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76章 侯爷府
    第276章侯爷府

    张戎蹲下身,伸出一根食指,轻轻地戳了戳童幂的肩头,摆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童幂,大男孩是你哥哥么?他怀中那个婴儿是谁?”

    “嗯呢,是哥哥哦,婴儿”童幂抬起头,红扑扑的小脸看着门外,双眼慢慢有些湿润了,“婴儿是弟弟!”

    “弟弟?”不知为何,张戎后背有些发寒,来到院子这么久,从未看到画中那个小男孩。童媛和童幂还有个弟弟么?这个弟弟又去了哪里?

    童媛抓着一把菜叶子,不知何时站到张戎面前,她一脸警惕的等着双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问这么多做什么?”

    童家兄妹三人相依为命多年,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对外人充满了戒备心。

    张戎突然表现的太过亲近,这让童媛很害怕,她就像一个刺猬,想努力保护这个家。虽然,对许多人来说,这个家就是个悲剧,可至少,她还有家。

    看到童媛身上流露出来的敌意,唐嫣卿轻声道:“我们是衙门的人,最近碰到了一个案子,想要找你们了解下情况。”

    “你们走吧,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也看到了,我哥哥都这个样子了,也不能说话,帮不了你们的。”

    柳薰儿蹙了蹙眉头,这个女孩怎么性格这么冷硬,浑身跟长了刺一样,谁凑上去就扎谁。

    “喂,小妹妹,我们没有恶意的,你只提你哥哥,那你弟弟呢?”

    听到“弟弟”两个字,童媛瘦弱的身子轻轻地颤了颤,她用力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弟弟四年前就没了。”

    这时旁边的童幂突然抬起头来,眼泪汪汪的问道:“姐姐,弟弟四年前就没了?你不是说他被别人抱走,过好日子去了么?”

    “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童媛突然双目通红,逃也似的跑出了屋子。即使她表面再坚强,终究只是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小女孩,她的肩膀还是太瘦弱,扛不住太多的事情。

    来到院子里,便看到童媛抱着枯萎的小枣树失声痛哭。

    伸手摸了摸童媛的头,那一头长发干枯粗糙。她比黄小薇也小不了多少,算得上是同龄人吧。可是,在黄小薇看到的是天真烂漫,而童媛身上,是一种冰冷与孤独。

    “童媛,你如果相信我,那就跟我说说你弟弟的事情,还有,你哥哥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童媛停止了哭泣,她抱着小枣树,身子瑟瑟发抖。肩头的棉衣列着一道缝,冷风灌进去,冻着她那单薄的身子。

    张戎解下披风,随后裹在了童媛身上。

    那突如其来的温暖,让童媛心颤不已,回过头,脸颊上泪痕斑斑。

    “我我真的不知道,四年前,我才八岁,哥哥说替弟弟找了个好人家,还能拿到一笔钱。有了这笔钱,不仅弟弟能有个好人家,还能给妹妹看病。那天我哭的很厉害,可是哥哥还是把弟弟抱走了,回来的时候,哥哥拿着钱还带来了郎中,妹妹的病也好了。”

    “又过了几天,来了一位公子,哥哥跟他走了,过了一晚上,哥哥就变成了疯疯癫癫的样子,一直到现在都没好!”

    张戎听得很仔细,蹲下身,将童媛冰冷的双手放在怀中捂了捂,“你弟弟是被那位公子买走的么?”

    “嗯,是的!”

    “那位公子叫什么?”

    童媛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抱走弟弟那天,我听哥哥喊他宋什么伯”

    宋什么伯?这是什么称呼?张戎仔细思考起来,四年前童媛还小,听得也不是很清楚,是不是她听错了呢?

    想了想,张戎尝试的问道:“童媛妹妹,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宋小伯爷?”

    “宋小伯爷?”童媛睁大眼睛,随后恶狠狠地点了点头,“对就是宋小伯爷”

    张戎站起身,长长的呼了口气。宋小伯爷么?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想找到这个人就不是太难了,京城中姓宋的伯爷府又有几个?

    童岑去铁匠铺打造了巴纹饰品,可以童岑的情况,他根本不需要这东西,估计是替别人出面打造的,童岑也只是一个受害者。

    伯爷府,可不是张戎和唐嫣卿等人能动的,就在犯愁的时候,就看到朱垠兴冲冲地走了进来。

    “哎,张二钱,你们怎么跑到这破地方来了?查到有用的东西了么?”

    张戎拍拍童媛,示意她不要害怕。拉着朱垠来到外边,二钱兄就开始琢磨起来了,查伯爷府,还得靠三皇子殿下啊。

    “殿下,你可知咱们京城有几家姓宋的伯爷府?”

    “姓宋的伯爷府?倒是有一家,平昌伯宋家,你问这个做什么?”

    平昌伯宋家?呵呵,只有一家最好了,这样也不会出现误伤的情况。沉眉一笑,张戎附耳低声道:“殿下,还记得咱们在土庙发现的那个铁质巴纹吧,你着人送到平昌伯府上。”

    “咦?张二钱,你莫不是逗本王开心呢?平昌伯府会跟婴儿案有关?”

    “有没有关系,试试不就知道了?”张戎攥紧拳头,认真地问道,“殿下,我就问你一句,如果平昌伯府如果跟此案有关,当如何?”

    一想到那些婴儿悲惨的死状,一想起那一具具可怜的白骨,朱垠就咬紧了牙关,“如果证明平昌伯府跟此案有关,不管事涉何人,一律严惩不贷。犯下如此滔天罪行,莫说是伯爷府的人,就是侯爷府的人也要杀,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有朱垠这句话,张戎算是彻底放了心。有朱垠这位三皇子顶在前边,许多事情就方便多了。

    没多久,那具铁质巴纹被送到了平昌伯府。

    看着眼前这个怪异的铁质饰品,平昌伯宋濂甚是纳闷,到底是谁送了个这东西过来?

    宋濂观察了半天,也没看出半点端倪,只好对门子问道:“是谁送来的,你们没看清楚?”

    “没有,他们把这东西扔在门口就跑了!”

    宋濂抚着胡须,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真是怪哉,莫不是哪位老友再跟自己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