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80章 三司会审
    第280章三司会审

    不知道是不是回到雅苑的原因,柳若云的心情平复下来,病情也好转了许多,现在已经能认出张戎来了。

    看着柳若云渐渐好转,张戎也高兴不少。

    雅苑宁静祥和,而此时紫禁城太和殿上,却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崇德皇帝朱灷脸色十分难看,朝堂之上也是吵吵嚷嚷。皇帝朱灷做梦也没想到,一觉醒来,京城会发生如此大的事情。巴纹教残杀十几名婴儿,进行活祭,做可怕的是,这些巴纹教教众各个身份不简单。

    平昌伯府、西宁伯府、吏部左侍郎、兵部主事,一件案子居然牵扯到这么多朝堂勋贵。本来,此案可以低调处理的,这些人犯下如此重罪,自当该杀,可这些勋贵臣子的心情也不能不管。以朱灷的能力,完全可以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的,可现在,什么都晚了。满京城百姓都知道这件事情了,吵着闹着要严惩凶手,最要命的是,京城百姓对犯案人员一清二楚,口中高喊着那些巴纹教教众的名字,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如此重要的事情,居然也敢往外捅。

    朝堂上,分成了两派,威远侯府、华盖殿大学士杨庭为首众人提议低调处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真承认这件案子,那朝廷的脸面岂不是丢光了?

    而已英国公张敬晧和定远侯柳承烈为首的武将一方,则提议严惩凶手,公开审讯。张敬晧心情很不好,就因为你们养的那群孽障,害得我家大夫人犯病,竟然还想低调处理,做你的春秋大梦呢?

    双方争执不下,朱灷也很头疼,就在这个要命的时候,值守太和殿的锦衣卫指挥佥事韩武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启禀陛下,太极书院祭酒王源,率领书院三百多名学生,坐于正阳门外。我老先生说.....说......”韩武犹犹豫豫的抬起头,看着龙椅上的朱灷。

    朱灷脸皮子一抖,没好气道:“王老先生说什么了?赶紧说!”

    “他说......若是朝廷不严惩邱唯一等人,太极书院师生就饿死在正阳门外!”

    嘎!

    朱灷身子一晃,差点没晕过去。朕已经够头疼的了,你说你一个祭酒不好好教书,跑来掺和这事做什么?面对朝堂勋贵官员,朱灷一点都不怕,软的不行来硬的,总有一种方法能治这些朝臣,可是面对这群书生,皇帝陛下一点辙都没有。

    太极书院这帮子人,那可是出了名的刺头,他们就认死理,一根筋通到底,软硬不吃。

    有太极书院这帮子人打头阵,外边那些百姓岂不是闹得更厉害?真的是......别让朕查出是谁把这事捅出去的,一旦知道了,朕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事到如今,朱灷已经没有退路了,这个时候要是不严惩凶手,那他朱灷可要被大云朝百姓骂成“无道昏君”了。

    “拟旨,着令大学士李路阳、英国公张敬晧,会同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三司会审!”

    朱灷绷着脸,刚下完旨意,下边有一位身着正三品红色官袍的大员眼睛一翻,直挺挺晕了过去。此人便是吏部左侍郎邱天,三司会审,李路阳、张敬晧监督,那还能有活,儿子邱唯一必死无疑,邱天心痛之下,晕过去一点都不稀罕。

    看到晕倒在太和殿上的邱天,朱灷寒着脸挥了挥手,“送到偏殿休息。”

    此时大多数人只是叹息一声,却没多少同情之心,说到底是邱天教子无方,但凡约束下,邱唯一能干出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

    午时,朝廷张贴告示,将于明日进行三司会审,公开审讯。这下子,满京城欢声雷动,许多人还放起了鞭炮,就像过年一般。

    听着隆隆的鞭炮声,平昌伯宋濂老泪纵横,这特么还没过年呢,你们就放鞭炮,能不能体谅下别人的心情?老夫白发人送黑发人,你们还放鞭炮,气不气人?

    三司会审,就巴纹教做的事情,一个也活不了,不千刀万剐就算是便宜他们了。

    京城内,有人欢喜有人愁。左侍郎邱天躺在床上,脸色铁青无比,他可是恨透了那个将案情捅出去的家伙,若不是此人,此案哪会闹得满城皆知?

    案子若是没被捅出去,他邱天还可以联合其他勋贵,找陛下求求情,看在多年老臣的面子上,陛下至少会给儿子留条命。现在,尽人皆知,想徇私都没法徇私。

    离开皇宫后,邱天就派人去查,到了晚上,府上下人就传回了消息。

    把此案捅出去的一共有两个人,一个是三皇子燕王殿下朱垠,另一个便是刑部捕头张戎。

    燕王朱垠?自然拿他没办法。

    刑部捕头张戎?哼,一个小小的捕头,居然敢这么做,当真是不知死活。

    次日,刑部大堂,三司会审,李路阳和张敬晧则坐在两侧监督。审讯,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此案证据确凿,无可辩解,剩下的就是如何定罪而已。

    其实如何定罪,三司衙门早就商量好了。刑部尚书白昂,手持文书,朗声道:“滋有巴纹教从者,邱唯一等人残害幼童,残忍无道,所犯罪恶,罄竹难书。经三司研讨,巴纹教众人判处绞刑,于三日后那成菜市口,当众执行。”

    百姓们撇撇嘴,犯下这种天怒人怨的案子,居然是绞刑,就算判个千刀万剐也不过分啊。可过了一会儿,百姓们还是鼓起了掌,绞刑就绞刑,不管怎么说,总算把这群畜生弄死了。

    绞刑,可以说三法司已经在徇私,给邱天等人面子了。往常碰到如此恶劣的罪犯,往往都是磔刑,砍头都是便宜的。像这种罪犯,死都不能痛快死,还想留个全尸?

    三天后,邱唯一为首的十几个勋贵子弟被押往刑场,这一天,整个南城街道人满为患,菜市口四周屋顶上都站满了人。

    十几个绞刑架,吊起十几个人。

    来到刑场后,邱唯一终于害怕了,他整个人如一滩烂泥,不断求饶,不断喊着救命。

    可是,他没看到邱天,等来的是此起彼伏的骂声,还有飞来的烂菜叶和破石头。

    随着监斩官一声令下,绞刑架嘎吱作响,十几个满身罪恶的年轻人,体面的离开了人世。

    绞刑,真的不解恨,但至少有了一个相对完美的结尾。