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67章 黄泉路上黄泉鸟
    第267章黄泉路上黄泉鸟

    张戎一直觉得自己也算是久经考验了,在逃命这件事儿上,恐怕没人比自己更有经验。

    一个黄泉市而已,只要自己想逃,还能逃不掉?形势不对,拽着朱垠就跑,若是再有二师兄相助,谁能拦得住?

    半个时辰后,天色彻底暗下来,张戎将大狸子兄弟扔到了酒楼柴房中。有任性兄弟看着,也不怕这俩货逃跑。

    休息一夜,朱垠换上一身便装,早早地来到八方酒楼。李熙月显然是认识朱垠的,李大小姐只是嘀咕两句,也没多说什么。

    巳时左右,朱垠悄悄地来到西城修家。此时修不花刚吃完早饭,正在院子里遛狗,冷不丁的院子里多了个人,把他吓了一跳,养的京巴狮子狗还蹦蹦跳跳的咬个不停。

    “哇哇.....哇哇.....哇......”

    京巴狮子狗叫唤起来,声音挺悦耳的,一点都不吓人。

    不过接下来,京巴狗和修不花就傻眼了,因为又一阵狗吠响起,这声音粗犷有力,浑如混世猛犬。

    “汪.....汪汪汪......汪汪汪.......”

    张戎和两位美女跟在后边,刚到院门口,听到里边的狗吠声,不禁小声嘀咕,“修不花养了多少条狗?”

    张戎等人是纳闷,修不花是郁闷。

    修某人就养了一条小京巴狮子狗啊,可那猛犬狂吠之声从何而来?

    只见三皇子弯着腰,乍着两条胳膊,眼睛瞪得大大的,凶相十足。他张着嘴,喉咙里不断传出阵阵“汪汪”声。

    进了院子后,唐嫣卿和柳薰儿立在当场,脸色直抽搐。三殿下居然学狗叫,学的还如此惟妙惟肖,几乎能以假乱真了......

    话说,你可是皇子哎,怎么能学狗叫?

    可惜,朱垠根本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撇撇嘴,一脸不屑的指了指京巴狗,“畜生,看你还敢不敢乱咬人。”

    修不花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眼前这位不速之客,到底是哪里蹦出来的奇葩?仔细打量一番,修不花脑袋翁的一下,差点没昏过去,这不是三皇子燕王殿下朱垠么?真是见了鬼,燕王殿下怎么跑到修某人府上了?

    “三皇.....”

    “没错,就是本三公子,老不修,本公子今日找你有要事相谈!”朱垠可是偷偷摸摸来修府的,他可不想闹得尽人皆知。

    修不花很快反应过来,看了看朱垠身后的张戎等人,毕恭毕敬的点了点头,“三公子,请随我来!”

    来到后院客厅,摒退下人后,修不花面带愁容的问道:“我的爷,你到底有啥事儿?”

    朱垠没什么耐性,听修不花问起,他开门见山道:“本王想去黄泉市耍耍,老不修,你应该有办法把我们带到黄泉市吧?呵呵,你千万别说不知道,本王要是没提前做过调查,也不会来找你。”

    “这.....殿下,那黄泉市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啊,你去那地方做什么?”修不花愁容满面,他是真不想带朱垠去黄泉市。

    三皇子就是个惹事精,他去了黄泉市,一旦闹起事来,不管谁受伤,他修不花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黄泉市能立足京城百余年而不倒,背后可是有大势力做支撑的。

    黄泉市势力,三皇子,他修不花哪个也得罪不起啊。

    修不花平日里就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女人,所以每个月都会去黄泉市买些漂亮女子。玩上几次,失去了新鲜感,再倒手卖给拾花馆。多年来,修不花觉得自己这生意做得挺开心的。

    八百两买一个女子,带回家帮美女**,享受一番,最后倒手一千两卖给拾花馆,还能赚个二百两。玩了女人,还赚了钱,还有比这更痛快的生意?

    可现在,三皇子闹着去黄泉市,这就让人很头疼了。

    修不花实在不想带朱垠去黄泉市,所以撇下老脸,将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总之,修某人跟黄泉市的关系很浅,也只是仅仅可以进入黄泉市而已。为了让朱垠放弃去黄泉市的想法,修不花连自己玩女人,倒手买卖的事情都供认不讳。

    张戎站在一边,仔仔细细的听着,此时,真有些佩服修不花了。不,应该说是羡慕,每个月玩不同的美女,没了新鲜感,卖给拾花馆赚上一笔。钱赚到了,身子享受到了,做男人做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原来从黄泉市买女奴,还有这么多好处,简直是赚钱享受两不误啊。

    怪不得朱垠喊他老不修,还真是个老不修。

    跟老不修比起来,我张某人混得就太惨了,到现在居然还是个处。

    甭管修不花说什么,反正朱垠打定主意要去黄泉市开开眼界了,“老不修,本王跟你说吧,这黄泉市本王是去定了,你要是不带本王去,本王就去想其他办法。不过你嘛,哼哼,惹本王不开心,后果如何,你是知道的!”

    “......”修不花老委屈了,怎么还威胁上了?不过三皇子这人,真的是啥幺蛾子都整得出来。

    “行,殿下,你看这样行不?小的负责带几位去黄泉市,不过到了黄泉市,咱们各走各的!”修不花说的很明白,反正两边都不得罪。

    “好!”朱垠很痛快的答应了修不花的要求,只要进了黄泉市,也就用不上修不花了。

    跟修不花谈妥后,张戎等人就离开了修府。黄泉市并不是每夜开放,而是九天开一次,最近一次黄泉市要在两天后才会开放。

    两天时间,看上去并不长,可对张戎三人来说,却是一种煎熬。

    终于,到了黄泉市开放的日子,这一晚,张戎等人早早的来到了修府门外。

    修不花换了一身灰紫色袍子,袍子正中央绣着古怪的图案。乍看上去是一只鸟,而此鸟嘴如猫口,双足如狗爪。

    朱垠抚着额头,一脸疑惑,“这是什么玩意儿?看上去如此瘆人!”

    “啊,殿下,啊.....三公子,这是黄泉市给宾客的袍子,只有穿着袍子,手持黄泉币的人才能进入黄泉市。这图案,叫什么黄泉鸟!”

    黄泉鸟?

    黄泉路上黄泉鸟,黄泉市里黄泉人。

    为何有种慌慌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