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55章 凤羽军
    第255章凤羽军

    两位游神趴在地上,眼神满是佩服,真不愧是贱圣大魔王,说唱就唱。还别说,这怪异的小曲挺好听的。

    苗老大等人嘴角直抽搐,眼神冒着火,我们要砍死你了,你却唱首歌,这是有多瞧不起我们?

    “兄弟们,一起上,砍死他,把他剁碎了喂狗!”

    面对一群暴徒,生死存亡之际,张戎不慌不忙,提着狼牙棒,嘴角瞥了瞥,“真不是好朋友,本公子唱的不好听么?你们还要打打杀杀的,看来关键时刻,只能看谁拳头硬了。”

    苗老大差点没笑出声,比拳头硬?现在的形势还不明显么?

    突然,天空中一抹红色流光,带着刺耳的响声。苗老大愣了下神,这是军中所用的响箭,怎么会有响箭?

    也就片刻的功夫,杂货铺墙头上多了无数人影,这些人探出半个身子,人手一把长弓,锐利的箭矢对准了院子里的人。这些人都一身黑甲,甲胄左胸位置描绘着一根红色凤羽。

    朦胧的月光下,一名黑甲劲装女子,从墙头跳下,她持着两把短枪,美目轻蔑的望着院子里的人,“所有人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

    苗老大背脊发寒,神色不善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劲装女子。

    “司听风.....凤羽军,居然是你们,没想到啊,堂堂凤羽军,居然替张二钱做事!”

    苗老大口中流露出一丝讥讽之意,可即使如此,依旧看得出他已经心生退意。而旁边的黑白无常和甘子归也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同样想不通,为何凤羽军会出现在沧州城?

    日夜游神趴在地上,互相使了个眼色,呼呼,幸亏我们聪明,没有得罪大魔王,否则这会儿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怪不得大魔王有恃无恐呢,原来人家身后有凤羽军撑腰。

    大云朝自开国流传至今,有着四支强大的军团,分别是皇帝手中的铁甲军、宁王麾下赤焰军、东府张家统领的狂风军、齐王麾下凤羽军。

    百年来太平盛世,赤焰军以及凤羽军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被不断削减,如今凤羽军已经从开国时期的五万人削减到了一万四千人。虽然如此,可凤羽军依旧不容小觑。

    凤羽军分南北大营,分别驻守渤海以及齐州。

    苗老大语出讥讽,司听风并未受半点影响,她遥遥望了对面墙头一眼,冷声道:“张二钱,你说的唱歌为号,唱的就是这种歌?”

    “不好听么?”张戎觉得很委屈,我唱的这么努力了,你们为何都觉得不好听呢?哎,欣赏水平有问题啊。

    张戎和司听风谈笑风生,让苗老大很生气,可面对周围弓矢,他偏偏不敢轻举妄动,“司听风,能否告诉老子,你为什么会带着凤羽军出现在沧州城?”

    司听风微微蹙了蹙眉头,“你能认得我,看来你身后的人也不简单啊。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需要问么?当然是女王殿下吩咐的,若无女王允许,我可调动不了凤羽军士卒。”

    沉吟片刻,司听风向前走了两步,“我很好奇,你们为何这么想杀张二钱。我们可以做个交易,你只要告诉我真相,我便放你们安离开,怎么样?”

    苗老大眉头一挑,冷笑道:“你问的是张二钱的身世,还有我家主公的身份?呵呵,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张二钱的身世,我并不清楚,至于我家主公是谁,那就更不能说了。大丈夫立于世,忠义不可破,今夜,有死而已!”

    话音未落,苗老大双足发力,猛地朝左侧窜去,他挥舞着钢刀,双目满是决然之意,就算是死也要拉着张二钱垫背。

    苗老大突然发难,张戎早有准备,双手攥紧狼牙棒,猛地从墙头跳下,整个人如泰山压顶,朝着苗老大砸下去。苗老大没想到张戎反应这么快,只好横刀抵挡,哪曾想狼牙棒砸下来,犹如千斤重锤,震得虎口剧痛,两只手臂仿佛断了一般。

    好恐怖的力道!

    张戎狼牙棒落下,顺手向右一撩,动作又快又准,苗老大躲避不及,腰部中招,闷哼一声,整个人摔倒在地。

    狼牙棒指着苗老大的脑袋,张戎冷冷地问道:“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呵呵......早就说过了,有死而已.....咳咳.....咳咳......”

    黑色蒙布慢慢渗出一丝血迹,眼神扩散,整个人猛地抽搐起来,很快,他便躺在地上恢复了安静。

    张戎赶紧扯开蒙布,伸手探了探鼻息,这家伙居然自杀了。凑近后,除了血腥味儿,还能闻到一股怪异的药草味儿。

    好狠的人,嘴里居然含着毒丸。

    苗老大一死,其他黑衣人见情况不对,突然像发疯的野兽般,朝着身后的杂货铺前堂冲去。司听风一声令下,箭矢如雨,瞬间射死了好几个。

    日夜游神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们混在人群中,往外逃去,黑白无常就紧紧地跟在两位游神旁边。

    两位游神腿脚麻利,身手不凡,箭矢飞来,他们左腾右挪,愣是没受半点伤,所有的伤害都让前边的黑袍人吸收了。看到二位游神如此生龙活虎的表现,两位无常有点懵懵的,游神大人不是中了暗器么?

    眼看着就要逃出杂货铺了,范无命突然拽了下贝喜笑,“二位游神,甘子归还在里边呢。”

    贝喜笑回过头翻了个白眼,铁青着脸怒道:“都什么时候了,哪还顾得上那条疯狗,要救你们去救,我们恕不奉陪!”

    “......”范无命脸色比哭还难看,我们也不想回去啊,“可是.....甘子归是牛头马面的徒弟啊。”

    “牛头马面怎么了?我们的命重要,还是甘子归的命重要?”

    贝喜笑和康喜哭打定主意不回头了,要不是大魔王有意放水,估计早死在院子里了。这个时候回头救甘子归,那就是给脸不要脸了。真把大魔王惹毛了,后悔都来不及。

    一出杂货铺的门,两位游神很快就消失在街头夜色下,黑白无常抽抽嘴角,最后叹口气,也跟着日夜游神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