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78章 烧焦的鸡肉
    第278章烧焦的鸡肉

    看着邱唯一,朱垠阴恻恻的说道:“邱唯一,从现在开始,闭上你的嘴,你敢说一个字,本王先剁你一只手!”

    “嘶!”邱唯一嘴皮子直打哆嗦,他看到三皇子的目光冷如冰霜,就像两把锐利的刀,刺的人背脊生寒。

    宋许年瘫坐在地,看着越来越近的刀,他撑着地面,不断往后退缩着,“不要啊....燕王殿下....你不能这样.....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就算我等有罪,也该交由刑部大理寺.....”

    朱垠不是傻子,他岂能不知宋许年打得什么主意?把人送到刑部或者大理寺,以这些人的家世背景,估计过不了几天就能安然无恙的回家。决不能让他们去刑部或者大理寺,本王今日就要敢在这些官宦世家没反应过来之前,这件案子做成铁案。

    “刑部?大理寺?都察院?”朱垠咧开嘴,露出两排牙齿,他冷冷一笑,钢刀直接架在了宋许年的脖子上,“本王现在就要听,记住,少说一个字,本王就让你死在这破院子里,哼,本王的脾气,你是了解的,这世上就没有本王不敢干的事情。”

    宋许年猛地吞了下口水,整个人如筛糠一般,胯下多了一滩水渍,整个房间里充斥着一股尿骚味儿。

    是的,宋许年害怕到了极点,三皇子朱垠胆大包天,那在京城都是出了名的。宋许年真的怕那句话说错,朱垠会一刀砍下来。

    在朱垠的逼迫下,几乎崩溃的宋许年断断续续的说起了一些事情。

    众人屏气凝神,仔细的听着,生怕漏过一点一滴。随着宋许年说下去,邱唯一以及其他公子哥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颓败,尤其是邱唯一,整个人如抽空了力气一般,靠着墙壁瘫软下去。

    五年前的一天,年轻的邱唯一和宋许年等人乃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年轻人凑在一起,就喜欢干一些刺激的事情。起初,他们在京城街头游逛,调戏女子,欺压商贩,偷窥下寡妇门,可渐渐地,这些事情做多了,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邱唯一家学渊博,某一天阅读古籍的时候,他发现一个有趣的图案,这个图案就是夺命巴纹。

    古籍记载中,夺命巴纹不仅可以聚福禄,还可以续寿元。是不是真的能聚福禄续寿元,邱唯一等人并不是太在意,一开始,他们就是觉得好玩,为了寻求刺激。四年前那个春天里,邱唯一和宋许年将纨绔子弟聚集起来,创立了一个叫做“巴纹教”的组织,而巴纹教的标志就是那个夺命巴纹。

    夺命巴纹聚福禄,续寿元,却要用活婴祭祀,不过这些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题。

    年轻人不知轻重,再加上这些人非富即贵,生长于权贵之家,根本没把百姓的命当回事儿。打造巴纹的时候,邱唯一想出一个有趣的主意。由宋许年出面,给万方庄男孩童岑一些钱,让童岑帮忙去打造夺命巴纹。

    宋许年还跟童岑谈妥,伯爷府香火不旺,便想着买一个男丁进伯爷府。那时候,童幂生了重病没钱医治,最小的孩子童奋嗷嗷待哺。如果童奋跟着自己,到最后估计不仅童奋活不下来,就连妹妹童幂也会病死。无奈之下,大男孩童岑同意了宋许年的提议,以五十两的价格将童奋卖给了伯爷府。

    在童岑想来,弟弟虽然被卖到了伯爷府,但总比跟着自己强,长大后就算做伯爷府的仆人,也比活不下来强太多了。而且,有了钱,还能请郎中替妹妹看病。

    童奋被宋许年抱走了,童岑也拿着钱请来了郎中。

    就这样,过了几天,童岑在麻花铁匠铺取走了夺命巴纹,将巴纹安装在小汤河旁边的土庙中。

    四年前,春风吹动小汤河,童岑坐在河边看着水里的游鱼。远处的土庙中,正在上演着惨绝人寰的一幕,而童岑丝毫不知道土庙中发生了什么。

    活婴祭祀,只是在书中看到过,可是宋许年等人并不知道具体该怎么祭祀。于是,他们学着古人祭祖,摆起一圈石块,点燃篝火,讲一个婴儿扔到了火堆中。

    那是第一次活婴祭祀,而那个婴儿就是童岑的弟弟童奋。

    火光闪耀中,婴儿的惨叫声充斥着耳膜,可是,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上,流露出来的不是恐惧,而是兴奋。

    婴儿的哭声,看着一点点萎缩的肉,直到变成一副枯瘦无比的黑炭,真的很刺激。

    什么是人命?什么是残忍?他们不懂,也不屑去懂,一张张扭曲的面孔中,只有一个人瘫倒在地,那个人就是礼部主事魏煦的儿子魏翔。魏翔吓傻了,他怕了,可是在邱唯一等人冰冷的目光下,他什么也不敢做,什么也不敢说。

    那一年,十五岁的邱唯一表现的比常人都要镇定,同样比所有人都要阴狠。

    看着篝火中烧焦的婴儿,他觉得还是不够刺激,不够好玩。

    于是,他们找到童岑,将那个大男孩喊到土庙中,将几块肉放到童岑面前。宋许年说,那是鸡肉,是赏给童岑的。

    大男孩童岑拉扯着三个孩子,生活困顿,连菜都吃不上,哪里吃过肉。看到面前的肉,他口水直流,毫无想象的将肉吃到了腹中。

    就在童岑想要说一声谢谢的时候,邱唯一弯着腰,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童奋的肉好吃么?”

    一句轻飘飘的话,刺破了大男孩坚强的心房。无论生活如何艰难,无论压力有多大,他都努力的挣扎着,拼命的活着。可是这一句话,让它的心碎掉了。

    有人扒开了一个土坑,里边躺着一个烧焦的婴儿,婴儿肚子上少了一块肉。

    那一刻,童岑的脑袋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他双目呆滞,哭着跑出了土庙,他疯了......从那以后,他彻彻底底疯了,疯的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肯定说不出话来,因为,在知道自己吃了弟弟的肉后,他疯狂的掏着喉咙,直到抠破嗓子.......

    看着童岑跑出土庙,一群少年站在庙门口,放声大笑,他们的笑声如同地狱幽鬼的咆哮,是那么的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