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62章 你是我爹的私生子么?
    第262章你是我爹的私生子么?

    就在张敬晧愁眉不展的时候,八太保张敬暟走过来。

    “大哥,大嫂对张戎甚是亲密,要不,让张戎那小子过来试试?”

    柳承志微微蹙眉,插口道:“八太保,你说的可是那个长的跟家兄有几分相似的张二钱?”

    “就是他,大嫂这段时间经常去八方酒楼,每次见到张戎,心情就会好上许多。”

    “那还等什么,柳某这就派人把张二钱弄过来!”柳承志心急如焚的来到院外,招招手将一名二十余岁的年轻人喊了过来。

    “爹,姑姑怎么样了?”

    “情况不太好,启宁,你带人去一趟八方酒楼,把一个叫张二钱的带过来。”

    “好的,我这就去!”

    年轻人带着两个随从匆匆离开了东府,他一身黑色锦服,身材壮硕,眉宇间的神色倒与柳承志有几分相似之处。他叫柳启宁,乃是定远侯柳承志的嫡长子,同样也是定远侯府未来的继承人。

    柳承志颇注重家庭教育,多年来言传身教下来,四个儿子都相当的不错。

    尤其是嫡长子柳启宁,可谓是文武双全,颇有乃父之风。

    柳承志共有两房妻室,四个儿子,分别是柳启宁、柳启静、柳启致、柳启远,取宁静致远之意。

    其中柳启宁和柳启远乃是嫡子,柳启静和柳启致偏房庶出。虽然嫡庶有别,但柳家四兄弟自小一起练武一起读书,感情甚笃,并不像其他公侯世家那般矛盾重重。

    柳启宁离开东府不久,其余三个兄弟也骑马跟了上来。

    “大哥,姑母的病情是不是严重了?”

    “哎,姑母也是命苦,本来心里有个坎,回来的路上偏偏看到一个死婴儿”柳启宁叹口气,对身旁的柳启静说道,“二弟,你就别跟着去了,你先回趟家,让人把西边的独院收拾一下。”

    “收拾独院?”柳启静三人不禁大皱眉头,“大哥,是不是出事儿了?”

    “薛傲双母子最近越来越嚣张了,今日张振岱竟然敢顶撞父亲。如今姑母犯病,正该静养的时候,不如回侯府养着,免得受那对母子的窝囊气。而且,看爹爹的意思,也是想将姑母接回家里住。”

    柳启静点点头,调转马头,朝着南边奔去。

    或许是因为儿子早夭的原因吧,柳若云特别喜欢孩子,无论是张淑妃的儿子,还是柳家四兄弟,小时候没少受柳若云的恩惠。尤其是那位三皇子朱垠,一犯事就跑到舅母柳若云这里躲着。正因为之前的种种,所以几个后辈都对柳若云十分亲近。

    ........

    夜色降临,八方酒楼正是最为繁忙的时候,听说柳若云出了事儿,张戎放下手里的活,跟着柳家三兄弟急匆匆的去了东府。

    行走在东府青石路上,看着张戎的长相,柳启宁又看了看两位兄弟的脸,这特么......长得好像......

    “张二钱,你娘是谁,你跟本公子说句实话,你是不是我爹养在外边的私生子?”

    “.......”

    张戎本来就心急,听到这话,那张脸立马就扭曲了。

    柳启宁,你特么会不会聊天?我长得就这么像私生子?再说了,这事应该问你爹啊。不过,就算是私生子,也没必要养在外边吧,你爹又不是妻管严?

    看到张戎那个大大的白眼,柳启宁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这特么长得确实有点像,走在大街上,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是柳家五兄弟呢!

    来到院中,张戎朝着几位太保和柳承志行了一礼,柳承志拉住张戎的手,往正屋走去,“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这点虚礼?张二钱是吧,你进去试试,若是大夫人情绪闹起来,你赶紧给本侯滚出来!”

    “好好好......”张戎一脑门的汗,看来干娘的病有点严重啊。

    走进房间,想做一拐,就看到两名婢女神色悲伤的站在里屋门口。

    推开里屋的门,可以看到一张棕木色床榻,此时,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蜷缩着身子,她抱着被褥瑟瑟发抖。她是如此的脆弱,仿佛一阵风吹来,就能吹走她所有的生气。

    犹记得第一次见柳若云的场景,那日增寿寺内,她一身淡色纱衫,雍容华贵,美艳不可方物。

    那张憔悴的脸,空洞无神的眼睛,散乱的长发,她还是自己的干娘柳若云么?

    不知为何,看到柳若云这副样子,心如刀绞般疼痛起来。那种痛,牵扯着浑身每一条经脉,直到发出嘶哑的声音,“娘!”

    柳若云怔了一下,看清楚来人后,她眉头慢慢舒展开,破涕为笑,之前的种种恐惧突然消失不见。

    “岳儿,你回来啦,娘就知道,你不会死的。可他们都说你死了,他们骗我,快过来,让娘好好看看你!”

    岳儿?果然病得很厉害,可张戎还是一头扎进柳若云的怀抱,任由她抚摸着自己的头发,这就是母亲的怀抱么?好怀念......

    自从张戎出现后,柳若云变得安静下来,她不再哭闹,也不再害怕。在张戎的伺候下,她喝了一碗粥,脸色渐渐红润起来。

    或许是因为折腾太久的原因吧,柳若云沉沉睡去,看到她安静的睡着,张戎总算露出一丝笑容。

    庭院里,张敬晧等人也长长的松了口气,柳若云谁都认不得,谁都无法靠近她,偏偏,她认得张戎。这个小子,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能让人心情平静下来。

    柳若云睡下,事情却没有结束,众人忘不记那个突然出现的死婴儿。

    这里可是帅府长街,怎么会出现一具婴儿尸体?

    张敬晧身旁站着一位相貌俊朗的华服公子,他就是张淑妃的儿子,三皇子朱垠。

    “舅舅,此事必须查个水落石出,居然把舅母害成这个样子,必须让对方付出代价!”

    张敬晧重重的点了点头,不远处的薛傲双却面色不悦的皱了下眉头。十几年来,三皇子就从来没喊过她一声二舅母,哼,柳若云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

    必须要查,可让谁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