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71章 骑野猪,老刺激了
    第271章骑野猪,老刺激了

    “嘿,兄弟,你是新来的吧?黄泉市开,一次一桩买卖,这个规矩你都不懂么?”

    “一次一桩买卖?”张戎猛地转过了头,眼睛死死盯着刚才的白羊面具男。如果一次只做一桩买卖,那岂不是说上次黄泉市就卖了一个孩子,那孩子还被白羊面具买走了。

    如果,那个被折磨致死的婴儿是出自黄泉市,那买走他的很可能就是这个白羊面具男。呼,只要盯紧白羊面具男,或许此案就可以破了。

    张戎反应过来,有一个人比他反应还快,这个人就是朱垠。

    朱垠三两步跑过去,一把抓住了白羊面具男,“告诉本公子,你上次买走的孩子,是不是让你折磨死了?”

    朱垠此话一出,张戎和两位女侠顿时就懵了。

    白羊面具男同样也懵了。

    三皇子啊三皇子,知道你嫉恶如仇,破案心切,急着替婴儿报仇,可你这样开门见山的问,不是打草惊蛇么?

    果然,白羊面具男眼神戒备,用力甩开了朱垠的手,“你们到底是谁?为何知道这些?”

    朱垠眼睛一瞪,伸手去抓白羊面具男,“真的是你?你个畜生,今天你死定了!”

    朱垠的手刚伸过去,就见白羊面具男身子一扭,轻松躲过后,他转过身朝着人群跑去。此时,也顾不上新买的孕妇母子了。

    白羊面具男反应很快,迅速混入人群之中,这下子想找人可就难了。张戎气坏了,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被朱垠搞跑了。朱垠太心急了,幸亏有二师兄在,否则岂不是亏大了?

    白羊面具男逃跑的时候,从身上掉下来一个荷包。荷包散发着淡淡的兰草味儿,二师兄闻了闻荷包,吱吱乱叫,朝着人群冲去。

    二师兄本来就身材壮硕,最近又在酒楼憋得太久了,这一冲起来,犹如一辆重型坦克。两根獠牙横着往前刺,好多黑袍子十二生肖躲避不及,直接被拱翻在地。

    张戎跟在后边紧赶慢赶,还是追不上二师兄,于是大声喊了起来,“二师兄,等等老子!”

    听到张戎的喊声,二师兄回过头,小迷糊眼满是鄙夷之色。娘滴,二钱兄,你跑的可真慢,慢的跟头猪跟蜗牛似的。

    二师兄的尾巴晃了晃,张戎心领神会,咬紧牙关骑在了二师兄背上,还没坐稳呢,又有一个人跳了上来。朱垠紧急的呢抱住张戎的腰,嘴里哇哇大叫,“嘎嘎,本公子还从来没骑过野猪呢,跑起来”

    “”张戎差点没从二师兄身上栽下去,三皇子,你特么要不要这么奇葩?真以为骑野猪是多潇洒的事情呢,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什么叫蛋疼了。

    拖着两个大男人,二师兄丝毫不觉得吃力,壮硕的身子沿着地下河往前冲去,整个黄泉市被搞得鸡飞狗跳。

    一头野猪,拖着两个男人,居然健步如飞。这特么是野猪?该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神猪吧,估计大云朝最壮的牛,都没这头野猪力气大。

    地下河沿岸,眼看着就要进入甬道了,白羊面具男弯着腰喘了几口粗气。真特么邪门了,怎么会有人找到黄泉市来?

    只要离开黄泉市,到了外边,自己就安了,正想着进甬道呢,就听到身后一阵咋呼声。

    “啊呀呀我的屁股呀哈哈好快好快,再快点,那个白羊男,别跑,本公子来啦!”

    白羊面具男顿时就傻眼了,这特么是个啥情况?一头野猪拖着两个人,就这么硬生生的冲了过来。

    两个面具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这头野猪,瞧瞧那粗壮锐利的獠牙,这要是被戳中,还有命在?心下一晃,白羊面具男脚下打滑,直接从石面上滚了下去,扑通一声落在了地下河中。

    一看到白羊男落水,张戎和二师兄都急眼了,掉进水中,气味会被掩盖。这次要是抓不住白羊男,等他逃出黄泉市,失去了气味,就很难逮住他了。

    来到岸边,张戎和朱垠顾不得蛋疼屁股疼,朝着白羊面具男扑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抓到白羊男了,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一个手持钢刀的壮汉带着一群人往这边冲来,一边跑一边大吼,“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黄泉市撒野。”

    张戎不禁心下着急,光忙着抓白羊男了,居然把这茬给忘了。来之前,修不花就嘱咐过,千万别在黄泉市闹事。黄泉市什么买卖都可以做,没有任何约束,唯一的规矩就是别闹事。想闹事可以,去外边,只要在黄泉市闹事,不管什么理由,一律抓起来喂蟒蛇。

    眼看着壮汉扑了过来,张戎也发了狠,冲着壮汉就是一脚。壮汉还想横刀拦着,哪曾想这一脚如千斤重锤一般,整个人倒飞出去。

    好在身后有人扶着,这要是撞到石壁上,还不得撞骨折?壮汉眼睛瞪得溜圆,这闹事的小子有点吓人啊,这力气简直了

    逼退壮汉,张戎赶紧回头找白羊男,可水中哪还有白羊男的踪影?

    朱垠和二师兄忙着帮张戎迎敌,一时间没顾得上白羊男,巧合之下,就这样让白羊男跑掉了。

    看到白羊男没了踪影,朱垠气的跳脚大骂。

    张戎也很生气,不过他比朱垠冷静多了。岸边碎石上似乎有些血迹,估计是白羊男刚才滚下去的时候,刮破了皮肤。

    拿出帕子,迅速沾了点血,张戎岔开腿,再次骑在了二师兄背上。看到朱垠没动静,张戎不禁有些急了,“还愣着干嘛,赶紧上来啊。”

    过了之前骑野猪的新鲜劲,三皇子殿下是真不想再当野猪骑士了,骑一次野猪,是真的特么蛋疼。

    眨眼的功夫,朱垠只好再次搂住了张戎的腰,这次楼的紧紧地,屁股还稍稍抬起。

    二师兄掉过头,朝着甬道出口冲去。

    二师兄是一头骄傲的野猪王,同样也是一头聪明的野猪王,它深知好猪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这个时候,就不要讲什么王的风度了,还是逃命要紧。

    黑袍壮汉带着一帮子人,傻愣愣的目送着一头野猪驮着两个人冲了出去,这头野猪跑的好快,犹如一道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