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72章 二师兄,你又任性了
    第272章二师兄,你又任性了

    黄泉市的打手们何时见过这种情况啊,有人还想站前边拦路,结果二师兄獠牙捅上去,直接给挑飞了,有一个家伙最倒霉,躲避不及,屁股被獠牙捅的鲜血横流。

    一头野猪王,愣是将黄泉市搅了个人仰马翻,天翻地覆。甬道门口,马当家躲在一块大石头后边,看着野猪拖着两个人远去后,这才擦着冷汗露出头。

    “呼呼,真他娘滴可怕,这是野猪?就算牦牛也没它力气大啊,太他娘滴吓人了,那个.....那头野猪不是修掌柜拿来卖的么......竟然被人骑跑了,这下亏定喽......”

    黄泉市,修不花也有些惊魂未定的抹了把冷汗,天啦,这头野猪王居然如此彪悍,幸亏之前没惹它,否则......一想到那位屁股被捅烂的老兄,修不花就觉得蛋疼菊紧。

    话说,三皇子也被野猪王带走了,三皇子不会出事儿吧?那个,就算出了事儿,应该也跟他修某人没关系吧?

    黄泉市外,丘陵枣林中,野马狂奔,啊.....不,应该是野猪狂奔,猪背上还驮着两个人。二师兄老长时间没在山里撒过欢了,虽然,二钱兄也时不时也到外边溜溜猪,可在城里,哪跑的开,遛弯遛的都憋屈。如今来到这丘陵枣林,天高海阔任猪跑,二师兄顿时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背上驮着两个人?呵呵,那是问题么?我野猪王驮着两个人,就像驮着两个冬瓜,那都不是事儿。于是,枣林之中,二师兄屁颠屁颠的跑着,猪尾巴欢快的晃动着。

    只是,背上那两个“骑士”就有点僵硬了,张戎深知二师兄的脾气,这是憋太久要释放浑身的骚动啊。可你这蹦来蹦去,再加上你那硬如钢针的猪毛,这么蹭来蹭去,扎来扎去,我的蛋,有种淡淡的忧伤。二钱兄很想从猪背上滚下去,可丘陵上坑坑洼洼,不知道啥地方就有块石头啥的,黑灯瞎火的,突然滚下去,万一撞上什么东西,把命丢了多不好,就算不丢命,撞到头部,再失忆或者直接撞成傻子,那也不划算啊。

    考虑利益得失,还是留在二师兄背上比较安。至于身后的朱垠,那张脸早就白了,他紧紧地抱着张戎的腰,一刻都不敢放松。

    二钱兄是不想滚下猪背,朱垠是不敢,别看是一头野猪,但是冲起来,速度老特么快了,这要是猛地滚下去,摔死怎么办?

    “哎呀呀......我的屁股.....本王......欧欧欧.......”

    明明是在惨叫,可听上去,却像是在唱歌,只是歌声有点尖锐。朱垠想哭,可堂堂男子汉,又是位皇子,不能哭啊,只能用哭腔喊道:“张二钱,你快给本王停下来啊.....啊...哎哎哎....”

    张戎脸都黑了,你是不是骑猪骑傻了,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张二钱停下来”?

    我叫张二钱,不是野猪,啊,你骑的是野猪,不是在骑张二钱。啊啊啊啊,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特么也想哭啊,我也想让二师兄停下来,可这会儿二师兄有点不听话呀。

    二师兄折腾了半天,总算停了下来,准确的说,它追踪不到气味儿了。二师兄一停下来,背上那对难兄难弟呲溜一下滚了下来。

    两个男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裆部,那姿势要多羞耻就有多羞耻。幸亏夜色漆黑如墨,也没人从附近走过,否则想不让人多想都难。

    一开始骑野猪是挺刺激的,可不骑不知道,骑到背上,才知道这跟骑马不是一回事儿。现在,三皇子朱垠最庆幸的就是如今时节是冬天,冬天穿得厚实,若是夏天,衣服单薄,硬硬的猪毛还不扎透了?

    朱垠永远不想不到,旁边的张戎早已经享受过夏天骑猪的快感了,当时“爽”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歇了好一会儿,二人总算缓过劲儿来。倒是二师兄,站在一旁大晃悠,一脸鄙夷的看着两个人。

    张戎往怀里掏了掏,将那块染着白羊男鲜血的破布扔给二师兄,二师兄耸着猪鼻子闻了闻,顿时“吱吱”叫起来。只要有气味儿就好办,我野猪王的鼻子可不是吹出来的。

    张戎弯着腰,不断挥着手,朱垠也不知道从哪弄来一根破木棍,握在手里当拐杖。

    既然能追踪气味儿了,还愣着干嘛,赶紧追啊!张戎和朱垠老急了,可二师兄就是不动身,猪鼻子甩了甩,两只绿豆眼瞄着自己的猪背。

    一看二师兄这意思,张戎和朱垠的脸都绿了,还要继续骑猪?还骑,我们还要不要蛋了?

    张戎算是没脾气了,二师兄太有个性了,别的牲口能轻松一点,得有多开心?可二师兄不一样,人家主动要驮人,好像不驮着两个人,都显示不出野猪王的强大。

    “二师兄,我看还是算了吧,驮着我们,你也挺累的。这样吧,你在前边领路,我们在后边跟着!”

    朱垠一脸悲情的看着野猪王,忙不迭的点着头。张二钱说得对,我们还是不骑猪了,这个野猪骑士可不好当。

    可惜,二师兄根本不领会张戎的好意,一个劲儿的晃着猪脑袋。二师兄其实也挺生气的,我野猪王冲起来,速度如闪电,就你们这两个废物,能跟得上我?要是跑一段就要停下来等着你们,那多麻烦啊,还不如驮着你们呢。

    “哎,二师兄,别这样啊,抓人要紧啊!”二钱兄都快给二师兄跪下了,你特么种冬瓜上瘾,驮人也上瘾啊?你可是野猪王啊,就不能正常点?野猪王怎么能随便让人骑,还有没有点王的尊严了?还要不要你的猪脸了?

    二师兄很不高兴得眯起了小眼睛,前蹄子一软,扑通一下趴在了地上,随后脑袋拱着地面,开始闭目养神。

    朱垠脑袋都快炸开了,他算是看明白了,要是不骑上去,这头野猪王就不走了。这......这特么到底是哪里蹦出来的野猪.......也太不走寻常路了......

    张戎脸色一僵,顿时无语。

    哎,二师兄,你又任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