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63章 死婴
    第26章死婴

    张振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朱垠身旁,小声道:“三殿下,张二钱便擅长巡查缉捕,破案能力颇为不俗,既然如此,一事不烦二主,就将此事交给他吧。”

    朱垠微微皱了下眉头,“他能行么?”

    “只要给他定下期限,七日不破案,大刑伺候,还怕他不用心?”

    “好!”

    朱垠当即应了下来,他哪里晓得张振岱是包藏祸心?

    柳承志面色不悦的冷哼一声,这个张振岱可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张戎不管怎么说,也是关心大夫人,这才来东府的。而且,张戎可是柳家请来的,张振岱竟然挑唆着三殿下对付张二钱。

    张敬昭等几位太保,也觉得张振岱此事做的有些不妥,张二钱查不查案,那是属于帮忙,怎么还给人家下绊子?小公爷此举,实在不妥,可当着外人的面,几位太保又不能不给侄子面子。

    张敬昭等人皱眉不语,作为父亲的张敬晧因为忧心柳夫人的病情,并没有留心这些事。

    巧合之下,东府这边的人谁也没说话,这便引起了柳承志的不满。

    哼,东府可真是越来越不把定远侯府当回事儿了,既然如此,那柳家也没必要死皮赖脸的贴着张家。

    沉眉想了想,柳承志朝着不远处的柳启宁使了个眼色,柳启宁心领神会。

    来到张敬晧面前,柳启宁面色沉重的说道:“姑父,姑母病情复发,身子骨大不如初,侄儿想着,雅苑那边环境宁静,最适合疗养。不如,让姑母去雅苑住些时日,待在雅苑里,也能少些烦心事。”

    柳启宁说的很委婉,但话里话外透露的意思很明显。姑母在东府住的不开心,一天天的老有人给她气受,柳家不放心姑母在东府养病。

    张敬晧不禁面露苦笑,其实他早就想到这一点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张敬晧很爱柳若云,自始至终他心里都很敬重这个女人,可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

    儿子张振岱是未来国公府继承人,薛傲双争权那是必然的事情,薛傲双可是儿子张振岱的生母,自己就算对这个女人不满,又能做什么?

    不是没训诫过薛傲双,但这个女人根本不听,偏偏,柳若云步步退让。

    说到底,薛傲双想争,而柳若云不想争。是啊,对于妻子柳若云来说,儿子都没了,争来争去有什么意义?

    哎,不知不觉中,他张敬晧与夫人柳若云的关系越来越远了,而所有的隔阂,都是因为儿子张振岳。

    二十年来,柳若云嘴上不说,可心里一直有所不满。

    这番话由柳启宁说出来,已经是给了张敬晧面子了。张敬晧没理由拒绝,与其让夫人在府上找气受,不如去侯府雅苑养病。只是,这心里总是充满了愧疚

    张敬晧答应了柳启宁的请求,薛傲双对此很满意,府上少了柳若云,她薛傲双就是当之无愧的女主人了。

    三夫人宁秀儿?薛傲双从来没将这个女人放在眼里过,没有了柳若云,宁秀儿又算得了什么?

    小院角落里,有一对母子默不作声的站在旁边,听到柳家要接大夫人回府养病后,女子便无声的叹了口气。

    一脸愁苦的女子便是三夫人宁秀儿,她旁边那位十六七岁的小公子,便是三公子张振峦。

    此时张振峦咬着牙,恨恨的瞪了张振岱一眼,“大娘回柳家养病,以后,咱们就要多受些窝囊气了。”

    这些年,若不是有大夫人护着,宁秀儿母子还不知道会被欺负成什么样呢。所以,母子二人对柳若云尊敬有加,可惜,他们母子在东府一直没什么存在感,什么忙也帮不上。

    东府内部暗流涌动,这些跟张戎一点关系都没有。

    好不容易等着柳若云睡下,张戎的脸色便寒了下来,帅府胡同怎么会出现死婴?听两个婢女说,婴儿浑身上下受了许多伤,还少了一只眼睛,到底是什么人会如此对待一个婴儿?

    张戎自认为不是个好人,可要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下手,他还下不了这种狠心。

    一定要把杀人婴儿的畜生揪出来,如果不是这畜生作恶,干娘柳若云也不会变成这幅样子。

    推开房门,三皇子朱垠就迎了上来,“张二钱,你不是在刑部做事么?此案就交由你负责,七天之内,一定要把杀害婴儿,害舅母犯病的凶手找出来,否则,大刑伺候!”

    一出门,就听到三皇子说这话,张戎脑袋嗡嗡作响。

    搞什么鬼?查案就查案,怎么还玩军令状?苏某人跟三皇子没仇吧?

    眼角扫过院落,看到张振岱嘴角含笑后,张戎什么都明白了,又是张振岱耍的幺蛾子。这位小公爷行事作风,跟他的身份真不符。堂堂东府小公爷,要对付他张二钱,需要如此下作么?

    七天破案,还真是有难度啊!

    来到院门处,柳启宁等人就凑了过来,“二钱兄,你尽心查案便是,三殿下那人,未必这把这事儿放心上。至于张振岱,到时候有我们兄弟呢,不必怕他!”

    “谢谢三位柳兄了,不知那死婴在何处?”张戎神色平淡,倒没有多少惧色。

    大刑伺候?呵呵,实在不行,本公子躲到齐王府去,到时候看张振岱和三皇子能怎样。

    至于女王会不会帮忙,应该会的吧,女王总不至于见死不救吧?

    柳启宁很佩服的点了点头,张二钱竟然如此洒脱。柳大公子哪里晓得,二钱兄早为自己想好退路了。

    说起死婴来,几个人就恨得牙痒痒,柳启致闷声道:“我知道死婴在什么地方,就在诸王馆库房里放着呢,此案事涉东府和侯府,八太保想着自己查的,尸体就没交给顺天府。”

    “”

    死尸放在诸王馆?二钱兄俩眼一瞪,要多懵逼就有多懵逼。

    诸王馆紧挨着十王府,这可是外地藩王进京时居住的地方,说起来诸王馆和十王府也算是澄清坊有名的华贵之地了,没想到八太保竟然将死婴放在了诸王馆库房。

    八太保真够霸道的,死婴放在东府嫌晦气,放在诸王馆就不晦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