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74章 无名的怒火
    第274章无名的怒火

    朱垠扶着墙壁艰难的站起身,手指划过,墙壁上留下殷红的血痕。

    “找到他们,一定要找到他们,不管他们是谁,本王一定要让他们抄家灭族可恨可恨”

    “是的,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这群畜生!”

    看着篝火上方的巴纹,张戎握紧了拳头,无声地呐喊着。

    阴风扑打着面庞,不知何时,早已泪水淹没。张戎哭了,无声的哭泣,心中渐渐沉落。

    沉落中,泪水如刀,眼里看到一个个痛哭的婴儿灵魂,他们躲在阴森森的角落里,怨念太深,无回。

    朱垠靠着墙壁,豆大的泪珠划过脸颊。这个时候,流泪并不可耻,哭,是因为良心未泯,是因为内心深处还有意思愤怒的善良。

    一个时辰后,一支几十人的队伍来到小汤河,此时,土庙外火把林立,巡城司士兵以及刑部衙役将这个土庙围的水泄不通。

    朱垠请来了一个和尚,一个道士,土庙中,同时响起了《道德经》和《金刚经》。这些佛道梵音能不能超度亡魂,张戎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要去找那些残忍的凶手。

    那个吊在房顶上的巴纹图案,犹如一个三叶风扇,打造的非常精致。将铁质巴纹卸下来,可以清楚地看到巴纹圆环铁圈上楼刻着精美的花纹,仔细看了看,有点像柳叶。

    柳叶花纹,传说中柳叶花代表着悲伤、分离与死亡。这与土庙中十几具婴儿尸骸倒是对应得上,这个铁质巴纹,将是解开所有迷题的关键所在

    能打造出如此精美铁质巴纹的,必然是一位技艺精湛的铁匠,只要遍查京城所有铁匠铺,就不怕找不到线索。

    来到小汤河边上,风越来越冷,唐嫣卿将一件披风小心翼翼的裹在张戎身上。

    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现场,十几具婴儿骸骨,躺在一座小小的土庙里,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都不会信,世上会有这样的残忍的人么?

    当初双面人案件,看到那些分尸现场的时候,都没有如此心悸过,可是这次,心中居然隐隐有些怕。

    “二钱,我们一定能找到那些畜生的。”

    “是的,一定能!”这时身后传来了朱垠坚定地声音,如果说一开始,只是觉得破案子好玩,那么现在,破案子已经成了责任。

    一夜未睡,辰时中旬,张戎和唐嫣卿回到了八方酒楼。柳薰儿还没有回来,想来昨晚上安顿孕妇母子三口,时间太晚,睡在了别处。

    张戎一点都不饿,什么都不想吃,推开房门,想躺在床上休息一下。走进屋,就看到床榻上坐着一位女公子,她高雅端庄,满是威仪的目光里夹杂着一丝温柔。

    “回来了?土庙那边有线索了么?”凌清雪放下手里的书,轻声问道。

    “嗯?”张戎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大半夜发现的土庙,此事只有东巡城司和刑部的人知道,为何这么快就传到了凌女王耳朵里?而且,看床上被褥铺开,被子掀开一角,女王怕是在此等了有一段时间了。

    “有些线索,不过要派人去查”张戎坐在椅子里,放松身子,呼了呼气,“女王,土庙的事情甚是隐秘,你为何会知道得这么快?”

    凌清雪淡淡的笑了笑,“这有什么奇怪的?你忘了嘛,本王可一直让人盯着你呢!”

    “是嘛?”苏瞻微微一笑,只是心里总有些怀疑,女王怕是撒谎了吧。昨晚上自己去了黄泉市,恐怕那些齐王府盯梢的人被挡在了外边。如果当时齐王府的人还在自己附近的话,他们早就出来帮忙逮住白羊面具男了。

    心有怀疑,却没有点破。

    “昨天本王去了趟雅苑,柳夫人的情况好了些,现在不那么闹腾了。你可以放下心来,先把眼下的案子破了。”

    凌清雪伸个懒腰,小声问道:“燕王殿下没为难你吧?若是他找你麻烦,就告诉本王。”

    提起三皇子朱垠,张戎就面露苦笑,“哎,三殿下倒是没什么,就是性格顽劣而已,并没有多少坏心。你也清楚,为难我的不是三殿下,而是张振岱。”

    “我当然知道,可他是张振岱,不管他做了什么,他都是东府的小公爷,是本王未来的夫君,本王又能拿他怎么样?”

    凌清雪还待要说什么,张戎突然眉头一紧,抬手拍了下椅子扶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里有一股子邪火,就是想发泄出来。

    “你不能拿他怎么样,那你还来找我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你也是如此,张振岱越是想让我死!”

    张戎双目喷着火,他从来没有这样跟凌清雪说过话,而凌清雪从小到大,也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敢这样对自己说话。

    愤怒、嘶吼、狂乱

    这就是张二钱表现出来的状态。

    凌清雪没有生气,看到张戎那通红的眼睛,她没来由的生出一点惧意,连她自己都搞不懂,为什么会怕。

    心有所爱,所以卑微么?

    原来爱上了,真的没有谁比谁更高贵。凌清雪又何尝不懂,自己频繁的接触张戎,只会让张振岱更加生气,可是,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现在,自己还是自由的,想见谁就见谁,可大婚之后,就真的不能见张戎了。哪怕他是自己心中最牵挂的男人,也依旧不能见。

    是的,自己很自私,明明知道会给张戎带来无穷的麻烦,可还是不断地见他。

    只是仅仅是想多见见这个男人,为将来留下更多的回忆。

    自私,是的,那又如何,我是齐王凌清雪,大云朝唯一的女王,手里握着两万凤羽军。

    这个男人,本王要让他活着。

    这一刻,凌清雪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在大婚之前查清张戎的身世,只有这样,才能保住这个男人的命。

    房间里,两个人相对无言,气氛有些冷。

    就在这时,唐嫣卿推开了房门。

    “二钱,查到了,北城麻花铁匠铺,衙门的人只是提了下巴纹,毛铁匠就画出了这个图案。”

    一张纸铺在桌子上,朱红色墨迹画着一个巴纹图案。

    小小的房屋里,朱红色巴纹图案,人在看,鬼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