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57章 金香楼偷师
    第257章金香楼偷师

    天芳杂货铺出了这么大事情,沧州衙门不可能没反应,不过有司听风出面,再加上张戎手中的齐王府腰牌,衙门也没再多管这事儿。

    休息一日,一行人便返回京城。

    唐嫣卿身上的伤并不重,将养十几天就没什么大碍了。只是,一路上她沉默寡言,闲暇时,掀开车帘怔怔的望着窗外的风景。

    张戎也懒得出声安慰,有些事情,只有自己想通了才管用。至少,张戎并不觉得司听风做错了什么,如果司听风不杀那小崽子,他张某人也会动手的。

    回到京城,一行人在正阳门大街分开,司听风领着人向东回齐王府,张戎则领着二位美女向西回八方酒楼。

    午时,阳光正暖,酒楼内客人爆满,比起八方酒楼生意火爆,侧对面的金香楼可就显得冷清了许多。

    自从郑邪风让蝎子帮去金香楼静坐十几天后,苟健仁就有点哑火了。连郑邪风都不敢得罪八方酒楼,那说明八方酒楼后台很硬啊。

    可是眼金香楼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苟健仁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偏偏一点辙都没有。

    人家八方酒楼做的饭炒菜便宜实惠,又弄什么烤串,饭菜种类繁多,味道又好,只要脑子没问题,都会选择去八方酒楼吃饭。之前挖墙脚行动失败,不仅没把刘大能挖过来,反而自家主厨满东棉辞工不干了,虽说从观鹤楼那边挖来了一名主厨,可这位主厨的厨艺连满东棉都不如,又哪是刘大能的对手?

    这段时间,苟健仁经常来金香楼坐镇,琢磨了老长时间,依旧是愁眉不展,没个好主意。

    赵东一言不发的坐在旁边,白七弓着身子,满脸堆笑,不时地帮忙添点热水。

    莫看赵东一副凝眉苦思的样子,其实他心里啥都没想,纯粹是在耗时间。反正,东家在想对策,他这个酒楼掌柜总不能啥都不干吧,就算是装也要装出一副绞尽脑汁的样子啊。

    白七眼珠子一转悠,凑过身子,小声说道:“东家,这段时间,小的一直在观察八方酒楼的烤串,其实那烤串难度并不大,咱们也可以推出烤串生意的。”

    “烤串?那玩意能赚多少钱?”赵东当即递给白七一个白眼,倒是苟健仁少有的没有生气,“继续说下去。”

    “哎”白七有些得意的看了赵东一眼,哼哼,赵掌柜就是嫉贤妒能,自己想不出好主意,还不让别人说了?挑挑眉头,白七信心满满道,“东家,小的观察过了,那烤串确实赚不了太多钱,可去八方酒楼喝酒吃串的,哪个不是点上些饭菜?所以啊,八方酒楼真正赚钱的还是酒水饭菜,小的已经调查过了,西城河孟家米酒铺的酒挂上八方酒楼的牌子,价钱竟然翻了一倍。啧啧,东家,咱们为什么不学学八方酒楼呢,那烤串难度并不大,小的这段时间观察的也差不多了!”

    赵东嘴角直抽搐,他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人家八方酒楼大摇大摆的烤串,会不防着别人偷师么?正想出声提醒两句,可看到苟健仁脸上的表情,他只好不话咽了回去。

    苟健仁眉头舒展,深感兴趣,他搓着双下巴想了想,随后站起身拍了拍白七的肩膀。

    “很好,白七,这事儿就交给你了,只要你能让金香楼的生意有所好转,我就许你做酒楼二掌柜!”

    二掌柜?一听到这三个字,白七腾地一下站直了身子,心头火热火热的,他现在可是战意熊熊,充满斗志,“东家,你放心,小的一定把这事儿办的漂漂亮亮的”。说罢,白七还冲赵东挑了挑眉毛,哼哼,等我成了二掌柜,看你姓赵的还敢不敢折腾老子。

    白七风风火火的跑出去,忙活烤串大业了,为了二掌柜之位,拼了。

    看着空荡荡的楼梯,赵东的脸色有点黑,白七这个狗东西,这是要把他赵某人踩在脚底下啊。

    小人得志便猖狂,说的就是白七这种人。二掌柜这事儿还八字没一撇呢,就敢给他赵东甩脸子了,要是真成了二掌柜,这家伙还不得上天?

    苟健仁也觉得白七这人不堪大用,可只要他能然酒楼生意有所改善,许他个二掌柜又如何?经商半辈子,苟健仁总结出许多真理,其中一条就是,要想狗听话,就不能光喂骨头,隔段时间就要给狗喂块肉。

    两天后,在白七的指挥下,金香楼烤串正式开业了。白七这人虽然没什么大智,但还是有点小聪明的,推出的烤肉部是八方酒楼一半价钱,美其名曰“半折优惠”。

    在金香楼一通宣传下,还真吸引了不少食客,楼里的生意也比以前好了一些。

    .......

    八方酒楼后院,唐嫣卿端着洗脸盆来到院中,正想着盛些水,就有一个人猛地冲了过来。

    “哎呀,唐姐姐,跟你说过多少次啦,有什么事喊一声,你身上还有伤呢,万一扯动伤口怎么办?”二钱兄神色焦急,满脸关切。

    唐嫣卿抿着嘴,小声道:“都多少天啦?早好了,再说了,那点伤哪有你说的这般严重?”

    张戎对此表示很怀疑,“真好啦?”

    “好了呢,昨晚上练了一套剑法,也没什么影响!”

    “嗯,好的这么快?唐姐姐,你站好,容小弟检查检查,是不是真好了?”

    唐嫣卿倒也没有多想,微微站直身子。张戎一本正经的弓着身子,伸出右手摸了摸那娇柔的纤腰,摸了下伤口位置,并没有立刻松开,而是轻轻地揉了起来。一圈两圈三圈......嘿嘿,唐姐姐的腰真勾人,大长腿,水蛇腰,完可以玩十年啊......

    二钱兄手法巧妙,揉的唐嫣卿浑身发热,腰间麻麻地,没一会儿,脸上就多了一丝润红。

    “二.....二钱,你干嘛,赶紧撒手!”

    “哦哦哦......唐姐姐的伤果然好啦,这我就放心了!”

    张戎往后退了两步,脸上的表情要多认真就有多认真。唐嫣卿顿时就有些迷糊了,这小子刚才真的只是在检查伤口?

    唐嫣卿端着水进了屋,张戎略有些失望的去了前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