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60章 公侯子弟
    第260章公侯子弟

    白七站在桌子前,一动不敢动,一张脸肿得跟猪头一样。呜呜,东家,你也太没良心了,当初说弄烤串的时候,你可是力支持的。现在出了事儿,赖我身上。

    赵东站在一旁,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只是心里嘛,早就笑翻天了。

    “东家,你就别打白七了,他也是为金香楼好,只不过事先没考虑周罢了!”

    赵东不说还好,一听他这话,苟健仁就更生气了,抬起手,照着白七的哐哐又是两巴掌。

    白七眼泪都流了出来,赵东,你特么太狠了,落井下石啊。

    白七冲赵东使眼色,不断求饶,赵东假装没看见。哼哼,不是猖狂么,再猖狂一下啊,东家给你点好脸色,你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

    澄清坊三条胡同,齐王府,司听风垂着手站在外间,半透明的屏风后,一个优雅的女子逗弄着一只鹦鹉,她姿态优美,风情万种。

    “听风,沧州那边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可有什么进展?”

    “回禀女王,婢子派出去不少人,密切留意京城权贵,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婢子在想,我们的调查方向是不是有错?”

    凌清雪伸手掀开薄纱,赤着双足,踩在柔软的毯子上。虽然已经到了隆冬时节,但女王的房间里依旧温暖如春,即使赤足踩着毯子,也感受不到半点寒冷。

    “不,你们仔细想想,能派人剿灭黑神鸟,又能一次性派出十几名死士,这可不是普通的勋贵家族能派出来的。就算我们齐王府,豢养的死士,也不过是百人而已。所以,这幕后之人,必然身份不低,而且颇有权势。想我大云朝,能有此势力的勋贵,要么在京城,要么在陪都南京。而对方,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张戎,必然是这京城里的勋贵。”

    走到朱红色柱子旁边,摸着上边精致的花纹,凌清雪继续说道:“继续盯着,只要对方还敢对张戎下手,就一定会露出马脚的。”

    “是!”

    司听风、君莫舞和姬如雨连忙施了一礼。

    君莫舞想了想,有些迟疑道:“女王,既然你如此关心张二钱,那又为什么还要跟他来往?张振岱心胸狭隘,你也是如此,怕是对张二钱越没什么好处。”

    “哎,订婚日那天,张振岱看到张戎那一刻起,他就没打算放过张戎。本王本以为不与张戎来往,就会少些麻烦的,可惜,张振岱这个人.....实在是拎不清轻重缓急......”

    君莫舞颇有些诧异的皱起了眉头,“张振岱有如此不堪?”

    “你可以问问听风!”

    这时司听风对君莫舞和姬如雨苦笑道:“你们不知道,之前张振岱曾派过人,想毒死张二钱,被我拦在了半路上。后来,殿下出面,警告了张振岱一番,他才有所收敛。”

    “竟有这事儿?”

    君莫舞和姬如雨甚是无语,知道张小公爷心胸不怎么样,可谁能想到,此人心胸狭隘到了这等程度。

    女王既然答应和东府联姻,必然会信守承诺,又何必再去对付张二钱?

    姬如雨一直对张振岱看不上眼,不由得生气道:“殿下,张振岱如此不堪,实在配不上你。”

    凌清雪只是轻轻一笑,眉宇间带着些苦涩,“配?配不配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齐王府和东府成了盟友。张振岱不堪造就,或许也是好事儿,日后等到东府九大太保退位,本王若想掌控都督府一部分权力,就少了些阻力。”

    司听风三女不禁面露苦笑,或许这就是女王的自我安慰了。张振岱是个废物,但废物也有点好处,凭女王的能耐,完可以把张振岱攥在手里任意揉捏。

    如今东府处在最鼎盛的时期,掌控五军都督府,背后又有四万精锐狂风军。但同样,东府也是树大招风。现在有九大太保撑着,又与定远侯府柳家联姻,自然不会有事儿。可一旦九大太保老迈,准确的说,这一代东府掌权者张敬晧一死,整个东府就会面临重重危险。

    九大太保,看似强横,但有个致命的弱点,除了大太保张敬晧,其余八个太保都不是张家嫡系子孙。而东府和定远侯府的关系也很微妙,由于大夫人柳若云所生嫡子张振岳早夭,东府和定远侯府之间少了一个重要的纽带。

    血缘,是维系家族利益的最重要的纽带,如果嫡长子张振岳还活着,那么定远侯府一定会坚定不移的站在东府这边。自家亲外甥主政东府,还会亏了自己亲舅舅?

    可惜,张振岳早夭,将来继承国公府权柄的是张振岱,张振岱对柳若云的态度可不怎么样,到那个时候,定远侯府凭什么还要支持东府呢?

    可以想象,张敬晧若死,东府会面临何等的压力,这份重压,张振岱扛不起。那时,就轮到她凌清雪出手了,这也是张敬晧力主东府和齐王府联姻的主要目的。张敬晧就是要借她凌清雪的能力,让东府这个武勋第一豪门能平平安安的从山顶走下来,为此,张敬晧愿意将东府一部分权力分给齐王府。

    凌清雪是个成熟聪明的女子,在权力的漩涡里,她应付起来,游刃有余,可唯有一个人是她最担心的,这个人就是张戎。

    “那些人为了杀死张戎,连豢养的死士都派了出来,可见,张戎的身份绝对不简单。本王不可能一直护着他的,总有一天,我要代表东府的利益去做事。或许,查出张戎真正的身世,让他恢复真正的身份,才能保他安。”

    “女王,你认为张二钱会是什么身份?”

    玉手从柱子上滑下来,凌清雪微微仰着头,自信道:“能引十几名死士刺杀,也必是一名公侯子弟。”

    “公侯子弟?”

    司听风三女有些诧异,若是公侯子弟,为何京城内外会毫无动静?

    .......

    澄清坊三条胡同以北便是帅府胡同,傍晚时分,柳若云领着两个青衣小婢慢慢走着。

    快要回到英国公府的时候,柳若云猛地停住了脚步,在前方不远处,有什么小小的东西躺在墙角下。

    走近一些,当看清墙角下的东西后,柳若云的脸色突变变得苍白无比,浑身如筛糠一般颤抖起来。

    “我的儿.....我的儿......你死的好惨啊......”

    柳若云突然瘫软在地,幽暗的长街上,传来她那痛彻心扉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