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58章 四郎的小本本
    第258章四郎的小本本

    四郎坐在柜台后,打个响指招了招手,等着张戎凑过来,他神秘兮兮的笑道:“二钱兄,你这泡妞的本事见长了啊,这揉腰有什么说法不成?”

    “嘿,四郎兄,这你就不懂了吧,有句话,你没听说过么?”

    四郎摇摇头,认真道:“什么话?”

    “美不美,先看腿!”

    “骚不骚,揉下腰!”

    四郎俩眼一瞪,咧着嘴巴,半天没回过神儿来。这话,乍听上去很无耻,可仔细想想,好像又挺有道理的。

    没一会儿,四郎从柜台下边掏出一个小本本,翻开一页,刷刷刷写了起来。

    张戎挺感兴趣的,我张某人有个小本本,四郎竟然也有个小本本,知己啊,也不知道四郎记的都是啥!

    伸过头看了两眼,二钱兄那张不算英俊的脸立马就黑了。

    入目第一行字,张二钱贱人语录!

    这特么,贱人语录,贱人语录,贱人语录......现在张戎脑海里就只有这四个字。郭四郎,咱们是几辈子的仇怨,让你这么作践我?

    “郭四儿,你个无耻败类,谁让你如此编排本公子的,赶紧把这小本本撕了,否则,本公子把你屎尿打出来!”

    四郎停下笔,一脸鄙夷的瞥了张戎一眼。无耻?咱俩到底谁无耻?哼,郭某人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

    “君子动口不动手,郭某就坐在这里,你只要不怕别人说起以大欺小,那你就打死郭某吧!”说完这些,四郎站在凳子上,居高临下的吼了起来,“李掌柜.....李掌柜.....张二钱又欺负人啦!”

    “.......”二钱兄当即就懵逼了,这怎么还喊帮手了,靠,有本事咱们单挑,喊李熙月算什么本事儿?

    嘴巴长在四郎身上,四郎要喊,二钱兄阻拦不及,很快李熙月抱着大师兄来到大厅中。四郎的声音不小,鬼哭狼嚎的,就连唐嫣卿和柳薰儿也跟着来到前厅看热闹。

    刘小能拿着炒菜勺,风风火火的闯了过来,“师兄,怎么回事儿,是不是锅哥欺负你了?”

    四郎差点没晕过去,他可怜巴巴的挺了挺胸膛。

    刘小能,你要不要这么无耻,我郭四郎这小体格,能欺负张二钱?哼哼,刘小能这家伙,平日里看起来忠厚老实,关键时刻也不是啥好东西,真不愧是师兄弟,这秉性都特么差不多。

    李熙月抱着大师兄,轻轻地翻了个白眼。这不是没啥事儿么,高才鬼哭狼嚎个什么劲儿?

    “郭四儿,又怎么了?”

    四郎从凳子上跳下来,一脸委屈的将之前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李熙月心下好奇,走到柜台前把小本本抓了过来,于是乎,三个女人外加一只大师兄认认真真的看着小本本上的内容。

    张二钱贱人语录!

    1、我长得狠耐看,需要耐心看!

    2、我视金钱如粪土,奈何粪土爱跗骨!

    3、月老是我朋友,手里攥着一把红线!

    4、不是我在鄙视你,是脚趾头在歧视你!

    5、我就是当世绝品好男人,不信,我们结婚,试试!

    6、美女从来不带刀,杀人靠水蛇腰!

    7、我打不过你,我贱死你!

    8、背影已然倾天下,回眸何必乱芳华!

    9、人到暮年不服老,贱到用时方恨少!

    10、长剑横扫尘烟起,顺风一浪飘万里!

    11、坑人技术哪家强,云朝京城找戎翔!

    12、当官要是不贪腐,不如回家抓老鼠!

    13、行千里路,泡天下妞!

    14、学而不思则罔,思而还做流氓!

    15、我就是我,高手很寂寞!

    16、我划船不用桨,扬帆起航靠浪!

    17、尔等步步相逼,看我胯下杀气!

    18、美不美,先看腿!骚不骚,揉下腰!

    待续......

    看完所谓的贱人语录,三女一猴瞬间石化,平时不注意,没想到张二钱这个贱人竟然留下这么多名言,啊,呸,不是名言,是贱人贱语!

    刘小能走过来瞅了一眼,随后一脸崇拜的看着张戎。师兄就是师兄,这么有文采的么?

    李熙月抖了抖手里的小本本,寒着脸问道:“张二残,这些话都是你说过的吧?”

    张戎很想否认,可所有的否认都是苍白无力的,所以,他只好乖乖地点了点头,“也许....好像.....似乎.....是我说的!”

    “哼,不要脸的东西,你这满身才学都用这上边了?哼,四郎记得好,以后该记就记,张二残要是敢找你麻烦,本小姐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四郎小跑过去,开心的接过小本本,回头得意的挑了挑眉毛。

    二钱兄垮着脸,心里哇凉哇凉的,老天爷,降个天雷劈死郭四郎吧!

    这本贱人语录要是流传出去,我张二钱还怎么混社会?

    李熙月留下一个冰冷的眼神,拉着柳薰儿往后院走去,唐嫣卿似乎想起了什么,迈步走到张戎身前,用极低的声音说道:“二钱,姐姐不骚!”

    “.......”

    呜呜,这下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都怪这张嘴,没事儿耍什么耍?

    很像解释两句,可唐姐姐寒着脸离开了大厅。

    “四郎兄,张某认了跟你有仇是不是?”

    “也没多大仇啊,二钱兄,你干嘛这么生气,将你的话语记录下来,千百年后,也能流传后世,被万人敬仰,不是好事么?”

    神特么万人敬仰,万人唾弃还差不多。

    郭四儿,你特么这是要搞死我的节奏啊!

    正犯愁呢,任性兄弟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公子,大事不好了,金香楼那边还在烤串,今天更过分,说是两折优惠!”

    “什么?他们还上瘾了?”二钱兄心里正火大呢,这下算是找到了发泄口。

    张戎急匆匆的出了门,他没去金香楼,而是大踏步去了对面的刑部。也就半柱香时间,张戎、樊修赞离开刑部,朝着金香楼杀去,身后还跟着二十多个衙役。

    看到八方酒楼吉祥三宝之一,带着这么多衙役杀上门,白七立马挡在了前边。

    “几位,你们是来吃饭的?”

    “滚一边去,你算个什么东西,把狗贱人喊出来!”

    张戎一伸手,直接把白七扒拉到一边去了。

    樊修赞眉头狂跳,二钱火气有点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