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75章 疯子男孩
    第275章疯子男孩

    看着纸上的图案,张戎眉头狂跳,这图案竟然与土庙发现的巴纹一模一样。

    “这是毛铁匠画的?”张戎露出点笑容,如果不是亲手打造了那个铁质巴纹,怎么可能画的如此像?

    唐嫣卿点点头,“图纸是贾九刚刚送过来的,据小九儿说,当时只是提了一嘴,毛铁匠就把图案画出来了。”

    “我们这就去麻花铁匠铺看看,哦,唐姐姐,你替女王弄点吃的。”

    “嗯!”唐嫣卿转头看了凌清雪一眼,凌清雪微微摇了摇头,展颜笑了笑,“罢了,你们还是先去忙案子吧!”

    走出房间,张戎回过头看了一眼门口,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凌清雪蹙了蹙黛眉,心里有点犯迷糊,张二钱临走时这个笑容是什么意思?笑得有点怪!

    麻花铁匠铺,在北城也算是老字号了,说起铁匠铺的名字,还是很有趣的。据传,毛三的爷爷特别喜欢吃炸麻花,于是便给铁匠铺取了个这样的名字。后来,毛三的老爹觉得这名字不错,便没再改,最后又传到了毛三手中。毛家打铁技艺那可是家传绝学,京城好多富户打造装饰品,都喜欢来麻花铁匠铺。

    来到麻花铁匠铺等了一会儿,关林和田福通就指挥着两个衙役把那个铁质巴纹抬了过来。毛三一看到这个巴纹,便冲过去看了看,忙不迭的说道:“就是这个玩意儿,记得老清楚了。”

    众人不禁有些奇怪,唐嫣卿立刻问道:“毛三,你为何记得这般清楚?”

    “额,姑娘,你有所不知,这图案可是有说法的,所以,我对这个东西印象特别深。记得当初那人打造这东西的时候,我还劝过呢,说这东西不吉利,最好不要打造!”说着话,毛三似乎想起了什么,跑到里屋翻腾一会儿,拿着一本薄薄的书走出来,这本书已经泛黄,封皮也换过了,看样子有不少年头了。

    翻开其中一页,毛三指着上边的内容,“你们看看,上边这个图案是不是跟这玩意儿一模一样?”

    粗纸上的图案用墨汁描画,年岁久远,虽然有些模糊,但依旧看得出来,这就是一个巴纹图案。

    毛三叹口气,继续道:“以前小的时候,曾听爷爷讲过这个图案。此图案名叫‘夺命巴纹’,据说夺命巴纹乃是古时候巫族部落所创,那个部落崇拜这种巴纹,祭祀巴纹,能够长命百岁,事事顺利,只不过,每次祭祀,必须用幼童进行活祭。巴纹圆环上的花纹,是一把一把柳叶刀,寓意切割死亡,斩断阴阳之路。”

    停顿了一下,毛三摇摇头,“此物甚是不祥,当初爷爷说这个的时候,我也是当故事听的,没想到,后来真有人找我打造这玩意儿。”

    柳叶刀,夺命巴纹,幼童活祭。毛三所说,竟与土庙的情况有着许多相似之处。不过,张戎并没有怀疑毛三,如果毛三是真凶的话,他不会蠢到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

    “毛三,还记得是谁打造的夺命巴纹么?”

    “记得,大约四年前,一个十二三岁的大男孩,看穿着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记得后来我还见过他,不过.....他好像疯了.....”

    “疯了?”张戎心头一愣,“他具体住在哪里?”

    “不知道啊,容我想想......哦,想起来了,在万方庄那边碰到过他!”

    万方庄?张戎知道这个地方,万方庄,取万方来客之意,此处住的大都是外地来京的人,多数都是生活才社会底层的人。离开麻花铁匠铺,一行人朝万方庄赶去。衙门留下人暗中监视着铁匠铺,以防毛三使诈,虽然毛三撒谎的可能性很小。

    万方庄地处京城西北角,离着万象林并不是太远。四年前,那个男孩十二三岁,那么现在,他应该十六七了。十六七,在大云朝已经是一个成人了。

    人并不难找,只要打听一个十六七岁的疯子,庄子上的人几乎都知道。一个中年人指着身后,苦笑道:“你们找的那个疯子叫童岑,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人,你们若是想找他问什么,怕是没戏,他啊.....疯了有四年了,到现在连句话都不会说了......哎.....”

    顺着中年人指的路,张戎等人来到一个破败的院子外。院墙只是破木板子围成的栅栏,站在外边可以清楚的看到院子里的情况。

    一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坐在井边,不远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正在洗着烂菜叶子。小女孩的脸颊被冻得通红,手指如胡萝卜一般。没多久,一个约有五六岁的小女孩抱着柴火进了屋。一个大男孩,两个小女孩,他们穿着破破烂烂,在这寒冬里瑟瑟发抖,却依旧坚强的活着。

    这就是疯子童岑,以及他的两个妹妹童媛和童幂。

    想了想,张戎还是示意关林等人在外边等着,否则,一帮子官差冲进去,肯定会吓坏兄妹三人的。

    张戎努力让自己和善一些,唐嫣卿和柳薰儿也是面带笑容,可是看到院中突然出现三个陌生人,童媛和童幂还是面露惧色。

    童媛放下手里的菜,站直身子,小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我家做什么?”

    “我们就是想找童岑打听点事情,没有恶意的!”说着话,唐嫣卿掏出一张纸,“你看,我们就是想问问童岑认识这个图案么。”

    童媛将信将疑,不过还是接过纸,朝着童岑走过去。将纸放在童岑眼前,童岑只是看了一眼,整个人如遭雷击,仿佛看到了鬼一般,他瞪着眼睛,一把推开童媛,啊啊大叫着跑回了屋中。

    童岑果然认识巴纹图案,即使他疯了,依旧对夺命巴纹有着如此深得印象。

    可,即使如此,依旧让人头疼,因为童岑疯了,根本开不了口。

    到底该怎么办?

    走进屋中,阴冷潮湿的房间里,除了一张桌子,四周显得空荡荡的。

    童岑趴在炕上,浑身裹着破被子。童媛和童幂似乎早就习惯了,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

    童幂蜷缩在角落里,手里拿着一根树枝画着画。

    不知什么时候,张戎来到童幂身后。

    画中有一个大男孩,左右各站着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同时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大男孩是童岑吧,两个小女孩应该是童媛和童幂,可这个婴儿又是谁?

    这幅画看上去很温馨,却又透着一丝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