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50章 沧州狮子头
    第250章沧州狮子头

    喝了半碗粥,唐嫣卿便打听起刘小天的事情。如今酒馆中没其他客人,权二代夫妇也比较清闲,便坐在旁边瞎聊起来。

    权二代托着下巴,一边回忆,一边嘀咕道:“你们是想吃刘掌柜的米糕啊,那可就难喽。当年我们盘下店来,也没多问,着实不知道刘掌柜去了哪儿。”

    张戎不禁面露失望之色,如果在权二代夫妇这里也找不到线索,那接下来可就麻烦了。云朝这么大,想找个人,比大海捞针还要难上几分。

    坐在权二代旁边的黎宁想到了什么,她推了一把权二代,没好气道:“你说你这脑袋,长这么大,一点事都记不住。你忘了么,两年前刘掌柜不是派人来找过你么?”

    权二代一拍额头,恍然大悟道:“对对对,想起来了。”

    唐嫣卿有些焦急的问道:“刘掌柜找过你们?”

    “是的,刘掌柜离开京城的时候,忘了一本账本,那账本就在卧房床底下藏着。刘掌柜找人来取,反正那账本对我们也没什么用处,便取出来让那人带走了”权二代仔细想了想,有些不敢确定的说道,“当时,跟那人喝酒的时候,好像听他提了一句,要急着回沧州还是杭州的。”

    沧州?杭州?这一南一北,相差十万八千里呢。想来对方说的仓促,或者吐字不清,这才导致权二代不敢确定。

    张戎随口问道:“那人是怎么来的?”

    权二代的媳妇黎宁接口道:“他啊,赶着马车来的。”

    赶着马车?张戎心头一喜,如果是赶着马车,那他要返回的地方应该就是沧州了。

    杭州地处江南,要到京城一般都是沿着大运河一路北上,少有乘坐马车的。而且刘小天离开京城,带着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应该不会跑到杭州那么远的。

    看来有必要去一趟沧州了。

    “权掌柜,听你们口音,你们是京城人氏?”

    权二代挺挺胸膛,重重的点了点头,“那可不,我们权家世居京城,到我这算第四代了。我们啊,跟刘掌柜也算是老街坊了。”

    “......”

    张戎和唐嫣卿面面相觑,第四代啊,那你爹为啥给你起个名字叫权二代?应该叫权四代才合适啊。就这么一代代延续下去,以后起名字都省事了。

    唐嫣卿忍着笑,转了转眼前的粥碗,“刘掌柜可是成过婚?”

    黎宁表情古怪的看了唐嫣卿一眼,“妹妹,瞧你这话说得,刘小天也算是有点头脸的人了,哪能不成婚?他呀,从小就定了娃娃亲,女方比他大四岁呢,可惜,刘小天命不好,成婚十三载,没有一男半女不说,媳妇还失踪了。”

    “失踪了?”张戎眉头挑了挑,尝试的问道,“他媳妇是不是后槽牙镶了金牙?”

    “咦,小兄弟,你们怎么知道的?”

    “猜的!”

    权二代夫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的不信,这猜的也太准了吧,骗谁呢?

    张戎可不想多解释,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我张二钱别的优点都是虚的,唯有猜事情,那绝对是天下一绝。

    没一会儿,张戎拉着唐嫣卿的手,甜甜蜜蜜的离开了二代酒馆。

    看着这对年轻男女恩爱无比的样子,黎宁不禁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她回过头,抬脚跺了下权二代的脚面。这一脚跺的太突然,一点防备都没有,权二代疼得龇牙咧嘴的。

    “哎哟,祖宗啊,你这是干嘛,为夫什么时候惹到你了?”

    “权二代,你变了,你以前对我多好,现在呢?你再看看人家......哼哼......你今晚上自己睡吧,什么时候老娘心情好了,再说生三娃的事情。”

    “.......”

    权二代瞪着眼睛,一脸懵逼,我干啥了?我特么啥也没干啊!

    都怪那对年轻人,没事儿秀什么恩爱,诅咒你们,秀恩爱死的快。

    揉揉脚面,权二代刚想去擦桌子,就看到桌面上放着一兜苹果。他提起苹果,一瘸一拐的跑到门口,大声嚷嚷起来。

    “哎,老弟,你们把苹果忘店里了!”

    张戎回过头,无比爽朗的挥了挥手,“留给你们了,你也好好补补身子!”

    “......”补补身子?权二代当即就有点迷了,补什么补,我身子骨状如牛。抽抽嘴角,权二代从兜里拿出一个苹果,在衣服上蹭了蹭,狠狠地咬了一口。

    嘎嘣,香甜可口水有多,苹果不错啊!

    ...........

    张戎和唐嫣卿离开街口,柳薰儿就从旁边跳了出来,她瞅瞅对面甜蜜无比的二人,有些生气的哼道:“你们扮夫妻扮上瘾了?”

    “咳咳,柳姐姐,咋说话呢?”

    二钱兄表示了极大的不满,我这里好不容易泡妞有了点进展,你就说这种话,你不知道唐姐姐脸皮薄么?

    “行啦行啦,懒得管你们,有没有查出点线索?”

    “有,刘小天可能在沧州,所以,我们得连夜去一趟沧州!”

    “沧州?太好了,我们连夜就去,好久没吃过正宗的沧州狮子头了!”柳薰儿眯着美目,香舌舔了舔粉唇,那姿势,极具诱惑力。

    张戎咧着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小腹有点热热的。不就是狮子头么,有那么吸引人?还有啊,柳姐姐,你这舌头舔了舔去的,也不像是吃狮子头的样啊,不知道还以为你是在舔.....

    二钱兄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一句话!

    小舌才露尖尖角

    早有雨露撒上头

    这句话送给柳姐姐,再合适不过了,可是,不敢说啊。

    回到八方酒楼,三人找李熙月告个假,乘着一辆华贵无比的马车慢悠悠的离开了京城。

    上次凌女王带走紫蓝鹦鹉的时候,就把马车扔在了八方酒楼,后来一直没说要回。

    张戎是个实诚人,这么好的马车,乘坐起来老舒服了,既然女王不主动讨要,那就留着自己用呗。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马车慢悠悠的离开南门,守门的卫兵看到这辆马车,都站直身子,认认真真的行了个注目礼。

    二钱兄坐在马车中,美得鼻涕泡都快出来了。

    女王的马车,还有这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