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59章 知识产权保护法
    第259章知识产权保护法

    正如樊修赞想的那样,张戎的火气老大了,这火气一半是因为贱人语录,一半是因为金香楼。

    烤肉串彻底火了后,张戎就知道会有人偷学了。烤肉串技术难度不高,主要是就是调料和火候,这对金香楼来说不是什么难度。只是没想到,金香楼竟然忍到现在才山寨烤肉串。

    早就想到金香楼会偷师了,张戎又怎么会没有准备?

    门口吵吵闹闹的,没一会儿几个灰衣仆人簇拥着一个大胖子走了出来。

    苟健仁两条胳膊微微分着,走起路来摇摇摆摆,迈着只硕大的螃蟹。

    站在门口,右手把玩着两颗玉球,不急不忙的笑道:“还当是谁,这不是八方酒楼吉祥三宝里的二钱宝宝么?哦,樊大人也来了啊,敢问金香楼可是犯了什么事儿,值得刑部如此大动干戈?”苟健仁故意点了下“二钱宝宝”四个字,周围看热闹的人当即就笑出了声。

    好好一个大男人,叫什么二钱宝宝?张戎很生气,这个狗贱人一定是故意的,神特么二钱宝宝,二钱宝宝只有女王能喊,你个苟胖子凭啥喊?

    “闭嘴,狗胖胖,少油嘴滑舌的,今日找你,就是想问问你,这金香楼的烤串是怎么回事儿?谁允许你们烤串了?”

    狗贱人嘴角一抽,双层下巴一阵颤抖。狗胖胖?哼,整个京城还没人敢这么称呼我苟某人呢,你张二钱是第一个,胆子不小。

    如果不是对面站着樊修赞和一群衙役,苟健仁现在就派人把张二钱围起来。

    当着刑部樊大人的面,苟健仁不得不收敛一些,可是一想到“狗胖胖”三个字,就气得慌,“这可就奇了,我们金香楼可是酒楼,做什么饭,炒什么菜,还要经过别人允许不成?”

    张戎耸耸肩,不咸不淡的轻笑道:“你们做饭炒菜当然随意啦,可是这烤肉串不行,这可是我八方酒楼独家配方,烤肉方式独此一份。你烤肉没问题,别我家的配方,否则,就是侵权。”

    “侵权?”苟健仁顿时就乐了,相当不屑的咧了咧嘴,“侵权,这个词用得棒,苟某人经商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侵权这个说法。”

    “那是你孤陋寡闻,济世堂的六味地黄丸也不难做,你见过除了济世堂,其他药堂敢随意配制六味地黄丸么?这配方属济世堂所有,谁不经济世堂允许,随意配制,就会受到严惩!”翻个白眼,张戎语重心长道,“苟掌柜,你现在明白什么叫侵权了吧?”

    “......”苟健仁停止搓动玉球,眉头皱的紧紧的,这要是按照张二钱的说法,金香楼还真有侵权的可能。

    “哼,你说侵权就侵权啊,可有什么证据?”

    张戎嘿嘿一笑,早就知道你会如此狡辩了,幸亏本公子早有准备。这时轮到樊修赞出马了,他向前两步,从怀中掏出一张印有刑部大印的配方。

    “苟掌柜,两个月前八方酒楼就将配方上报刑部,由刑部司房入档。现在麻烦苟掌柜把金香楼烤肉的配方写出来,对比一番,便什么都清楚了。”

    “.......”

    苟健仁有点懵,连配方都带来了,准备这么充分的么?这下就有点为难了,我苟某人哪里晓得配方啊。

    使个眼色,白七乖乖地去写配方了,没一会儿把配方交到了苟健仁手中。

    两份配方一对比,苟健仁就有点脸红了,哎哟,两份配方都差不多,这下可真是坐实了偷师配方的罪名了。

    大云朝对配方,通俗点说就是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还是很高的,只要是独门手艺或者配方,都可以去去衙门备案,最终交刑部司房入档。今后但凡有抄袭偷师之人,便可以此为依据。

    烤肉串的配方其实并不复杂,油、盐、孜然粉等等。

    配方几乎相同,张戎很不客气的拍了拍苟健仁的肩膀,“怎么样,现在无话可说了吧!哼哼,我们八方酒楼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地方,只要苟掌柜能将烤肉串三成利润交给八方酒楼,我们就允许金香楼继续持此配方烤串。”

    三成利润?去你娘滴,你打劫呢?

    “哼,你想多啦,不就是配方么,我们不用你们的配方不就得了?樊大人,你说吧,这次该罚多少,苟某认罚!”

    这下轮到张戎和樊修赞傻眼了,苟胖子认罪态度如此好,搞得二人想找茬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苟胖子平日里不是一直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么,怎么这次这么老实了?

    樊修赞点点头,态度温和的说道:“按照大云律法,金香楼未经允许,使用他人配方,按眼下情况,罚银一百两。”

    苟健仁洒然一笑,转头让赵东去取银子,一百两,对苟东家来说,那就是毛毛雨。

    二钱兄有点郁闷,本来还想借机会好好整整苟胖子呢,哪曾想这胖子居然这般识时务。收了一百两银子,一行人只要离开金香楼。

    接下来,金香楼继续营业,不过,他们面临着一个难听,那就是改配方。

    油、盐、孜然粉,这是三种主料,这可怎么改?不要油不要盐?这肯定不行啊,琢磨了半天,干脆不用孜然粉了吧,没有了孜然粉,照样能弄出烤肉来。

    次日,金香楼继续打折优惠,客人们吃着肉串,没一会儿就把嘴里的肉吐了出来。

    “什么味儿啊,怎么还有股子腥味儿?味道太难吃了,不吃了......”

    “就是,去八方酒楼,还是那里的烤肉好吃,反正也贵不了多少!”

    客人们来得快,去得也快,没一会儿,金香楼大厅里变得稀稀拉拉,可怜得很!

    客人们临走的时候还在说,没那个本事儿,就好好的炒菜,学人家八方酒楼做什么?瞧瞧你们烤的肉,难吃死了,简直是在砸金香楼的招牌。

    苟健仁气坏了,肉串生意做了没几天,金香楼的人气不增反减,都怪白七,没拿金刚钻,揽什么瓷器活?

    二楼雅间中,传来一阵“啪啪啪”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