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52章 该来的总会来
    第252章该来的总会来

    吹完口哨,张戎什么也没多说,迈步走进了杂货铺。

    铺面很大,吃食糕点,柴米油盐,甚至连布匹都应有尽有。柜台处坐着一位三十余岁的美妇,此女媚眼如桃花,皮肤白皙,颇有一些勾人夺魄的味道。

    四周有几个伙计在忙活着,杂货铺的生意看上去挺火的。

    来到柜台前,张戎拍拍桌面,那美妇人笑着问道:“客人,你想买点什么?”

    “额,本公子想买的东西,怕你们没得卖!”

    “呵呵,客人真会说笑,我们这铺子货物齐,涵盖衣食住行,只要客人出得起价钱,就算店里没有的东西,我们也会想方设法替你讨来!”妇人说到此处,面露骄傲之色。

    张戎抿抿嘴,一本正经的说道:“本公子想买两颗良心!”

    “两颗良心?”

    妇人脸色瞬间变得一寒,一双桃花眼死死盯着张戎,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露出难看的笑容,“良心?客人来错地方了,我们这小店确实没得卖!”

    “可惜了,我就说你们没得卖嘛,好啦,本公子再去别处逛逛!”张戎说走就走,一点都不留恋。

    张戎是走了,可唐嫣卿和柳薰儿却还装作客人,待在店中买柴米油盐。

    张戎走后,妇人脸上便布满了慌乱之色,红润的小脸变得有些苍白,她跟伙计吩咐两句,慌慌张张的往后院走去。

    午时阳光明媚,院子里坐着一位四十余岁的男子,懒洋洋的晒着太阳,他手里捻动着一颗玉珠,嘴里唱着不知名的小曲。

    妇人进了院,一把夺过玉珠,急呼呼的说道:“行了,你别晒太阳了,出事啦。”

    “哎,阿芳,出什么事儿了,我也没听到前边有什么动静啊!”

    “刚才店里来了个陌生客人,看那人穿着打扮不差,可他到了店里,张口要买两颗良心。”

    “良心?”买良心,还一下买两颗,绝对有问题啊。

    院子里,一时间变得鸦雀无声,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等着对方先说话。

    没错,这二人便是刘小天和宋桂芳,正如张戎推测的那样,这俩人完就是私奔。几年前来到沧州后,没多久就开了一家杂货铺,生意不错,日子过得也算快活。最让刘小天开心的是,宋桂芳还生了个儿子。

    以为这辈子就这样过下去了,没想到今天竟然有人跑到店里买良心。

    “阿芳,别慌,那人说别的了么?”

    “没有,留下这句话就走了,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嗯,那就好,看来那人是认出我们来了,他不说报官也就没说别的,八成是想在我们这拿些好处。只要他想要钱,我们就给他钱。”

    “万一,他是官府的人.....”

    “应该不是,他若是官府的人,你觉得咱们还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事情总会来的,你呀,先别自乱阵脚,若实在不行,你就带着璃儿离开。”

    “嗯!”

    二人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们这一番对话,完完整整的落到了别人的耳朵里。

    到了此时,几乎可以断定这二人就是刘小天和宋桂芳了。刘小天和宋桂芳这对狗男女,还真够心黑的,刘小天杀了原配妻子,埋在宅院里,随后又拐了甘子归的媳妇跑路。而这宋桂芳呢,完置甘子归生死于不顾。当年甘子归身陷人命官司,要说他们不知道,那就见鬼了。

    柳薰儿靠着墙壁,心下生疑道:“二钱要搞什么鬼,既然发现这对狗男女,直接抓捕归案不就行了,为什么不让我们动手?”

    “先耐心等等吧,二钱这么安排,肯定有他的道理!”

    .............

    沧州客栈,二楼包间内,十几名身着劲装的男子凑在一起,这些人都身材精壮,孔武有力,一看就是练家子。

    “苗老大,张二钱去了天芳杂货铺。”

    “天芳杂货铺?很好,我们就在杂货铺守着,记住,这一次主公可是下了死命令,张二钱必须死在沧州。主公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总之,张二钱不死,我们也不用活着回去了。”

    苗老大目光扫视周围的人,十几名刀手都绷紧神经,认真答道:“苗老大,你放心吧,兄弟们自小受主公养育,为了主公,我等万死不辞,今夜,不是张二钱死,就是我们死。”

    ............

    戌时中旬,沧州街道上已经是空荡荡的,漆黑如墨的夜空笼罩着沧州城,寒风吹过,更给这个夜晚增添了几分阴冷之意。

    杂货铺后院,刘小天和宋桂芳躺在榻上,却是毫无睡意。不管如何强自镇定,依旧会心神不宁。二人有一种感觉,今晚恐怕要出事儿,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哐当!

    一声巨响传来,似乎有人踹飞了前边店铺的门板,刘小天和宋桂芳猛地坐起身,他们裹上衣服透过门缝往外看去。

    很快,院子里出现一个人影,此人身材不算他魁梧,身却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戾气,他手里拖着一把大斧,斧头擦着地面上的砖头,发出渗人的沙沙声。

    那人越来越近,终于走到了微弱的烛光下,他的脸变得越来越清晰。

    当看清他的脸后,屋中二人不约而同的惊呼一声,扑通坐倒在地。

    “甘子归......甘子归......这不可能,他不是死了么?他不是死了么?”

    “老刘,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不是死了吗?”

    二人就像看到了鬼一样,脸色煞白,不断往后踉跄着。

    没错,这个出现在院子里的人便是震惊京城的斧头杀人魔,他就是疯子甘子归。

    甘子归不想杀人,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看到杂货铺三个字,他就会变得疯狂,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

    “桀桀......没想到吧,时隔多年,我还能找到你们......”

    甘子归仰天长啸,啸声如厉鬼嘶吼,带着一丝苍凉。

    突然,一阵诡异的掌声响起,墙头上多了三个人,这三人手持兵刃,整齐划一的半蹲在墙头上。

    “嘿嘿嘿......甘子归,你终于来啦!爷爷我等的菊花都谢了!”

    甘子归头皮发麻,这笑声,真特么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