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73章 阴风吹土庙
    第273章阴风吹土庙

    踌躇片刻,张戎咬紧了牙关,为了抓到凶手,继续当野猪骑士吧。不过这次,张戎学聪明了,他将外边的棉袍子脱下来绑在猪背上,虽然跟马鞍.....额猪鞍没法比,但总比扎得蛋疼强吧。背上帮个棉袍子,二师兄倒没表示反对。

    朱垠脸色发白,十分犹豫,“张二钱,真的要继续骑着野猪王追击?”

    “燕王殿下,你觉得我们还有别的选择么?能不能找到对方,看二师兄的,不让二师兄高兴......后果你是知道的。所以啊,赶紧脱衣服.......”

    “这.....”朱垠都要哭了,我这可是宫里裁剪的锦袍,老珍贵了。这么珍贵的衣服,脱下来绑野猪身上?

    一看朱垠还在犹豫,张戎顿时有些不耐烦了,“不脱就不脱,要么继续享受挨扎的感觉,要么你待在这里,别跟着去了。”

    朱垠有些急了,我跟着来黄泉市,就是要抓捕真凶,当一回神捕的,你不让我去,那多没意思?可是一想到之前蛋疼的感觉,朱垠还是乖乖地把锦袍脱了下来。

    片刻之后,野猪王驮着两名野猪骑士再次出发了,这次,二师兄不再蹦蹦跳跳,跑起来稳当了许多。

    朱垠坐在后边,左手搂着张戎的腰,右手举着破木棍子,脸上红润,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激动地,嘴上更是哇哇大叫。

    “再快点.....再快点.....哦......哦......”

    张戎满脑门的冷汗,这还是刚才死活不骑野猪,面色如土的三皇子么?

    本来以为我张二钱的神经就够粗的了,没想到朱三皇子的神经更粗,这尼玛......闹呢?

    夜色下的大路上,人烟稀少,二师兄根本不用担心会撞到人,跑起来迅如疾风。朱垠坐在后边,啥感觉没有,可张戎就有些惨了,迎面冷风呼啸,被自己的身板挡下来了。

    二师兄跑的很快,约有一盏茶工夫,停在了小汤河边上。站在岸边,二师兄打个响鼻,摇了摇猪脑袋。

    气味儿到此就断了,二师兄也很无奈。

    张戎和朱垠赶紧从猪背上滚下来,也顾不上什么脏不脏的,赶紧解下厚袍子穿在身上。

    朱垠挺犹豫的,毕竟作为天潢贵胄,讲究的东西很多,可是被冷风吹了一会儿,冻得瑟瑟发抖后,牙一咬,啥也不顾了。

    张戎纳闷得很,这里是小汤河,附近都是良田,也没有什么住户,白羊男为什么会趟着河水去对岸?要说对方故意汤水躲避追踪,张戎有点不信,对方就算本事再大,能知道二师兄的能耐?

    白羊男去对岸肯定有特殊的原因,既然想不通,那就直接去对岸找找。

    此处水位非常浅,仅仅没过膝盖,趟着水过了河,往前走了一会儿,便爬上一个高坡。空旷的天地间,夜色如墨,四野无人。

    张望了许久,看到在北面隐隐约约有一丝火光,张戎还没发话,二师兄一猪当先,蹭的一下就冲了过去。

    ......

    不是说野猪的视野都很差的么,怎么二师兄的眼睛这么尖?

    一猪二人很快来到了亮光处,走近后,才发现这里竟然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屋子,看样子应该是祭祀用的土庙。土庙中有一堆还未燃尽的篝火,之前看到的光就是这堆篝火。

    屋中地面上留着杂乱的脚印,看上去不久前有不少人曾在土庙中逗留。篝火用石块围起来,正好形成一个标准的圆圈。

    抬起头,借着火光,看到篝火正上方用四根铁链挂着一个铁质图案,那图案很是怪异,就像三根翅膀拼凑在一起,螺旋旋转,形状有点像螺旋镖。

    张戎盯着图案观察了许久,才发现这好像是一种巴纹。以前好像见过这种巴纹,此巴纹最早出现在商朝青铜文物上,具体代表了什么含义,至今成谜。

    不过,曾有人猜测,三翅刀巴纹应该是某种信仰祭祀图腾。

    神秘的巴纹,圆圈组成的篝火,孤零零的土庙,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难道,之前那些人在这里举行某种祭祀仪式?

    土庙并不大,表面上看似乎除了篝火以及上边的巴纹图案,什么都没有了。可张戎总觉得这里似乎藏着什么东西,那种感觉很强烈,很真实。

    就在张戎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二师兄走到角落里,獠牙开始刨着地面。看到二师兄如此,张戎和朱垠赶紧上来帮忙。

    没有趁手的工具,二人掰断树枝,开始刨土。土质很松软,一点都不像篝火处那般坚硬。往下挖了约有半尺深,便挖到了东西。

    张戎将破布绑在棍子上,权当临时火把,火光照耀,终于看清楚坑里的东西是什么。

    这一刻,土庙中鸦雀无声,只有一猪二人粗重的喘息声,冷风透过破门吹进来,仿佛是催命的阴风。

    坑里埋的居然是一具骸骨,而且是一具婴儿骸骨!

    看骨骼大小,顶多也就两岁,最可能是一岁左右。更为触目惊心的是,脊柱骨碎成了一块一块,手脚骨不成规则的折断,摆出诡异的姿势。

    这一幕似曾相识,那个被虐待致死的婴儿不也是如此么,不同的是,那个婴儿还有血肉,而埋在这里的尸骸已经完化成了白骨。

    张戎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双眼通红,用双手扒着土,没多久,又是一具婴儿白骨......

    朱垠目瞪口呆的看着新挖出来的白骨,这一刻,似乎触动了他内心的底线,他和张戎一样,开始不管不顾的挖着,哪怕砂石刮破了手指。

    一具.....一具.......又是一具......

    一共十五具婴儿尸骸,他们被埋在四周角落中,彼此相隔距离大约是一尺。

    每一句尸坑,深浅,距离,方位,都有讲究。

    更为刺目的是,每一具尸骸都以诡异的姿势躺在尸坑中。

    阴风吹动火苗,摇摇晃晃,站在土庙中,似乎能听到火光中传来阵阵刺耳的惨嚎声,那是婴儿的哭嚎.....无力而又凶狠的嘶吼......

    是谁,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害了这些婴儿?

    可惜,没人能回答张戎的问题。

    因为,人间的正义,只有人们自己才能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