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56章 翻过这座山
    第256章翻过这座山

    杂货铺后院内,仅仅一盏茶的功夫,院子里就躺下十几个黑衣人,这些人各个悍不畏死,他们要么自杀,要么被杀,居然一个活口也没留下来。

    甘子归单膝着地,身上流着血,大斧杵在地上,努力的撑着身子。

    “为什么?凤羽军会来?”

    “甘子归,你怎么这么蠢?你以为我们三个人敢来沧州,就真的一点倚仗都没有?离开京城的时候,我们没有带刑部一兵一卒,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么?呵呵,沧州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若是你给本公子挖个陷阱,本公子岂不是死定了?所以,没有点倚仗,本公子才不会来这沧州城。”

    “呵呵......你果然很聪明......不过.....嘿嘿......”

    “不过什么?”张戎本能的开口询问,却见甘子归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弓起身子,双手握紧了大斧。

    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能打?

    张戎大吃一惊,提着狼牙棒就要开打,哪曾想甘子归居然猛地转过身,朝着屋中奔去。张戎顿时就蒙圈了,不是冲我来的?

    甘子归冲进屋中,举起大斧照着桌子旁边的刘小天和宋桂芳剁了下去,一斧头.....两斧头.....三斧头.....

    鲜血飞溅,凄厉的哀嚎声终于停止了......

    刘小天和宋桂芳被砍得不成样子,而甘子归也笑着躺在地上,他突兀着眼睛,望着空荡荡的房顶。

    胸口一股剧痛传来,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的一切终于变成了黑暗.....

    屋中一对狗男女死了,甘子归也因重伤而死,一切就这样结束了么?

    阴森的院子里,突然一阵孩童的啼哭声,听着这稚嫩的哭声,不知为何,心中一颤。

    一个三四岁的男孩不知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他趴在刘小天和宋桂芳的尸体上抽泣着,小小的身子不断颤抖。他哭着回过头,阴鸷的目光扫过院中每个人的脸,最终停在了张戎身上。

    “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阿爹阿娘......我会杀了你们.....我会杀了你们的......”

    小男孩的目光冰冷刺骨,那阴鸷的眼神,完不应该出现在一个三四岁男孩身上。

    没来由的,众人背脊生寒,一个三四岁的男孩,竟然能散发出如此浓烈的戾气。

    张戎皱了皱眉,向前两步,一把将男孩提了起来,“少他娘的胡放屁,你爹你娘又是什么好东西么?一对没人性的狗男女而已,他们被杀,罪有应得。你想杀我们,你想报仇,老子先把你砸成肉饼.....”

    将男孩扔在地上,狼牙棒高高举起,只需要一棒子下去,这个弱小的男孩就会一命呜呼。

    一只手抓住了张戎的手腕,“二钱,你冷静一点,我知道你心里有火,但他还是一个小孩子,他什么都不懂。他不是那些黑袍人,你何必.....”

    “呃....呃.....”唐嫣卿蹙眉紧皱,声音戛然而止,她觉得腰间有些疼,空出一只手摸了摸,入手微热,手心满是鲜血。

    在她身后,那个叫刘璃的小男孩攥着一把短刀,脸上带着疯狂的笑,“咯咯.....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唐嫣卿的身子慢慢瘫软下去,张戎扔掉狼牙棒,揽住了她的身子。听着那稚嫩刺耳的笑声,他抬起头,怒火几乎燃烧整个庭院。

    “小杂种.....她在保护你.....”

    张戎不喜欢欺凌弱小,可眼前的小男孩该怎么处置?小男孩的眼神里流露出来的都是仇恨,那冰冷的目光,不带半点感情。这是一个一心杀戮,执着于报仇的野兽。留着小男孩,将来身边会有多少朋友会受到伤害?

    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于心不忍,可.....明知道将来会受到他的伤害.......

    这一刻,张戎终于明白那些战场上的士兵会对老弱病残下手了,在付出了无数条生命后,他们总结出一条铁律。战场上,没有男女老幼,只分有威胁还是没威胁。

    而小男孩就是威胁,他捅了唐嫣卿,脸上只有疯狂的笑,没有半点的内疚。今天,他捅了唐嫣卿,那么明天呢?

    该死的,哪怕良心会受到谴责,也不能留这个祸患活下去。

    张戎确定唐嫣卿的伤没有大碍后,便想起身弄死小男孩,可这时有人比他还要快。

    司听风越过门槛,手里短枪猛地刺出,一枪便将小男孩刺死在地上。

    唐嫣卿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听风.....为什么......”

    “唐嫣卿,你还不明白么?他不是婴儿,他什么都懂了,今天他刺了你,却毫无内疚之心。那么明日呢,他可能会伤害女王,我.....是绝对不会留这种祸患的.....”

    张戎抱紧唐嫣卿,沉声道:“先顾好你自己吧,幸好那小子没什么力气,但凡有点力气,这一刀就要你命了。”

    庭院里,柳薰儿冷眼看着,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

    哎,唐嫣卿这个女人,就是有些太善良了,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帮唐嫣卿处理完伤口,张戎便在院中搜索起来,他希望能在这些黑袍人身上找到点线索,最终,一无所获。

    司听风走到身后,小声道:“这些人都是死士,但凡死士,出任务之前都要抹去一切可能的痕迹,绝对不会给幕后主人带来半点麻烦。所以,你搜不到东西的。不过,那领头的能一眼叫出我的名字,还认得凤羽军装束,足够说明一切了。”

    张戎轻轻地点了点头,他听得懂司听风话里的意思。

    死士,不是什么人都能养的,养死士,要经过严格的挑选,长时间的培养。能养死士的,必然是权贵豪门。

    “张戎,我希望你能明白,这是一座高山,也许,你这一生都难以逾越。女王.....她只想让你活着.....”

    “活着,最大也是最小的奢望!”

    看着远处高空中的弯月,朦胧的流光宛如虚幻。

    “翻过这座山!”

    “就会看到艳阳天!”

    张戎攥紧了拳头,声音如来自遥远天穹。

    我一定会活下来,也必须活下来!

    从今天开始,谁要我死,我就让谁死。

    从今天开始,再也不会瞻前顾后,畏手畏脚。

    潘多拉魔盒早已打开,杀戮已经接踵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