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77章 官宦子弟大聚会
    第277章官宦子弟大聚会

    平昌伯府外有一家茶馆,此时茶馆二楼的窗户开着一条缝,屋中坐着几个人。

    朱垠喝着茶,有些不放心的问道:“把那个夺命巴纹送到伯爷府,真的管用?”

    “肯定管用的,若是伯爷府跟夺命巴纹有关系,那必然会有反应”张戎坚信自己的判断。这个钢铁打造的夺命巴纹一直放置在土庙之中,如今突然出现在伯爷府,对方会没什么想法?

    伯爷府内,宋濂看了半天,也没看出点眉目,便挥挥手说道:“先扔到库房去吧。”

    仆人们抬着铁质巴纹来到院子中,走出长廊,迎面走过来一位青年男子。

    他一身白色锦衣,长发挽起头戴纶巾,纶巾中央点缀着一颗绿莹莹的宝石。此人便是平昌伯府小侯爷宋许年,看他笑眯眯的样子,似乎是刚从外边访友归来。

    仆人们赶紧行礼问好,宋许年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自从看到那个铁质巴纹后,宋小伯爷的脸色就有些发白,眉头挤作一团,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沿着长廊走了没两步,宋许年立刻返回身,急匆匆的往外走去,没多久便离开了伯爷府。

    对面茶馆,张戎躲在窗户后边,嘴角翘起,露出轻蔑的笑容。

    “有效果了,宋小伯爷刚回府,就神色不安地离开,当真是沉不住气!”

    唐嫣卿和柳薰儿脸上并没有多少笑容,对方可是小伯爷宋许年,结交的也必然是权贵子弟,就算抓住他们,又如何定他们的罪?三皇子朱垠虽然有心,可他毕竟还是太年轻,哪里晓得这其中的难度有多大?

    这一天傍晚时分,宋许年来到东河沿街附近的一处宅院里,这处宅院看上去很普通。宋许年来的时候,院中已经有好几个人在等着了,不久之后,又来了几个人。

    小小的院子里,集中了十几个年轻男子,这些年轻人无不是锦衣华服,非富即贵。

    宋许年阴沉着脸,有些惊慌道:“衙门的人找到我了”

    “这怎么可能?”一个穿黑色条纹锦服的男子面带疑惑,这位公子的身份也不简单,他乃是现任吏部左侍郎邱天的三公子邱唯一。

    “今天有人把土庙里的铁巴纹送到了府上,那铁巴纹就只有一个,我不会认错的。”

    听了宋许年的话,十几个公子哥都皱起了眉头,有些人浑身轻颤,变得十分慌乱。那天祭祀的时候,有人追到了土庙,他们不得不撤出土庙,不久之后,衙门和巡城司就包围了土庙。铁巴纹应该是在衙门手中,如今铁巴纹被送到平昌伯府,到底意味着什么?

    众人变得慌乱不安,宋许年也是六神无主,邱唯一却是一脸镇定,他敲了敲桌面,厉声道:“诸位,你们都冷静一点,衙门没找到我们呢,我们自己倒是先乱了。大家听我说,千万不要慌,只要我们咬定跟那些事情没关系,谁能那我们怎么样?这个时候,哪位要是松了口,那大家都要完蛋。”

    宋许年的话音刚落下,外边就传来一阵嘈乱的脚步声,众人一惊,片刻之后,一个青衫公子慌慌张张的推开了门。

    “不好啦,衙门的人把院子围起来了,咱们被包围了!跑谁也跑不了了完了完了”

    无论之前邱唯一如何鼓气,此时,一帮子贵公子都慌了神。

    邱唯一也是心烦意乱,衙门的人八成是跟着宋许年追踪过来的,不过此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仔细想了想,邱唯一目光阴鸷的说道:“大家记住,一会儿衙门的人闯进来,就说我们在此聚会,商量年终打猎的事情。”

    其他人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就连宋许年也面色苍白的认可了邱唯一的话。

    砰地一声,院门被撞开,一名身着米黄华服的年轻人大踏步走进来,他脸色冷厉,紧紧咬着牙关。

    看到这个人,邱唯一、宋许年等人都愣了下神,来的竟然是燕王殿下朱垠。三皇子怎么会来这种地方,真的是让人搞不懂。

    走进屋中,看到满屋子贵公子,朱垠心中震惊不已。吏部左侍郎的儿子邱唯一、平昌伯府小伯爷宋许年、北直隶官方织造商的儿子包星。

    当然,还有许多是不认识的,不过看他们衣着打扮,各个都不是普通子弟。

    这样一群公子哥,身后站着什么样的家族势力呢?就算是朱垠,此时也开始有些慌了,他朱垠真的能定这些人的罪么?

    “我等参见燕王殿下!”邱唯一赶紧领头对朱垠行了一礼。

    朱垠愁眉不展,伸手指了指邱唯一,“邱唯一,说说吧,你们到底在玩什么鬼把戏?”

    “这回殿下,我们正在此研究年终打猎的事情!”

    “是的,就是打猎的事情!”其余人赶紧出声附和。

    朱垠嘴角抽搐,突然冷冷一笑,狠狠地拍了下桌面,“年终打猎?你们以为本王是那么好哄骗的么?宋许年、邱唯一,本王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为什么要杀那些婴儿,土庙中十几具骸骨是怎么回事儿?帅府胡同被折磨死的婴儿又是怎么回事儿?”

    邱唯一瞪大眼睛,有些惶恐的摆着手,“殿下,你在说什么?什么土庙,什么尸骸,我们真的不知道啊!”

    朱垠有些头疼,面对一群官宦子弟,即使他是皇子,一时间也拿这些人没什么好办法。就在这时,张戎、唐嫣卿以及柳薰儿走了进来,张戎手里还拉着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女孩。

    童媛一直躲在张戎身后,那双眼睛扫过屋中每一个人,最后停在了宋许年身上,随后伸出手指,弱弱的指向宋许年。

    “就就是他”

    朱垠从旁边衙役手中夺过刀,一脚将宋许年踹倒在地。

    “宋许年,还不肯说么?当年你从童岑手中抱走的婴儿在哪儿?你倒是说话啊!”

    感受着朱垠身上传来的戾气,宋许年吓得面如土色,混都快丢了,“他他他被”

    邱唯一眉头紧皱,一看宋许年的样子,心中暗道不好,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朱垠倒转钢刀,指向邱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