不是明摆着迁怒他人么?”唐嫣卿实在搞不懂甘子归是什么思维逻辑,明明知道杀的是无辜的人,可还是杀个不停。

    “哎,他就是个疯子啊,疯子的想法,哪能以常理推之?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帮甘子归找到真杂货铺,就等着他来杀宋桂芳和刘小天,到时候好将他抓捕归案。”

    柳薰儿撇撇嘴,嗤之以鼻道:“你想得倒是挺美的,甘子归这般狡猾,会上你的恶当?”

    “那可由不得他了!”

    张戎冷冷一笑,最近被甘子归冷嘲热讽的骂成猪猡,也该是自己反击的时候了。从仰山回到理刑街后,张戎就找刑部书吏写起了告示。

    傍晚时分,刑部衙在京城四处张贴告示,这份告示语言粗俗易懂,可以说是大云朝有史以来,最为奇葩的官府告示了。

    “弱小的歹徒,你永远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无论你在天涯海角,依旧跳不出命运的束缚。为什么你赢不了?因为,你是虚无的风,而我是狂暴的火,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你的信,我收到了,我的火苗正在熊熊燃烧,绝不会让你失望,找到那家消失的杂货铺,找到那消失的人,一点都不是问题。三天,我一定能找到,可是,到时候你敢来吗?你敢来吗?你敢来吗?”

    “懦夫,你不敢来的,因为我是狂暴的火,专门消灭变化无形的风。我是火,我是火,我是火”

    同样的告示,贴的到处都是,看完这份告示,京城百姓直接就懵逼了。这写的是个啥玩意,什么你是风,什么我是火,我们还是大雪雷电呢。刑部是不是被杂货铺的血案逼疯了?竟然贴出一份这样的告示来。

    酒楼茶肆,街头坊间,聊得都是这份告示的事情,大家这次真是开了眼界了。自大云朝建立以来,就没见过这么奇葩的怪事儿。

    刑部,石耀峰脸色极为复杂。直到现在,一听到那份告示的内容,都会觉得好羞耻。我当时怎么就头脑一热,答应了张二钱的请求呢?这下好了,刑部成了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柄了。

    现在百姓们都说刑部官员被案子逼疯了,就连朝堂上的六部官员们也说刑部乱来,这么一份告示贴出去,丢的可不光刑部的脸,整个朝廷的脸面都丢尽了。

    崇德皇帝朱灷亲口下了圣谕,贴一份奇葩告示没问题,最后要是破不了案,参与此事的官员,要么把告示吞肚子里去,要么自己告老还乡。

    总之,朝廷丢不起这个人,皇帝陛下更丢不起这张脸。

    “张二钱啊张二钱,你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否则本官就要回家抱孩子了!”

    一想到自己的仕途,有可能因为一份奇葩告示而结束,石耀峰就有种想哭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